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感力

 

下午飞奔莲花山,照例杀人,可惜照例我摸不找北,可惜今日强烈,强烈地感觉自己的“钝感力”。


 

没有这个,没有那个,环顾四座虽然名为同龄人,可惜我与他们相去甚远,所想,所看,思维,逻辑。给我一个洞,如果没有声音在旁边响起,不出意外,我,绝对掉个正着。搞不懂,杀人游戏,其实就是观察力,逻辑力,角色扮演力,当然还有记忆力,可惜四样我是无一不缺,看不出来,给人忽悠着走,很想走人回头去图书馆泡杂志,转念一想,试着努力改变这样的状况,碰到钉子缩回乌龟壳不是好办法,不会就更应该努力适应,学会了。可惜,天渐渐黑,我还是徒劳而无功,一个个老谋深算,我远远不是对手。

 

突然间想起了这几天看的书《我叫刘跃进》,一个包都引出这么多事情,何况是真的生活哇。里面有些想法倒是给我上了一课,夫妻间吵架没什么,哄哄闹闹没啥,就怕认真了,就怕言在此而意在彼,背后有想法了,这想法就很值得琢磨。很复杂,人人之间的事情最闹心。

 

昨日回想这段时间总做电灯泡,本想着赶快找个伴,了结这样的时日,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这世道,我可不是别人的对手,留个心眼,实在是个恐怖至极的事情。别找个伴到时候还被人莫名扎一刀,这个朋友问题,放吧,放吧,日月齐寿去,哈哈,哈哈。脑子清净,耳根清净。莫烦我~~~

  

人与人交往谈话的事情要恶补,社会新鲜事要恶补,还有一堆的杂志新知,英文,书没看……想起屈老先生那悲悲的“吾上下而求索……”,求索,现在求啥都要钱的,交学费,没人那么好心,求吧,学吧,加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