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两人两日

  

每天一千字,没有质,先来量的还不行?

 这两天都跟老姐在一起,好久没如此,过去我俩各自忙碌,这次偶尔搭上小强,不过他总有自己的事情,我们两个还是一路绝配, 她唱我喝,她鼓励我掏钱,白花花的银子崩溃地流了一地~如果银子真的可以看见的话。 

这个星期很折腾,花了银子几百,晚上合集一算,我的工资已经预支一半,按照我的“伟大且宏伟”的计划——买单反,这个月可以使用的钱只有300元。这其中还包括100的交通费,早餐费,户外FB费用,零碎的花销,比如心血来潮又看到某本好杂志~,单反一定要买,衣服一定要买,美化市容,心情舒畅,青春不就是应该漂漂亮亮地“绽放”么?麦片要买,每天消化能力极好,午饭吃得最细嚼慢咽,下午一醒来就开始步入饥饿状态,3点左右就到达抗议高峰,公司有咖啡,可惜我对这个不感冒,平时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对于绿妖星巴克没啥概念和向往,苦苦甜甜香香,喝了口渴,不解渴不解困,只是上火,一沾辣椒就冒痘痘,咖啡,还是靠边吧,白开水一直是我这乡下人的最爱,恬淡而顺滑,不似汽水涩干,解渴保湿促进血液循环,只是爱好喝水就被迫和WC成为好友,过一个小时就要跑一趟,只会内心苦笑,适时活动筋骨拉~

  

昨日下午跑八卦岭,买了两条裙子,一条成熟,一条青春,去年就向往已久,这次又见仅有剩下的一条,赶紧入手,如此一来,夏天我就可以裙摆飘飘,凉爽漂亮一夏了。买了本漫画合集《路漫漫》,帮小鱼同学买上了他的两本杂志,3月新刊刚摆,顺口问了句:“还有一、二月的么?”还没来得及问鱼同学是否要,摸摸大包才发现自己手机忘带,只记得他说如果没有3月,一月、二月也OK,不过想想电脑的东西日新月异,还是买本就近的吧,不然到时候买了不看那我可帮倒忙了。

 

早上与老姐,小强同去图书馆,一个人瞄久不照面的英文报纸,有点难,初始狠学英文的感觉又回来,一段小文啃个半天,而且看报纸不是“看”!而是在心里“默念”!那个慢的速度。一个562也在心里念five hundred and sixty two,费力地搜寻脑袋里仅存的单词库,小心翼翼,不好意思地一个又一个的“略过”, 连猜带蒙,再加上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和新闻“敏感”,读得新闻两条。一个是贝克汉姆抵达香港,收到贝迷热情欢迎,一个是香港流浪汉被遣出“家”那个他流荡了五念的香港机场。

看得累,两则新闻时间半小时。效率极低,突然想起自鱼同学和小暗的好意提醒,编辑出版相关知识是时候赶紧补上了。站在查询台上搜索了半天,借了两本,发现了一个新天地,编辑出版地:G23,看看前辈们在干嘛吧,看看别人怎么说吧。专业这些事情,出来工作了,没有会逼你,不行你就得靠边站,没有人会告诉你为什么,不太聪明,很少想这些,还好他们提醒,不过早上一想,他们为啥这么好人呢?世上没白吃的午餐,看他们什么时候需要帮助吧,我就偶尔插刀补回,为啥?天知道,知道适时感恩吧,对周围的人再好些吧。反正该补的补,该看的看,不可以再糊里糊涂的了,要提高效率,要进步,要学会写,写得快,广大的阅读量,眼观八方,了解行业,跟上别人,比别人再走得快些。

  

中午回家大睡午觉,大被子温暖,貌似已经有点过热。3点半20块进会展中心,布艺展。看过千布皆不是,都是“遮”的艺术,田园风光,古典高雅,简单的小花图案配上素雅的浅色,给人温暖,看了一小会儿,我又开始发困,地灯,墙灯,桌灯,吊灯一起晃眼,下午展场进入尾声,在那些朦胧漂亮的窗帘布帘后面,衣装打扮人模人样的人们现场谈生意,我与老姐外人一看就是非专业买家,没几人搭理,各顾各的忙。

 

后来徒步逛街,购得食物干粮若干,脚软眼困,家,真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