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窟酒吧记

昨晚生平第二次进入酒吧,SOHO酒吧,处女房。拉风的三八生日了,或者说——囧他又老了一岁。工作的事情还在手上喘气,明日的店铺事情又郁结在心,下午下班崩溃地发现新手机坏了,接不了电话又打不出去,7点黑风大起,办公室空无一人,很有抓狂的冲动。

回家吃饭,换衣服,9点赶到地方。穿过貌似怪异的地方,走进房间,还好,YOYO熟悉的那帮人,跟着学起了酒吧猜SAI子的游戏,本来就对数字有恐惧心里,眯着大近视,听着纷纷的讲解,头晕~。晕乎乎地学了几把,初初领略了几招,忘性、算性、莽性大起,一不小心连连被罚,LON子坏笑,“我就开你的!”花花今天栽拉~,漂漂同学也是,一不小心连中几次,没“人品”地无人有其点数,郁闷地让他崩溃连连,很好玩。

三八很拉风,的确很有其风格,25岁的生日,来了个大排场。包房,大蛋糕,香槟,跳舞。钱比较多,或者说钱比较能说事,我很好奇,也比较头痛,他给了自己如此大的礼物,我呢?该给自己,或者家人,怎样的礼物,25岁的我,应该用什么样的面孔面对我自己。七月书展?一个人独自去吧,学着独立,独自,要学会一个人处理各种应变情况。

这几天在追《明日的喜多善男》,突然很恐怖“自己”这个问题。还是自己很喜欢的日剧,看到了《我的脚下之路》里那个超级喜欢的主任。《明日的喜多善男》是一部讲述面对自己的故事,不得志的善男决定在11天后自杀,在11天里他遇到了许多人,追寻真相,或者说逐渐开始面对自己,善良的自己和邪恶的自己。许多事情其实隐隐约约知道,但是他坚决不承认,只看那善良,好的一面,对于邪恶的忽略,逃避。而当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全部一下铺现在他的眼前时,邪恶的自己与善良的那部分合二为一,他则变成另外一个人。

还没有看完,却对世界的人们充满了冷感,真的,谁是谁的谁谁谁,真的,假的,善意的,恶意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人,我,没有们,大家,我们只是一个过渡时期,各自的生活不同,立场不同,境遇不同,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每个人也是每个人的过客。我们会忘记,风过吹起,即使你记得,也只是事件中的某一瞬间,可悲的是那珍贵的瞬间,也只是你的,不是别人的,你觉得,而不一定是他人觉得,感觉是私人的,不一定是你认定的公有,即使你手心捧出真心,收获也难以预测。“那个瞬间,我们感觉幸福”,善男这样认为,而他的MIZUKO呢?如果仅有的一瞬间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意想”?冷~

音乐起了,大家扭动身姿,这次我加入,轻轻地,很容易跑调地摆动,酒酒很好玩,三八很好玩,兔子,微笑很过瘾,冰点圈我,“一起来吧”恩,谢谢,谢谢三八,给我这老古板一个机会,享受一晚音乐的舞动,音响在耳边震动,振着骨膜,在心里陶醉。吃了蛋糕,喝了点香槟,肚子怪怪,随着音乐动动,很好,很舒服,很健康。还是有点小小拘束,像个小木桩,定在原处,挥挥小手,摇摇头晃摆。

说不清为什么,大概对自己的音乐感与节奏感实在没把握吧,突然想起小学对于音乐的感觉,那期末恐怖的音乐考试,对着墙壁傻傻地,怯怯唱《我是一个粉刷匠》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或者六年纪,听钢琴辨别音调,难~,头痛。谁说音乐是殿堂级的享受,其实它本就离我很近,小学学习的阴影永留心中,让我久久难享音乐的好。看到艾薇儿的歌,那个恐怖的朋克封面,记得曾一度是小叶同学的桌面,唱起了《I want to be your girlfriend》 不知道她现在还喜欢她不,头像由艾薇儿换成NANA,同属朋克风格,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火山,等待喷发与宣泄。屏幕里的艾薇儿唱得很火爆,渲染现场动力十足,有人唱得很开心,很投入,估计身有所感,感情的事情不容易,一段感觉的成功,两个人的沟通与努力,那估计是难忘的甜蜜共享回忆吧。

累了,困了,针过12点想回家,打了声招呼,奔出烟雾缭绕之地。等夜车,转车,焦灼地等待最后的夜班车,长长的的士布满候车亭附近,慢慢地在四周游荡,问了一下价钱25,还好不贵,另一位后方的士司机向我招手,远远地听见他甜笑邀请,在夜风中,我浑身忽起鸡皮发麻。还好不久夜班公车到来,上海宾馆站,走人回家。还是不后悔一个人先撤,晚上回家,应该学学如何应对了,先等夜班车,再考虑打车。

12点40到家,后知后觉地发现浑身臭死熏死,烟味渗入骨髓,足以让我窒息,洗澡,换衣,头发没办法,时间太晚,睡意太重,屡次被罚,喝了点酒的头很疼,貌似有酒醉的感觉,姑息放了头发一马。关灯睡觉后才发现,头发也臭味难挡,我的天~~,过了生物钟,平常11点上床,周公这次久久不来,头痛,失眠,难受,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早醒多梦,想起与小熊的约定,起床,搞定头发,洗了许久许久,还在身上喷了香水,烟味勿近,烟味灭绝。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