无声的战争

昨天晚上十一点,黑暗中小武在和朋友聊天,小朋友刚睡着,在我的身边。

我突然有抱着小朋友,一起跳楼的冲动。

记得之前看到过看武志红的文字,有母亲抱着小朋友跳楼的行为,没想到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恐怖。小小的孩子,还不会说话,在我的身边,处于绝望中的母亲,就这样掌握更为弱小的孩子的生死。

孩子,是父母射出的箭。

他的生命是属于他的,我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冷酷无情又可怕的。

最近几天,都在思忖着一件事,我到底能不能独立带小朋友。 继续阅读无声的战争

买、买、买

早上六点半,小武和老爸(公公)一起背起了行囊,离开了家。
奔赴早上十一点半深圳——北京的飞机,公公将会只身一人去小武老弟家帮忙带小孩(六岁)。

算起来,这是我和老爸(公公)头一次相处这么久,一个半月。

老爸走了,这下八楼买菜的事情就得换人。以前是老爸负责。
一提到菜我就头疼,昨天还想着还好都快吃完了,晚上老爸临走前最后一次回来,又拎上了一袋子的鸡蛋,若干西红柿,四块豆腐…… 继续阅读买、买、买

争论

 

前几天红PP,我第一次看见这种状况着急了找各方高手讨教,除了有了各种措施之外,发现,我的尿布,也成为焦点。

你用尿布啊?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尿布。
现在孩子也不多了,也就一两个,就不要省那几个钱了。

深圳是南方气候,湿热居多。 尿布适合北方,那里干燥。
尿布比尿不湿更容易变成红PP 继续阅读争论

我汗

身体是神秘的,总有些密码待解,但是破译的结果却各个不同,让人困惑。

出汗就是一项。

我身材中等,不高,不胖,但是出起汗来却挥汗如雨。

初中毕业考的时候,要考体育,体育训练则成为每堂客的主题。
我体育成绩一向一般,但是体育老师很喜欢我,
他歪斜着帽子,用嘶哑的嗓子总那些和他讨价还价的同学说:
诺,你们看,黄双玉,做的训练质量多好,挥汗如雨。 继续阅读我汗

一场闹剧

我希望老妈不曾来过。

早上八点,老弟电话说和老妈来,八点半,老妈和老弟提着两大袋子东西和盆子,抵达。

今天是我生产34天,他们到来的主题是:月子蒸。

一大袋子里装着老妈早上采摘的“百草”,里面各种知名不知名的的植物,恩,还带着早晨的露水和灰尘。

“我当年月子就是这样用百草蒸熏,一点也没有落下月子病,什么问题都好了。月子病,医院里的专家都治不好的。” 继续阅读一场闹剧

婴语的密码

如果说婴语是一门外语,那么吃奶则是最好的入手点。
下午六点多,我们喂了小朋友奶粉,七点多,老妈抱着小孩过来了,
找你妈妈吃点饭饭吧。(喂奶的意思)

不是吧,才一个多小时,60ML奶粉就这么快被消化完。传说中吃一顿母乳可以撑两个小时,奶粉更耐久些。
摸摸我的乳房,恩,还有点,左边有三分之二,右边四分一,软软的。 继续阅读婴语的密码

满月记

昨天是满月,本来想好好让大家聚在一起拍个照,却被好多事情冲淡了。

前天爆发家庭战争,昨天早上发现小朋友红屁股,忙活了一天,身心俱疲。

满月体检前天做了,身子长长了5CM(48CM _53CM), 体重增加了2斤多,出生是3.17公斤,现在4.4公斤,体重身长总算是达标,算是叹了口气。

下午和老妈说起小朋友长大的事情,老妈说,之前的衣服都是到小膝盖的,现在只是到了屁股。袖子也是,以前小小棉袄总是把小手包裹在里面,手只有袖长的一半,穿着穿着,小手往往就在宽大的袖子里晃悠,经常跑到了胸前。我们大人还需要把他的手掰回袖子。现在?小手每天都到达袖口,经常看见握紧的小拳头在里面,或者小手在空中抓握着,一不小心就把你的胸前挠出一道痕,用他长长的软指甲。

变化?
除了小朋友身体的变化,我们大人也有。当然不是身体,而是情绪。

从等待生产那天的紧张和焦灼,到现在的各种
武同学的两周的陪产假休完了,朝十晚七,时间是一样,但是明显早起困顿,晚上,我们轮流照顾小朋友。

认识小武这么年,只见过他发飙两次,这次小朋友出生一个月,发飙程度已经上了五六次,一个月抵上好多年。不记得小武多少次咬牙切齿地,抱着小朋友瞪着我,说:
你这个固执又愚蠢的女人。只记得奶瓶盖有次都被打飞了,找了一天才被老妈在一个角落找到。

性格一向温和的和小武都如此,和老妈更是。
本来婆媳问题就是我最头疼的,更何况我还是个特别事事的人,又迷信中医,又讲究这个那个。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给我做饭的婆婆,还要遭遇南北方不同口味的问题,我们对于吃的见解,实在是十万八千里。其实如果平时其实也好,关键是月子又是个各种讲究的时间,我又各种焦虑,事事也就加倍了。
所以每次做饭前,老妈总是打开房门,问,
小黄,你等下想吃点什么?怎么做。

都行啊,只要软、烂就好。

真正做出来,我却又说,这个韭菜回奶,不吃。早上不吃米饭的。。鸡汤的鸡肉是不吃的。。(老人家节俭,肉汤里的肉全部都会吃掉的。但是我们广东人却认为,肉汤里的肉已经是渣,没有营养,全倒。)
出生以后,家庭的重心自然是小朋友。小朋友是可爱的,稍微的一点风吹草动,足以撩拨几个大人的神经。小到一声咳嗽,大到是否吃饱,喂奶粉、大小便问题。月子里,跑了两次医院,住院一天,大体都没有问题。每一次的前行,都让人心惊胆战。

小朋友喉咙里老是有痰声,我们去看看医生吧。
小朋友老哭闹,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孩子嘛,他还小,根本没法说话,哪里不舒服,我们不知道。为了放心,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大夫吧。
当然,也有开心的时候,看见他嘴角的微笑,听见他在胸前 满意地哼哼唧唧喝母乳。

说真的,
月子里其实我很轻松,前半个月,加上我,一共四个大人照看小朋友,我,小武、老妈、老爸(公婆)。我负责产奶喂奶,老爸买菜洗尿布,老妈处理各种杂事,洗澡换尿布,做饭。小武照顾我和小朋友。通常的状况是,白天都在强迫自己睡觉,追逐小朋友的睡眠,晚上照顾小朋友。
晚上是最痛苦的,对于一个孕期都是十点钟上床睡觉的人,平时最讲究按点睡眠的人来说,现在半夜三点能合眼已经是幸事。

晚上在换尿布、喂奶、哄孩子间轮换,即使他睡了,但是哼哼唧唧的浅睡眠,也让我只能开着台灯睡,方便随时查看。

摊牌时间

晚上,我们三个人摊牌了,我,小武,老妈

小黄,老实说吧,我想我还是小孩满百天就走吧。
我想过了。我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用处,以后我就什么都不做了,就洗点尿布,其他我也做不了,也不会做。饭,我也做不了,你的口味我也做不来……

(我喜欢吃米饭,讲究温热各种。老妈是婆婆,山东北方人,喜欢做面食。)

我给小孩喂奶,背对着老妈,
你过来本来就是帮忙,几年我们感激,几个月我们也感激。就算不带小孩,你们也可以在这里……

事情的导火索?还用说么,就是添加奶粉的问题。

一头包,其实我这几天都在盘算,是否开始两个月就独立带娃,百天,没问题。
不过转念一想,我真的可以胜任么,又有点点担心,毕竟,一切都是新的,这还是鲜活的生命一个。。

育儿问题,说实话,大家有同意见其实正常,我做不到完全不过问,完全任由老妈来做。何况我还是中医粉,还是固执的人,现代的信息这么发达
到处都有各种育儿的意见,穿不穿开裆裤,剪不剪指甲,小到这些细枝末节,大到喂小朋友,需不需要给他 添加白开水。

想起来不禁好笑,我老是说自己的老妈固执又孤僻,不会和别人相处。现在好了,其实,从我和公公婆婆相处的这一个多月来,
从吃饭到睡觉,到育儿,我自己的事事巨多,老人家不堪忍受,都要气的离开了。

带娃,我和小武始终觉得应该自己带,月子里,我对于婆婆公公的确诸多意见。
不能老把小朋友抱回他们的房间。晚上睡觉,我们要自己和小朋友睡觉,虽然严重影响两个人的睡眠。

生娃,不带娃,是不能让人忍受的。

老人家没有了事情干,也没有了存在感。只是他们忘记了,他们是过来帮忙的,不是让奶奶成为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