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逛街扫货 看书展


车票。零钞。我们的一日行

 

本来预定7月独自出行香港书展,后国宝考拉同行。先从深圳湾口岸过关,经天水围,美孚转车,到旺角,湾仔书展,坐轮渡过尖沙咀乘地铁,回撤。

中午3点,误入一个小食店,考拉要了份牛腩面,怯生生询问:是否可外带食品。得到应予后,在众目睽睽下,我悄悄拿出我的饭盒,摊开洗好的西红柿,炒饭,拿起勺子食之。正聊天着,同桌的香港大叔,听闻考拉大声称赞这足份的牛腩块,那22块港币的牛腩面,公仔面沉在浓浓的汤底,上面,上面摆着好几块大大的牛腩,几块牛腩吃下,肉食动物考拉同学连连大赞,哇,这牛腩都可以让我吃饱耶~~~~,搭台的香港大叔开始向我们大吐苦水。“在中国大陆吃不到这么好的东西了,二十块人民币的面也没有这么大块牛腩,没有了,没有了。你们那中国的机场餐厅贵死人,深圳湾口岸的东西也贵了好多,那些东西像金子一样,人家英国才是一英镑一碗饭。中国大陆好吃的现在只有江浙了,那里的小笼包很好吃,很好吃。

一边聊,我们还一边接受大家的“注目”,我那一小盒新鲜的小西红柿,一盒炒饭放于桌上,在人来人往,清一色的面粉之间甚是注目,外带??外带??我们埋头吃饭,不停地接受从各个方向扫视的目光,奇怪,惊讶,诡异。。而那位允许我们外带食品的阿姨对我,真是看了又看,木有看见,木有看见,装作看不见,我隐形,我隐形,这不是真的,这是我的幻觉,赶紧填饱肚子和香港阿叔聊天,原来搭台吃饭还有这么多乐趣,哈哈。

逛了街,买了一堆的化妆品与药品,腰酸了,眼累了,卡刷完也,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午五点奔赴主题:香港书展。

书展人很多,不是普通的多,是超级无敌的多。从地铁站一出,就看见滚滚人流涌向某处,对了,一出地铁,早已有香港警察戒备,分好道,左右两边,你来我往,前波后浪一波波前往,人很多,但不拥挤,大家缓缓前进,待说明我们是内地游客,警察立即给我们开小侧门,直接过到“儿童天地及访港游客服务咨询”轻而易举买到展票,那长长的人流估计要排不少的时间才能买到票吧。

进了会展中心,上下几层,依旧人潮翻滚,要知道我们到达已经是周日下午5点,照常理应该是第三波,没想到还是许多许多的人。一如既往,正门几个都是大书店,全部英文,分门别类什么都有,走走翻翻,当然还是儿童书籍好看,立体剪纸图画,手绘风格读物一一展开,不久就腰板累得哇哇叫,我和考拉提着背着一堆的东西,累。休息了。看着地图发现逛不完,考拉果断决定,上主会场看看,坐在旁边的休息座,一人看守,一人逛书展。考拉先逛,对着窗外的维港夜色我也倒轻松,然而待我逛时,发现阿麦书房,发现预买的几本杂志,跟店家说明状况,木有港币,只有人民币,我就按照一比一支付。买上两本《字花》、两册《Ppaper》,《蘑菇》木有了,十元的册子我又嫌含金量不够,感觉只是别册,并不物有所值,搬回四本书,木有犹豫,撤。

出了会展中心,看见传说中的紫荆花广场,恩,是个“大”广场,考拉同学大大的失望,这就是广场。。。。,本感觉天安门似的,原来。。只是这么小块地方。晚上9点,几十辆旅游大巴停在旁边,几百人,甚至千人对着紫荆花,会展中心,维港夜色猛烈拍照,那夜里的光,就像好莱坞星光大道,不停地闪烁,无数的镜头,在黑暗中咔嚓,一片炫目,在这里,路过,走过,看过,不进入别人的镜头,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不小心,小胳膊小腿,伟岸的背影,就进入别人的背景。广场上还拉着黑旗,质疑我们lingdaozhe的,当然前面一句是天佑中华,天灭zg,顾不了那么多。赶紧奔赴轮渡。可惜“大大”广场都是游客,大家the same as WE,一问三不知,摆头招手,只说NO,书上只写在湾仔可乘,未说码头名称,只能语焉不详地问路。拎着一堆的东西,背着一箱“砖头”在长长的长廊中,望着那海上的轮渡,夸父追船,崩溃临界中,轮渡,我来啦~~~!!!

9点终于到了天星码头,star ferry,赶忙掏出八达通,赶忙上船找座位,渡轮开了,海风吹来,放下大包,一身轻松,旁边的香港小青年在昏暗的小灯下看小说,估计是书展买到的吧。考拉拍照,我拍照,维港,汇丰大厦,中环,小船上下浮动,湿湿海风吹来,爽~~

告别了天星油轮,在黑暗中扫过香港艺术中心,音乐厅后门,下崇光百货,瞥见传说中的a gens’b ,考拉HDC小小寻找未得,我们赶紧入地铁,上路面,又见传说中著名的半岛酒店,香港名流上层人士的汇聚地,听说里面的下午茶很好棒,很正宗的英式下午茶,下地面,地铁终于进入,崩溃地发现这里的地铁很磨人,换线都要走过长长的,接近五十米的长度,一拐,又看见一个长道,直接崩溃,妈妈咪牙,换荃湾线,荃湾线,正走着那长长的过道,突然广播响起,各位乘客请注意!开往落马洲的过境地铁最后一班已经开出,MY GOD。还好我们入深圳湾,(香港与深圳接驳有三处,罗湖(深圳),落马洲(深圳皇岗口岸)、深圳湾。

不知道有无大巴车B2从天水围开去深圳湾口岸,奔,我们泪奔,我们大包小包地,左瘸右拐,很艰难地“快”行,下地铁,奔站台,HO,五个同行人,大包小包过香港买东西的人们。考拉在黑暗中盘算我们合钱凑TAXI,车子就来也,B2,那熟悉的白色的大巴,上车买票(早上是下车刷卡。。倒过来,怪。。)刷卡,车上的小朋友已经睡着,光荣奔赴深圳湾,那时已经是晚上10点40。

过境,木人,早上是蛇形行进,同时开上十几个窗口。现在只有两个,过深圳,检查物品,入境,检查的海关人员开始无聊了,“摘下眼镜”,长着痘痘的海关“帅锅”仔细翻看我的通行证,“你瘦了嘛”,倒。。。“冬天照相当然胖”,我也的确显瘦了。。。
“有什么问题么?”海关GG继续仔细瞧,无奈中,被迫注视这位无聊的海关GG,痘痘许多,木有戴眼镜,长得还OK,就是此时闲得慌,莫非要下班了,好不容易逮到我们几个末班旅客,查查好玩??。。。这年头的人们啊。。考拉后来还说,那两位海关人员在下面在玩猜拳的游戏。。。。公务员有时也挺闷。。

出口岸,坐车,回家,又大吃一顿桂林米粉,下午的考拉牛腩面香了一下午,此刻补点热汤,回家,冲凉,见周公,一夜无梦好睡到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