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控制职场欲望不容易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龙溪微微

人总是有欲望的,月入三千的人梦想赚五千,月入五千的就想着一万。赚到一万的,又盘算着怎么才能少担点风险和压力,多享受点自我时间和空间……学会控制自己的职场欲望,这似乎不比女生在哈根达斯面前控制食欲简单。

有本职场杂志设计了一个薪酬罗盘,当你将个人学历、从业时间、外语水平、海归经历、所在行业、居住城市等各项指标在罗盘上旋转到同一条竖线上时候,指针对应的就是你的薪酬指数。我把这个罗盘拿给汉堡包玩,他埋头鼓捣了半天,郁闷地自言自语:“天啊,真准,难道我只是个赚五千块的料?”

在精英荟萃的北京,汉堡包拿着一份不多也不少的薪水,扣除每月三千多块的房贷,剩下的钱也就只够吃饱穿暖。所以汉堡包经常奇怪地说:“咦,我的钱怎么花得这么快?不行,我要找一份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这种强烈的职场欲望,俨然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性目标。

大学刚毕业时,他进了一家国企,月薪不到两千,有一半都用到了打游戏上,每到月底就穷得响叮当。那时候的他并没有强烈的赚钱欲望,吃饭有免费食堂,睡觉有单位宿舍,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用他的话说,起点低,欲望就低。

  
随着职场阅历的增加和实力的提升,人的欲望也逐步攀升。当汉堡包终于通过跳槽实现月薪五千的目标时,才发现他的目标定得太低了,月入一万才是好本事。于是他惆怅着、徘徊着、酝酿着实现下一个职场目标。

  
此时,我的另一位朋友正因为低估了自己的身价而苦恼。在做了几年英文杂志采编后,他被一家公关公司的老板相中,以一万出头的月薪挖过去做媒介经理。这个价格是他自己开的,漫天要价不是他的作风。没想到,成为公关男没多久,他就开始感到痛苦了——他觉得自己当初开价太低了。“没有加班费也就忍了,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也就算了,最可气的居然没有年底双薪,当时我都没问清楚,以为年终奖是想当然的事!”他开始愤愤不平:“税前一万一,税后只有八九千,其实一点都不多!如果有更好的机会,我一定会跳槽!”

  
不用问我都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铁定是一万五以上。什么是欲望?这就是欲望!人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意识到自己的潜能。如果一个人缺乏挑战自己的欲望,浑浑噩噩过一生,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可对于滋生旺盛的职场欲望,是应该听之任之?还是应该稍加约束?

  
你可能听说过“一美元的故事”——五年前,高盛集团前总裁约翰-桑顿放弃了一千多万美元的年薪,以一美元的象征性年薪跑去清华大学讲授“全球领导力课程”。慕名前来求学者众多,但他挑选学员的核心标准只有一条——是否有强烈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是否拥有“为人民服务”和“积极影响世界”的强烈愿望。

  
在已经不需要金钱来证明自己的桑顿看来,衡量成功的标准不是金钱,而是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首先搞清楚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你希望以怎样的方式来改变这个世界,然后采取行动。”他这样建议他的学生。这个目标听起来似乎很遥远,但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在职场上踩下的每一个脚印,同样也是我们在地球上留下的足迹。金钱是让人快乐的,事业是让人付出的,成功是让人喜悦的,努力是让人尊敬的。但是,这一切有一个前提,你做的这件事本身有存在的价值。

转载自: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