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那些被我路过的字

p1090450-6.jpg

(还是早晨) 

我对于路边的字通常都很注意。昨天下公车的时候在路旁电线杆上看到一张寻人启事:涞源县的刘X,你的父亲在本月21日去世,请你见到此条后速回家或跟家里联系……

我经常觉得这是一件神奇的事,通过这张纸片我知道在涞源县有个叫刘X的人,而且我还知道他的父亲在21日去世。但是他不知道我知道他。而且,事实上,我跟这个人之间的联系仅此而已,我不会知道更多。又譬如那张到处张贴的通缉令,那个人不能想象有些什么样的人在阅读关于他的种种消息,在试图想象和了解他。以前在路边还看见那个著名的人脸,后来知道那是一个行为艺术家,叫张大力的人画的,据说在意大利他曾呆过的城市里,也有这样的一张脸,于是也许当我此刻凝视这张脸的同时,或许在很远的某处,也正好有另外一个人也在凝视着这张脸。

还有从前那个随处可见的“码根码”,那个奇怪的人很会选地方,每次都在一些不经意的角落里发现这三个字,比如上台阶的时候,你在台阶的侧面发现它;坐公车的时候,你在天桥的桥体上,正好与你视线相等的高度上发现它;你走进一个僻静的小巷,无意中发现地上的一个小水泥墩子上也有它;你到二环、三环都随时有可能看见这三个字,就像现在无处不在的“办证”一样。

我常常幻想写“码根码”的人和画脸的张大力在夜里相遇,然后他们相视一笑,各自离开,这个城市里只有他们两个彼此解开了这两个谜题。还有,在天津,很容易看到墙上写着:侦探,xxxxxx。这也是两个有趣的字,那两个字跟“办证”一样歪歪扭扭,字体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我又在想,那些排版软件,或许可以开发这种字体,名字叫做办证字),我想在这个城市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些人在写这样的字,他们的生活是怎样,他们长什么模样呢?或许他们刚才正好路过我的身旁,或许他们曾经和我搭乘过同一辆公共汽车,我手中流通的钱,有一张曾经在他们手中攥过。“办证”,这两个字也是一定要说说的,我想写这两个字的人一定有很多,但为什么字体都千篇一律呢?我疑心是他们使用的书写工具不好操作,所以人人用那种工具都写这种字。

关于“办证”,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他们也是“与时俱进”的啊,起先是办证,但现在有好多都是“办证上网”了。起先大多数都留寻呼机,现在全都是用手机号了,而且有的有名片,就塞在各处的公车站牌上。他们中有些人也很顽皮,被擦掉之后,就特别在擦痕上再写一遍,街上跑着的尘土很重的车,车窗上的灰就有“办证”或者“出租”;如果下雪天,被雪覆盖着的车上、垃圾桶上都会有“办证”这两个用手指写出来的字。还有钱,钱上面偶尔也有字,我见过一张钱上有完整的征婚启事,有的零零星星写着个俗气的名字,或者几个号码。

还有一次,我在南开大学的校钟内发现一个叫“李小强”的人留下的一句话: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而不久之前我在北大的校钟里也发现了一个叫“李小强”的人留下的话,他们的字是有点象的,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去过北大,也去过南开,结果他写下的字被同样去过北大,也去过南开的我发现了。
我很迷恋这种想象: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因为这些字发生了一点点联系,但之后他们继续毫不相干。他们是各自不认识的陌生人,但他们看见过彼此留下的痕迹。这种东西有时会以一种比较特别的形式在电影中出现,比如《维诺尼卡的双重生活》,维诺尼卡后来在她以前拍下的照片中发现了她一直感觉存在着的另一个维诺尼卡,但那时她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

又比如《红松鼠杀人事件》,里面有很多两个人交错的细节:男主角在一个山坡上拍摄mtv的同时,那个后来与他发生联系的女主角正坐在从头顶飞过的飞机里;女主角逃走之后,男主角在房间中注视着自己和前女友的照片,却发现照片背后的人群中正好有那个女人,于是他回忆起当时经过她身旁时听见的话,就此找到了寻回她的线索……但与这些被处理得过于戏剧性的场面相比,我还是更喜欢这样寻常的、波澜不惊的想象。

原文可移步:http://www.bullogger.com/blogs/grandma/archives/49220.aspx 

(原文很长 ,我分了几段,看到这个题目我很好奇,看完了,觉得有很多感觉,巧合,或者说生命中总是发生着许许多多的事情,偶尔瞥见,又让人玩味,看的时候想起《天使爱美丽》,想起我下一期正在酝酿中的专题,期望想得还可以更远吧,联想得更多,自己可以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