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罗浮山

周六、日,三八和TRACY,记忆他们去了磨坊的 罗浮山户外学习体验组,我则要上班,膝盖不好没有同行。周一上班三八打来电话,得知那“休闲级”已经让自虐的三八感觉疲惫,路线颇长,强度标准,还碰上云雾天气,身体劳累,不过倒真见着了好风景,晚上三八给我看照片两张,传上共享一下。

 11.jpg

这张感觉很棒,要是我,一定会深吸一口气,久久不想离去。(顺便偷懒休息一下 ,哈哈)

6.jpg

三八,记忆,TRACY,久别不见,大家依旧如此。TRACY本次想必感受颇多,听说还给三八收了,真羡慕他们那一次经历,一定感觉很棒,浑身累死,深险雾中,听说有经验,有指南针的他们还多次差点迷路。

麻将记忆

我要学麻将,这几天成了我的QQ签名。因为周日取回的杂志竟然以此为专题,做了一期春节期刊,题目则为“慢搓乐活”,拿到杂志,有点发愣:哦?又开始翻炒“慢活,乐活”的概 念么?麻将可以做个专题?看了一会儿,不明白,对于麻将的记忆似乎只有几个:糊拉!东、西、南、北中。

关于麻将的记忆,其实不是很多。家里不打麻将,只有老爸一人近年才会,偶尔老乡聚会,他才小看一会儿,一来三去,也就学会上手。 家里人不打麻将,打牌也甚少。记得小学一年级回家,看见全村老小男女全部围着棋牌打转聊天,那气势真的把我吓坏,还有这么恐怖的地方,大家每天都在打牌,各自成团,规矩花色不一。

原来农村除了是个种田种地农忙的辛苦地,还是昏天昏地打牌的安乐窝,大后方。因此我们还戏称老家是全村总动员,每天迎战棋牌。 长大以后才了解,其实中国许多农村都是这样,不是农忙的时节,全村的人都摊在麻将牌桌上,四川的省会成都更是被戏称为:倒在麻将桌上的城市。可惜我一向对棋牌没有兴趣,小时候也只学会了简单的“排火车”,广东“锄大地”“七、王、五、二、三”,其他一概不会。在记忆中,只有过年老妈会嚷嚷:年三十我们打牌哦,你们小孩子把压岁钱拿出来当赌注。

 从小在深圳长大,老乡彼此住的很远,只有过年才偶然聚聚见面,平时的生活除了上学,家庭就是邻居了。我们住在公司房子里,邻里上下自然就是老爸的同事,我们的叔叔阿姨了,虽然没有北京式的胡同,四合院生活,倒也有许多特别的记忆与相处。过去的房子结构格局与现在不一样,楼梯上下,梯间阳光穿行而过,不似现在许多小区,楼道电梯上下,内里黑乎乎,大白天里楼道也是声控亮灯,一团漆黑,开门进屋才可回归明亮生活。

邻居彼此住的近,隔音效果不好,哪家响声大了都容易被听见,隔墙有耳,虽然这声音并不是被故意听得。那时候没有投诉的概念,不过吵吵嚷嚷倒容易招来八卦与流言蜚语。夜里随着电视剧的停播,各自躲回被窝,一片静寂。楼间的某些长久的响动则开始穿墙而过,“3楼又在打麻将了,彻夜搓,吵死人了”;“某某人两夫妇一起上 ,赢了不少”;“某某后半夜就开始输拉,稀里哗啦,迷迷糊糊的”。

中午吃饭,各种关于昨晚的战况很快流进我们的耳朵,每当这时,老妈总会很自豪地说:“我们不打麻将,通宵搓麻将,伤身又花钱。你老爸不打麻将,我不打麻将,把省下的钱攒起来供你们读书。”某楼的家好惨,两夫妇打麻将,没人管孩子,有时候家里开麻将,没得开饭,两个小孩子没得吃,老爸老妈就随便丢给她们几块钱,或者让她们啃泡面 。手气好的时候,给多些,手气不好的时候,啥都不管,一打就不起来。后来还依稀听到某些人因为打麻 将不想上厕所,憋着,膀胱出了问题。

后来就是港片的风行,90年代初,赌侠片盛行,黑黑的小屋里,一群赌棍,或换成三姑六婆,磕着瓜子,唠着家常,有人出千,有人欢喜异常,两手一摊:“多谢,多谢,快快拿钱,哈哈”。最近长大了,发现打牌搓麻将其实有着广大的市场,三人一坐,两人吆喝:三缺一,三缺一。瞬间就各自为阵,摆开了阵势。 过年,更听得许多同龄人天天在家摸麻将,一打几天。渐渐发现我们家竟然是稀有动物,少打牌,不打麻将,家里更是没有麻将这个东西,更别提麻将桌了。

大三去贝贝家,晚上无聊跟着她的朋友们学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会认了,可惜本人技术太烂,其他人没 有打的兴致,就此作罢,告别了唯一一次打麻将的经历。周日的杂志又讲起了麻将文化,从东到西,从生 活到电影,从过去到未来,它的起源,各地的风俗,一一到来,让我重提旧日的感觉:我要学麻将!我要了解这个国粹!!

2008-2-26-23:00

毛躁星期日

昨天去了琳娜那里,依旧犯路痴,聊了很多,虽然半年未见,惊见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起起伏伏,上上下下,本以为搬走,却留了下来,本以为继续,却停下,回望。

 

一起逛双年展,心里一个劲得急,看着时间4点了,6点钟关门,拿着相机却不知道拍什么,总觉得好戏在前面,看不进什么东西,停停看看,终于觉得腰酸背疼,困得睁不开眼睛,才坐下来,和琳娜一起玩乐高,心里想着创意,创意,东看看,西摸摸,糊里糊涂,按照颜色,自以为很特别地扭着搭起来。没弄完,果不其然,关门啦,只得照相留念。

招待会所见

  

昨日早回家,难得沾上电视边,碰巧看到陈冠希记者招待会,感觉有几

第一、   记者真多,我们社会大众就真的那么八卦么?

第二、   闪光灯真恐怖,几分钟光景,无数闪光灯开启又开启,佩服明星们眼睛没有被闪花,特别是最后几秒,真算是光影PK,很庆幸现在为数码时代,对于那样的情景,是否只需长焦即可么?如果是过去,那么多少的胶片要浪费。看着那些貌似专业的镜头,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可惜到他们手里只用来做如此简单的事情,悲哀,感叹。

第三、   道歉,机会。

期望公众给他一个机会,不过到了最后他离场,坐着座驾离去的时候,记者还是把他的车围了个“场面混乱,僵持了几乎十五分钟”。上午看新闻,几家报社的新闻大标题还是那样,这个记者招待会是最后么?还是会被他为的继续,继续……

 

世界上有意义,有意思事情那么多,可惜我们总是花时间在其他的地方,生命又少了一部分

 

少些无谓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该玩的事情吧。

昨晚 今日

昨晚很累,很困,却失眠了

头疼很困而失眠,是欲速而不达么?是我心里的事情想多了么?大好时光就在想睡的念头走溜走,郁闷~

今日,飞机的回答很快,32how放了鸽子,张没上线,悦者回答完毕,等海风,等32how,等张,等自己,整理,“当自己就是最后一关”,继续奋斗,继续好好做~

创世纪 开博

又搬家了,最后一次,坚决不再搬家了。

公司搬家,我搬博客,都是一堆的事情。谢谢鱼同学,让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地盘,新家,应该也是最终的家,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一个地盘,简单的界面,一定的图片,上传自己的日记,所看,所想,所思,虽然都不多,不过先记着,飘飘总说我是个正在成长中的人~成长,成长!姑且就记录我的成长片断吧。

博客对我来说是大事,习惯不能改,要坚持,一路写下去,当某一天回望时,HOO,满腔的幸福感,哈哈,原来我是一路如此过来的,我,就是如此。很好,继续好习惯,一路记录,一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