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羊台山 下山坑你没商量

周六累死,早上9点到地铁遇见朋友,9点57到王京坑。周日是个大热天,刚爬上小土坡,高高的野草就一路在身旁。两位乡间老汉,蹲在一大笼鸡旁,看见我们大队人马,说,这么热还来爬山?山里有大蟒蛇,大蟒蛇哦。小MM们有点怕怕,老男人大笑:大蟒蛇?我们能见到就是我们的福气罗。群主同学嘿嘿点头:“蟒蛇通常都不咬人的,毒蛇才药人。当然,这是按照理论说的……”

就这样,在这个诡异的蟒蛇预言中,我们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天气很热,太阳好远,但是把我们烤得好焦。歇了几处,凉风送爽,老男人又讲起笑话:有一个人出门迟来,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车刚刚开。他大叫:师傅,等等我。这司机听见,赶紧把窗户打开,大呼:八戒,等下一班吧。

歇歇爬爬,山不高,不过坡度够大,特别是背个重包,一不小心就感觉整个人重心向后倒。过了半山石,过了大象石就很快就是山顶附近,中午大家打开各自的干粮,我和朋友捡了个好位置,坐在FB份子旁边,冰点的冰午餐肉,老男人在山下买的热乎乎香喷喷的烤鸭,好美味,好美味,专拣大的吃,专拣香的送入肚子,朋友更是准备了花卷汉堡,生菜,蓝梅味炼奶,卤牛肉,再加上大家的榨菜啥的,一口气吃了两个,比朋友吃的还多。。吃完饭就开西瓜,红军为21份西瓜的开法郁闷不已,咋弄哦?征集了半天,还是很快的搞定,老男人背上来的西瓜,超甜哇。谢谢老男人。

下山比较难,经过直下的大坡,很快我们就进入万劫不复的盘根错节,狗洞连连钻里。到处都是过人高的灌木,冷不丁就会来个枝丫挡住你的脸,抓住你的衣服不放手,套住你的脚,让你来个“驴”贴地,很悲惨的我再次穿着短袖,两只露在外面的小手,被无数的小叶子,大叶子刮过,痒死鸟。小刚同学还很中彩地“出血”,小小指头鲜血直流,恐怖。用兔子的止血贴包上,老胡一看,咋这样包?郁闷。。

路过溪水,路过一个大蜂窝,老男人把风,每个人一人单独走过,不准抬头,不准高声喧哗,不准惊动蜂窝树枝,没戴眼镜,战战兢兢走过,很努力地回望,蜜蜂在哪里?蜂窝状哪里,那远处的黑黑小窝里到底是啥样,正回头间,老男人大喝:花花,还看啥,赶紧走。呃。遂走。

 

走啊,走,路过传授中的益田水厂上方的小水管,大家开始接水,玩水,喝水。我的水也喝完了,雅虎同学很大方地给了半瓶当救命草,谢谢啊。感觉快下山了,把护膝撤掉,没想到后来还走了长长一条路,膝盖遭殃。雷鸣轰轰,收衣服啦,我们赶紧赶路,可惜我膝盖老很累,走不快,苦了雅虎收队,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