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一只猪

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虽然我已经变成了一只猪。

世界大胃王挑战赛!!一个我梦寐已久的地方。

才刚踏进门,上一刻还在玩手机的保安,一下抬起头,皱着眉头,穿着着邹巴巴的皮鞋,大步走向我

“去去,哪里来的一头猪,这里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他高大地遮住了我头顶的光线,两只手向我摆着。

我就是来这里参加比赛的。我一出口,话语已经变成了“恩恩”的猪声,
我知道我是没法讲清楚的了,奋力仰头就瞥见那“参赛席”字样,头也不回的,一个小健步飞奔而去

穿过一群高跟鞋、西裤皮鞋的丛林,进入凉爽宜人的参赛室。想也不想,又跑又爬地写着:黄小花的席位上。

才刚爬上去,头顶一黑,爱热闹的人群又都围上来了:

怎么这里有只猪啊?
这是要进行人猪大赛么?
这只猪好可爱啊?
……

拍照声、吵闹声、谈话声,闹哄哄的空间让人烦躁不安。

终于,一个声音出现,现场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就让它在那里吧,或许它也是想来参加比赛的。

我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用我的小蹄子,一次次敲打:黄小花,那个白色硬硬的名牌纸片。。

过了许久,期待的一刻终于到来了

一大盆的热狗被工作人员端上桌面,每个人的眼睛都发了光,两手并用,使劲把热狗塞进嘴里,
我也开始了,只是我的个头有点短,“手”也够不着,走近盘子,地低着头,把小山一样的热狗山
边拱边吃。热狗太好吃了,他们像一个个小果子,很轻松地我拱进了嘴,丢进了胃……

正高兴的吃着

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一个棍子在我的嘴边的桌面敲打,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小猪参赛同学,你得一个个把热狗吃干净。吃热狗比赛是以“个”来计算的。你这样吃的到处是,
我们怎么给你算成绩?

我仰着头望着拿棍子的那个人,停住了几秒,心里倒苦水:我也想一个个吃热狗,可是,我这副猪身子,猪蹄短,
完全不行,你自己看着点吧,我认栽。

我抬头,那个巨大的电子钟表,秒针的数值还在飞快的改变,
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埋着头,继续一阵瞎拱……

“就在那里,就在那里”
一个聒噪的声音和一阵脚步声向我的方向跑来,我从一堆热腾腾的食物中抬起头来,
完蛋,又是那个讨厌的保安。

他带着一堆人来了,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电棒和黑条绳子,

热狗真好吃,这是我闭眼前脑袋里最后一个想法。还没等我找躲闪的地方,我已经感觉到一阵麻麻晕晕的感觉。

作为一头猪,进入大胃王比赛的尝试,以失败告终。

猪肉婆婆

你是记者么?你是电台么?
不是,我在家带孩子……

猪肉档老板阿姨,看着我认真地问。

中午十二点,太阳正猛,我抽了个空去买菜,路过街角的猪肉档。
买猪肚么?今天的猪肚很靓的。
老板见我走近,主动问,她把手边的猪肚翻过来给我看,示意着

已经洗的很干净的了。便宜给你了,40块一斤
那是一个白色的猪肚放在不锈钢盘子里,想起貌似很久没做猪肚汤,我点了点头。

猪肚、骨头、猪肉都采购完毕后,猪肉婆婆讲起了她自己的故事

我啊?很简单的。2002年开始做,做了十几年了
因为我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别人也不肯说。我就跑到边上去看,很快就摸索出来了。
那时候啊,连猪脚都不会处理。

回想起那个年代,她的眼神望着很远的地方。

一般做这个都是夫妻档的。一个杀,一个帮忙。一个人搞不定的。生意好的时候,以前晚上两点就起床了。要杀猪嘛,我老公杀,我就帮忙做其他的。
说起自己的老公,老板笑了,露出左边银色的假牙,眼睛里藏着笑意。

现在?五点钟就起床了。因为都是 一条猪过来嘛,你要自己一个个弄。这样早上,你们过来才是分好的。
谈到生意不如从前,她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她的眼睛望着别处,嘴里回答着,时刻注意两边的路人,随时准备招呼。

谈起我的小孩,聊起如何处理哭闹的小朋友,老板的话匣子才真正打开:
我有五个小孩,她伸出手掌,五个手指,示意着。

小朋友,都会哭闹的。小朋友到五六个月,他就会认生,别人抱都不行,就认他妈妈。
特别是傍晚这样,你婆婆带过孩子,她应该知道的……

聊着聊着,时间有点晚了,我又买了点旁边的青菜,准备起身回家。看见老板把两个红色的太阳伞的位置又向左移动了一些,猪肉摊下的阴凉又多了些……

最强武器

晚上十点,怀里的小朋友已经沉沉睡去,我惊魂未定。

一切来的太快,让人来不及思考。
床上,老妈和小武扭打在一团,片刻,老妈躺在那里,不动了,衣服下摆露出半截白花花的肚皮,她双眼紧闭,胸脯一上一下,呼呼呼,很大声

心脏病突发?喘不上来气?我们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没有了主意,
老妈,我们要不要打120
掐人中,掐人中,我拿出仅有的一点中医急救常识。。 继续阅读最强武器

美普,没谱?

深圳的天气说变就变,前两天还穿着两件衣服,今天已经热的,祈祷洗空调 的师傅早日到来。 夏天来了,小朋友也进入了夏天,穿什么成为一个问题。

婆婆说,小朋友夏天就不用穿什么了,就穿一个肚兜,保护肚脐就好了。

聊起小朋友打扮的问题,婆婆也提醒:
小男孩,不要打扮他。免得他日后“变态”。 继续阅读美普,没谱?

卖肉档的阿姨

每次去买菜,如果不买肉,我总是低着头穿过街角,或者有时干脆从其他小路,绕过那个小拐弯。

因为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那远远的一声:小妹……

问我话的是位阿姨,街角卖肉档的老板。

阿姨身材矮小,短发,耳朵上带着两个小小的金耳环,胸前系一个围裙,站在一堆猪肉面前。深圳大多数是太阳,她站在近两米的红色太阳伞下,笑眯眯地远远和你打招呼。

小妹,今天这么早下班啊? 继续阅读卖肉档的阿姨

最讨厌的家务

自从公公去了北京,一件家务活又落在我身上。

都说买买买,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有的人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减压。只是,我貌似从来没有试过。

购买之前是选择,选择本身,就已经令人头疼。

我家住八楼,还是爬楼梯的房子。每次下楼梯都一身汗,每次总想把事情都一次性都解决。平日里,我和婆婆共同照顾小朋友,婆婆腿脚不好,买买买的事情,自然回到我身上。一次性买上好几天的菜,是我下楼的目的,但是总不那么容易。

老妈,你想吃点啥?
什么都行啊。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不等于没说嘛。看看时间尚早,我掏出手机,翻出做菜的下厨房看菜谱,酸奶饼、香菇青菜、番茄龙利鱼,看完一个又一个,名字图片熟悉地不能再熟悉,都是没兴趣,早知道又懒得做的,食欲依旧全无……

继续阅读最讨厌的家务

火气

墙壁上的指针到了八点十五,我赶紧把手里的饭拔完,猛刨两口,完成晚餐。
装水,把按键调到烧水状态,红色的指示灯开启,呼呼

我走到门口,把木门打开,留下镂空的防盗门,随时准备迎接下班回来的小武。

还正在房间和抱着小朋友的老妈聊天,小武就回来了。

小朋友今天哭闹了没?
还没开始。 继续阅读火气

给自己的一封信

亲爱的黄小花:
你好

此刻,你的小朋友睡下了么?
晚上十点,四月的深圳窗外雨声潺潺,屋内闷热潮湿的空气让人汗如雨下。
这些天 ,我总是想起你了你15岁那年。

那天晚上,全家人聚在客厅,老弟被捆绑起来,老爸抽着打着”“皮鞭”。那是他特地制作的工具,用路边的植物茎秆为材料,拔去叶子,剩下的枝丫成为”“鞭子”,呼哧,小鞭子在空中挥舞,够结实,还有韧性。当然,打在皮肤上,直接是一道红印子,带有许多小印。

继续阅读给自己的一封信

起个名吧

早在怀孕的时候,我就把事情推给小武,给小朋友起名字哦。
没事,过年想。(预产期在年后)

武,音同无,五。
老弟曾经戏谑,叫武黄吧,谐音吾皇,两个人的姓名都带上了。
那太坑别人了吧,突然之间就把自己抬高到那么的一个位置,水平之上上。
我说,就用谐音吧,好记,就叫武当。。小朋友长大后是不是别人都会自动添加一个字,叫做:武当山。。

对于名字,我总觉得需要简单而不俗套,如果再蕴含点深意那就最好不过了。陈一愚,李其乐,李天一,这些名字我都喜欢。在小武看来,名字不要期望太高,正所谓叫富不富,叫俊不俊,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而已,不应该附上父母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简单来说,两个字,字数少,声音铿锵有力,且带点某种含义就好。

不一定是特别好的。什么昊、俊、满满的意蕴被我们全部否决。凯、光、大家用的多的,我们又嫌弃太俗而没有意蕴。我给了好几个字:初(勿忘初心,但是让人感觉是女生名字)、本、欣、明、可、未、朴。名字本身还好,但是小武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只有初字有点,但是又稍女性化,全被否决。 继续阅读起个名吧

困惑

时针指到五点,屋子里就响起了哭声。

到底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小朋友才两个月大。。

小朋友小脸涨红,声嘶力竭地大哭。尿布?没湿。喂奶?应该还不到时间。来回抱抱,用处不大。刚开始我们戏称这是他的“工作”,每天下午到此,锻炼肺活量。有时你会惊讶,如此小小的身体,近60厘米的身躯竟然藏有那么大的能量,持续用力,持续大声,好像从来没有一件事情值得如此专注表达。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从傍晚啼哭,成为问问小朋友生活里的一个规律。 继续阅读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