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两人两日

  

每天一千字,没有质,先来量的还不行?

 这两天都跟老姐在一起,好久没如此,过去我俩各自忙碌,这次偶尔搭上小强,不过他总有自己的事情,我们两个还是一路绝配, 她唱我喝,她鼓励我掏钱,白花花的银子崩溃地流了一地~如果银子真的可以看见的话。 

这个星期很折腾,花了银子几百,晚上合集一算,我的工资已经预支一半,按照我的“伟大且宏伟”的计划——买单反,这个月可以使用的钱只有300元。这其中还包括100的交通费,早餐费,户外FB费用,零碎的花销,比如心血来潮又看到某本好杂志~,单反一定要买,衣服一定要买,美化市容,心情舒畅,青春不就是应该漂漂亮亮地“绽放”么?麦片要买,每天消化能力极好,午饭吃得最细嚼慢咽,下午一醒来就开始步入饥饿状态,3点左右就到达抗议高峰,公司有咖啡,可惜我对这个不感冒,平时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对于绿妖星巴克没啥概念和向往,苦苦甜甜香香,喝了口渴,不解渴不解困,只是上火,一沾辣椒就冒痘痘,咖啡,还是靠边吧,白开水一直是我这乡下人的最爱,恬淡而顺滑,不似汽水涩干,解渴保湿促进血液循环,只是爱好喝水就被迫和WC成为好友,过一个小时就要跑一趟,只会内心苦笑,适时活动筋骨拉~

  

昨日下午跑八卦岭,买了两条裙子,一条成熟,一条青春,去年就向往已久,这次又见仅有剩下的一条,赶紧入手,如此一来,夏天我就可以裙摆飘飘,凉爽漂亮一夏了。买了本漫画合集《路漫漫》,帮小鱼同学买上了他的两本杂志,3月新刊刚摆,顺口问了句:“还有一、二月的么?”还没来得及问鱼同学是否要,摸摸大包才发现自己手机忘带,只记得他说如果没有3月,一月、二月也OK,不过想想电脑的东西日新月异,还是买本就近的吧,不然到时候买了不看那我可帮倒忙了。

 

早上与老姐,小强同去图书馆,一个人瞄久不照面的英文报纸,有点难,初始狠学英文的感觉又回来,一段小文啃个半天,而且看报纸不是“看”!而是在心里“默念”!那个慢的速度。一个562也在心里念five hundred and sixty two,费力地搜寻脑袋里仅存的单词库,小心翼翼,不好意思地一个又一个的“略过”, 连猜带蒙,再加上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和新闻“敏感”,读得新闻两条。一个是贝克汉姆抵达香港,收到贝迷热情欢迎,一个是香港流浪汉被遣出“家”那个他流荡了五念的香港机场。

看得累,两则新闻时间半小时。效率极低,突然想起自鱼同学和小暗的好意提醒,编辑出版相关知识是时候赶紧补上了。站在查询台上搜索了半天,借了两本,发现了一个新天地,编辑出版地:G23,看看前辈们在干嘛吧,看看别人怎么说吧。专业这些事情,出来工作了,没有会逼你,不行你就得靠边站,没有人会告诉你为什么,不太聪明,很少想这些,还好他们提醒,不过早上一想,他们为啥这么好人呢?世上没白吃的午餐,看他们什么时候需要帮助吧,我就偶尔插刀补回,为啥?天知道,知道适时感恩吧,对周围的人再好些吧。反正该补的补,该看的看,不可以再糊里糊涂的了,要提高效率,要进步,要学会写,写得快,广大的阅读量,眼观八方,了解行业,跟上别人,比别人再走得快些。

  

中午回家大睡午觉,大被子温暖,貌似已经有点过热。3点半20块进会展中心,布艺展。看过千布皆不是,都是“遮”的艺术,田园风光,古典高雅,简单的小花图案配上素雅的浅色,给人温暖,看了一小会儿,我又开始发困,地灯,墙灯,桌灯,吊灯一起晃眼,下午展场进入尾声,在那些朦胧漂亮的窗帘布帘后面,衣装打扮人模人样的人们现场谈生意,我与老姐外人一看就是非专业买家,没几人搭理,各顾各的忙。

 

后来徒步逛街,购得食物干粮若干,脚软眼困,家,真远~

转:牛主编

要往前看,往外看,要了解行业。今日看到洪晃的BLOG,觉得有意思 ,转过来共享,记住一下。原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onghuang

   

干了将近十年刊物我才悟出来:在杂志社最牛的还是主编。出版人虽然是发工资的,但是实际上就是给主编擦屁股的,主编越牛,出版人越悚。

《财经》很牛吧?那是因为胡舒立是非常牛的主编。我其实是个爱说话也能说话的人,但是看见胡主编我就全瞎菜了。初次跟她见面,我真的是怀着非常崇拜的心情:“久仰,久仰!”我说。

“你就是洪晃啊?”她回答道,“你还瞎弄什么时尚杂志,到《财经》来给我拉广告吧。”

《财经》杂志是金融界最好的八卦杂志,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要是想看看谁出事了、怎么出的、还牵涉到什么人,他是肯定要买《财经》才看得到那么好的报告文学,也就是外国人说的investigative reporting。我最尊重胡舒立的地方是她所有八卦都是有出处的,而且是证实过的,她可能是中国唯一去证实自己信息源的主编。就这样,她的出版人肯定不好当,听说《财经》专门有人拎着公文包踏遍祖国大地的上市公司和金融管理机构打圆场,还好都有出处,所以也无可非议。

《三联生活周刊》是另外一本很牛的刊物,其主编朱伟,虽然是上海男人,但是早就放弃了上海男性细腻、缠绵的特色,换上了一幅“混不令”的北方风格。我头一次被他骂是因为我骂他,他给我介绍了一个不靠谱的编辑,我以北方女人泼辣骂他,他非常麻利地回答说:“X你大爷,你TM什么狗屁杂志就配什么狗屁编辑呗!”最后一次被他骂是最近给他打电话,请他刊物中评论一下王家卫导演的《蓝莓之夜》。

“我X,” 朱伟说,“你现在已经堕落到公关了?!”

“那XXX的电影你们不是也上封面了吗?”我好声好气地说,一点都不敢再开骂,骂不过这个上海男人。

“那TM是我的耻辱!”他吼道,然后就把电话“咣”一声挂了。

好的主编是有原则的,这点我清楚也非常佩服,干长了时尚类刊物会忘掉一个主编最核心的东西,也会被广告客户磨合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新周刊》自己给自己做的广告上说:新周刊——观点供应商。牛吧?而他们也的确做到了。我喜欢他们历年来的观点:

“狗日的户口”——我深有感触,最近给我女儿办户口,天天嘴里嘀咕:狗日的…狗日的…

“一种毒药叫成功” ——太对了,我宁可人家说我吸毒,也不愿意人家叫我成功人士。两者都有可能进监狱,我想想,跟吸毒的关在一起——比如张元,总比跟行贿受贿的亿万富翁和前政府官员,比如陈良宇和周什么人,关在一起更酷一点。

其实我想说的东西是很正经的:作为主编,必须重视出处、实事求是,不能胡编乱造;还要有自己的立场,不能什么都上,给钱也不能什么都上;要有观点,别总是风花雪夜的,浪费笔墨、纸张,说一通废话。牛啊,但是也得牛的有道理。大道理能这么打情骂俏地说出来是不是也算很牛X啊?

(其实觉得说得很对,这就是有所取舍,有所态度,把握自己的调子,整个杂志的基调,想起自己开始做音乐推荐,专题的时候,一咕噜全上,搞得头大,全部被毙,郁闷坏了,后来慢慢地研究,把握那个隐藏的杂志态度才是主~)

专题折腾

 p1080850.jpg 放张去年梧桐老虎涧的,很喜欢这些,枯落的山中,小水细细地流淌,温暖的冬日阳光射入山中~,每次都是我和佳美在后面,感谢他给我那么多的宽容,让我可以在后面和他一起享受摄影的乐趣,面对美景深呼吸的开心。有时候卡片机也可以照到好东西。  

终于搞定,2月的专题尘埃落定,松了一口气。回顾这期,自觉做得不错,总算找到一些有意思的人和事情,而不是简单的罗列(虽然依旧有)。并不是虚张声势,只是想起了之前很喜欢的一句话: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不知不觉就放进了专题(小众时间)。

 

这期压力很大,比起第一次自己独立做专题,有所不同,以前是不知道如何确定大纲,如何展开,如何确定叙述重点,分层展开,这一次有所明白,经提醒,把重点放在了访谈上,然后就是头痛的联系和列问题。本来就是一个不擅长和人交往的人,由于好几个人都是某个领域的有分量的人。特别是做主编的,看着他的博客,看着他对于编辑的话语“许多编辑都不把自己的活儿当回事”,心里更加诚惶诚恐,以前了解他只是从博客,出版的书。现在好了,要真的与其沟通,则开始担心种种状况,只好好好做功课,看了三本《读库》,借2本,买一本,看了大半,想着他博客所述总总,开始喜欢《读库》,体会到做一本书的种种,后来了解多了,又开始舒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问点问题,越厉害的人不是应该越谦逊的么?就放心去想,去做了。

 

单车和创意院落也是这样,本以为没有戏,找不到联系方式,已经找到院落的联系方式了,怀着试试的心态发了一封邮件,没想到居然有了回音,而且还是拒绝,心里大惊,凉了大半,后来却发现事情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由于之前的了解欣赏和初次的拒绝,心里也是紧张万分,不过还好后来一切顺利。

  

至于朋友那边也是状况不断,想着加入一些有趣有味的活动介绍的想法,想起了两位朋友,一位玩模型飞机,一位玩浮潜。飞机倒是如我所料,一开始拒绝,对于我的推荐感到有点不安,担心自己份量不够,在我的“威逼”下,(短时间找模型界高人)的难题下,很好人的答应帮忙,也是最快一个回答完我的问题,协助我,心里真是万分感谢,想着请他吃饭,可惜一直别别扭扭,算,好意我是真切地收到了,这世上有个这么好的朋友真是可以省不少心,谢谢,谢谢。

 

潜水海风倒是一直都很好答应,可惜我太过贪心,一不小心就把问题整得“又臭又长”,把他吓跑,加上后来他又忙着下水捉鱼,只好作罢。

 

创意院落是过年偶然间发现,逛抓虾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有趣的团队合住,想着有意思,后来一如我愿,联系上,可惜最后一次他发给我的图片我才顺利的收到两张,其他都后来很久才补上,给周那天早已经排好版式,周愣了半天,“还有图?”唉~

 

因为专题,连做几天恶梦,后来还不小心撞到枪口上,听得耳边子弹呼呼飞过,虚惊一场。不过也发现了好些有趣的人,一本有意思的书《读库》,之前觉得《读库》很贵,30块一本,现在倒成了我心里的货币衡量标准,看见一件衣服,120,哦?可以买4本《读库》了。罗浮山露营费用180,哦?两天的好玩就是一年《读库》订阅费用。不划算~还是书买得值,可以看到那么多好东西,罗浮山活动就这样,被经常犹豫不觉的我果断打消。现在还是余温未散,广州一行,车费一趟70===========两本《读库》还多10~

中了《读库》的毒,好看的杂志书又多了一本,以后有得看了~

   啰嗦了半天,写写列列我的专题“沉思录”吧

1、  随时思考,准备主题

2、  平时多看,阅读量增大,及时保存摘抄

3、  明确大纲,确定叙述重点,明确基调。不合适赶紧调换,及时补充更新内容。

4、  细节,叙述的顺序,文段的顺序,图片的顺序,各P的顺序

5、  及时与美编沟通,文中图片及早,按时到位,一环扣一环。

 另:今天是三八,三八已有人,我的签名就是:对不起,我不是三八。节日快乐大家都开心哈,今日购得两条裙子,一条成熟(估计过两年才穿,身形显得很好),一条可爱活泼,去年就看中,可惜当时要价太高,忍痛放弃,这下好了,开心到飞,成功地试穿上身,perfect,一切都喜欢 ,颜色,剪裁,呈现的效果,活泼漂亮~夏天等我穿吧~ 2008-3-8  21:25

倏忽一星期

p1090371-s.jpg 

这阵子喜欢拍逆光了,那天去双年展照的。

一晃又一个星期,2月的专题终于出来,内容到步,版式出来,FLASH也一个个出来,很多问题又一个个浮上水面,赶紧改,或者考虑许多因素,而放下了。来了新的美编,才发现自己从前有那么多不好的工作习惯,那么多的事情要自己注意,没有人会帮你照看,想着自己就是最后一个把关的人吧,看门人,该时候了,独立解决,完全对自己的东西负起责任,毕竟工作是一环扣一环的事情。

每天依旧容易疲惫,没时间写博客,回去不愿再开电脑,对着浏览器东窜西窜,洗了澡,就上床,看书看小说看杂志,在温暖的台灯下看别人的春夏与秋冬。昨日去图书馆,看《习惯性八卦》又发现了一个可爱的人,黄集伟,写得很过瘾,有点和菜头的感觉,又不完全是,感觉很贫,说说到人叫绝,一句话,就能联系许多,把过去的林林种种一起摆出来,让人大呼过瘾,有点迷上这种“语词笔记”了,不过这种东西有点时效性,想买本最新的来收藏一下。《小规模荡气回肠》、《习惯性八卦》、《你走神不如我走神》、《非常烈艳》等。不过感觉少了些什么,不够深入吧,或者只是文字,没有看到,深入到他给读者的态度,或者这只是“笔记”而已,我想多了。

昨天又借了3本书,2本杂志,又可以看会儿了。

11点就困了见周公,早过了平时的12点,好几次却见鬼的早醒,无法入睡。做奇怪的梦,昨日又梦见公司的人了,公司又搬家了,一出门就下雪,HOHO,梦中心里真是乐开了花,雪霰而已,也让我开心无限。一醒来就想着专题,过去的,将要展开的……

3月暖日 梧桐老虎涧


20080303_655739317aa7b43b5e0cq2xxpdjbfhlbthumb.jpg

山下合影,沙头角海关广场

20080303_348203f78e47a6a40299oajjfhctmvykthumb.jpg

山顶合影,请细看我们的表情,手指,对,就是手指。 

20080303_caaf299ea91dc6f1e4201pvyjmbpfm16thumb.jpg

佳美秀,POSE大王,姿势很好,光线不错。很酷

周日,照例比上班积极,7点20闹铃,7点半起,8点半到上海宾馆,打电话给佳美大哥一起同去,可惜这大哥太太激动,8点20早已到达广场,橘色YOYO大旗飘飘,人才~


期间接到东方雨MM电话一个,三八电话一个。东方雨不太熟路,三八刚下火车,远从冰窖的湖南某处新鲜送达,坐完火车换完装备就要跟上老男人的队伍,恐怖。号称:我就是走这路线的~ 
大家陆续到来,表姐,她的08年3月新款——我不冷漠,据说08年4月新款经已到货。apple,后来是考拉,冰点,兔子,老男人点名,签到。骚狐狸抵挡不住老男人的魅力,带着一天的口粮,一长条的面包和羊肉,弃百公里拉练计划,投向老男人“温暖”的怀抱。路过超市,自虐三八赶上,晒伤装示人,场面骚动~

春天的老虎涧风景依旧,水少了些,石头间留着昔日的流水,一不小心就偶遇塞车,巴蜀群(好像是),深圳之恋 ,几十人混走其中,四川话不觉于耳,想起大学四川话的经历,我还是打住。相比之下,红军倒有样学样,来了几声四川方言,如果甜酒在,他那四川,湖南,湖北,东北方言一网打尽的绝招,一定又可以成功地“俘虏”几位GGMM。一MM身体不适,老男人再次发扬YOYO精神,护送其下撤,然后又以超人速度在中午FB前赶上。

佳美带了新刀,佳美带了大部头相机,一路上“杀无赦”,挡我路者“砍”,撞我头者“砍”。众GG也手痒痒,LON,飞机,老男人,一路咔嚓咔嚓。老男人更是停下来,大砍一块大木枝丫,宣称曰:这是个檀香木。一开始信以为真,望望天,看看树叶,枫叶般的形状,倒是美极了,叶子看清楚了,倒还是不知,无奈本人植物,生物课学的不好,更没有理论联系实际的功力,檀香树?没概念。随着老男人大力“砍伐”的同时,我闭眼搜寻空气中一丝的味道,可惜一切皆无。后面的人逐渐赶上,表姐发问:这真的檀香树?要不明天我领队找人过来把这个树扛下山去,发大财罗~,群主LON少一旁坏笑。呵呵,挡路而已,挡路而已,千万不要当真,砍树不好,撞头更是要命,老男人只是把伸出的大大枝丫砍掉,减少命中的机会。

其间路见两处好玩,一处狐狸(如果不是,请悄悄告诉我是谁)发现蜷缩命归的野猴?野猪一头,后来的老男人却说:什么野猪,一条狗而已,真实情况未经考证,本人没戴眼镜,更无法查证。LON说,那我们以后就不能在用下面的水打火锅了。污染~

鲜活小蛇一条,谢谢冷漠的指引与劝阻,我们大家都平安绕道前行。

中午FB,四锅两辣两不辣,品种前所未有的丰富,我拿着小碗到处乱晃,其间得到许多好处,有无名MM的五香鸭,路遥的火腿肠,特色腐乳若干,而那些红红火锅里的东西,我只能望其兴叹了,3点FB完毕,继续行山。

好不容易上了山,登上了层层阶梯,待集体照后,又开始了漫漫长路下台阶,山顶的蓝天很漂亮,用最老土的病句说就是:万里无云,蓝天澄澈,朵朵白云飘。蓝天很美,想取相机,想起飞机的恐怖收队声音,还是作罢。脚软,腿软,膝盖疼,还是依旧宇宙超级无敌好人老男人,接下我的包,松了口气,用老蜗牛速度下天梯——好汉坡。

下山的路很好走,最舒服的盘山公路,没得走捷径,世遗,我等皆被LON鄙视。2个小时的公路弯来湾去,缓慢向下,望不到头,脚板却很有感觉的一步一个脚板疼。这才两小时,还说百公里~

夜幕降临,9点到家,一身疲惫与开心。

更多PP,请移步我们的忽悠论坛:http://www.yoyoo-china.com/viewthread.php?tid=887

长发飘飘,坐于花中——牙送给我的画

早上收到牙送给我的画。如果没记错,他是IN 1月份的漫画推荐的。每次约稿其实都是很抓狂的事情。没有稿件的日子,我就要收集,整理,陈列,筛选,联系,而每个人的时间又不尽相同,我的记性又不好,每天的事情多多,有时候对方没时间,有时间时间有,出来的时间又跟杂志制作的时间对不上号,不过当然在这过程中倒认识了些人,虽然不是面对面的沟通,不过网络倒真的帮了许多忙。

世界的好东西那么多,有时候却在我们身边一晃而过,而许多无谓的事情却不知不觉地占据着我们许多的世界。还是那句话:充满热爱与乐趣的一生。无谓者,滚蛋!让自己的生命再多彩些,more colorful

 888.bmp

  日记的名字为:送给小花一朵。

  看到上面的:to:小花,牙2008了么?

他的博客:http://ya-ya-ya.blogbus.com/logs/16174779.html

(牙是投稿的,很早就投给我们的)谢谢你,牙。我觉得很过瘾,原来我在他的印象中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认知,真的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在那幅画中,我长发飘飘,坐在花中,闭眼宁神,享受静谧、美丽的那一刻,很好,我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每当我看到喜欢的风景就是如此,闭眼,让整个人沉进去,听耳边的风声,闻它的气息~

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给的画作,感觉很不错。

牙的博客,送给我画作的地址:http://ya-ya-ya.blogbus.com/logs/16174779.html

一生 充满乐趣与热爱

对,一生,充满乐趣与热爱的一生。一个人的一生,见到喜欢的人,就厮混在一起,见到不喜欢的事,就离得远一些,君子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不就这么简单吗?——老六张立宪

这是上星期看到的,很赞同,很喜欢,所以我很少去关注艳照门,明星的花边我只看标题,因为这个世界上太多真正有意思,有趣的事情等着我们。一生,就应该是充满乐趣与热爱的人生,我喜欢~ 

《长江七号》,周星驰的温暖

晚上下班看了《长江七号》,有点失望,一个父亲努力为儿子工作生活的故事。周星驰是温柔而温暖的,他努力地做着许多事。

他想取个很中国的名字,所以他选择了“长江”而没有选择“黄河”。黄河,气派磅礴,有《黄河绝恋》的悲壮,有滚滚的波涛,让我想起了《黄河大合唱》。而长江,她缓缓而来,它的源头是唐古拉山,对了,平常,我们都会给予它性别:她,而且尊称“母亲”,关于她,我想起了可爱的娃娃鱼,在她的入海口,形成了三角洲。总之,周星驰给电影的基调是温柔的,他想让他的观众在电影里温情地哭。

20079291664699824284.jpg

《长江七号》剧照
周星驰说“做人,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不吹牛,不打架,不偷不抢”。老式的做人方式,或者是传统加理想的做人方式,穷人,没钱,要面子,当然会吹牛,会打架,会喝酒抽烟。老周是个超级无敌完美好爸爸,除了他没钱,没有妻子。他很疼爱自己的儿子,不舍地打他,有一次他生气了,首先,他抡起一个“木板”,放下了;拿起衣架,放下;最后他拿起报纸,扭成棒状,最后他还是下不了手,太生气了,干脆把小狄关进了箱子,没有打一下。本以为他在找什么更顺手的家伙,没想到他这么温柔~

老周是个模范民工,整个片子他无任何不良嗜好,连最普通的喝酒,抽烟都没有,任何一个底层民工所做的坏习惯:打牌,喝酒,粗口,他都全无(不知是特意还是何故)。片子里面,他只是个爱儿子的老爸,没有朋友,只有儿子,儿子一百分,他拿着考卷到每个人面前说 ,当包工头戳穿这个小小的谎言,他和衣食父母的包工头打架,闹翻了。没有儿子,他的世界是黑暗的,因为儿子,他对儿子好的袁老师产生了好感。工作是为了供儿子上学,劳动是为了给儿子买风扇。
我很喜欢老周这个爸爸,因为他太完美。看着他“打”小狄的时候,脑子回想的是小时候老爸打弟弟与我的情景,绑起来打,用树枝抽,边打边“骂”,往死里打,恨铁不成钢,恨烂泥扶不上墙,那时候老弟做坏事,打游戏,骗人,不上学 ,瞎混等,老妈老爸整夜不合眼地担心。打的时候开始老弟会愤怒,“放开我!”,“不要以为你是我老爸我就不敢还手”愤怒地挣扎,老爸也怒了,更拼命地捆绑与抽人,老弟就渐变为愤怒的不抵抗。默默地抽泣。

徐娇饰演的“小狄”总是跟周星驰对叫,大叫。男孩子似乎不应该这样。小狄是徐娇女扮男装装饰演的,在对徐娇的对外宣传介绍上,周星驰称她为天才(是周星驰挑中的),我则不苟同,不认为她适合此角。

记得在一段现场拍摄视频里,徐娇的声音很粗,猛叫,猛喊。一个小男孩在有些时候应该是生闷气,简短,愤怒。叫,多话,倒是女孩子对周围外界的反应,至少我是这样。况且,一个贫穷的孩子应该没有那么多的自信与快乐,穷人总是会有那么一点愤青,犹豫,怯弱。

《长江七号》是周星驰的童话,穷人的孩子依旧快乐的童话,如果没有七仔,不知会成怎样。周星星,继续努力!

PS:

除了周星驰与林子聪(包工头),体育老师,曹主任?的港式普通话都绝了,很有势力人的香港味道。许多人演的都太夸张,特别是徐娇,估计是第一次演电影的关系,许多很做作,袁老师更是性格平面,没理由地对徐娇好,而且每次回走,总会给几个背影,性感的身材在旗袍里扭动,花瓶~,许多无谓的镜头。
2008-2-28    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