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滑山,梧桐山罗龙界


早上8点30赶到门诊部,佳美,红红,微笑等已到。9点20到211总站,10点开走。

一上山就发现问题了,土地湿湿,上去一个脚印,一团黏糊糊,打滑就此开始,踩不稳,只好转向登山杖,拆了头,露出小尖,稍微踩稳。一不小心又在后面,走走停停摸摸,找啥没啥,天气稍闷,汗滴滚落掉下土,个个蒸拿正在进行时,养膘的燃烧脂肪,没膘的挥汗如雨,脱衣服,拖外套,一不小心,有人还把外套落在了树枝上,后还好给后来的朋友捡起(猫的+1?)。佳美收队,一如预期收到磨房掉队MM一人,佳美美对小MM的敬仰之情,顿时就如滔滔不绝之江水,绵绵不断,长长而来,毫不断气。在旁的老男人大呼:佳美,我真受不了你,我真服了你啦。

上山很累,贴着山坡爬,一不小心晃见白骨在地,“仔细”一看,惊呼:哇,山上还有人在这吃鱼?老男人一来,大笑宣布鉴定结果:花花,估计饿晕啦。把枯枝看成鱼骨~~,我近视嘛,本来白枯枝和白骨就形似~上坡,小平地,小下坡,握着拐杖,大口喘气,艰难爬行,路遥大哥见我如此,好人借我拐棍一根,依着狐狸的标准两只拐棍爬山的摸样,开始双拐登梧桐。

中午12点半,顶着太阳露天半山开锅。FB大王佳美一如既往美女帅锅旁围坐,而同属不辣一系的狐狸一锅则倍显冷清,四人而已~,正笑狐狸骚味大跌,没人气,群主LON眼明手快,瞬间带领冰点迁移,附带羊肉两人份,见热锅就开吃。

中午羊肉略少(狐狸漏带一盒)羊肉照例成为抢手货,各锅屡次爆发抢食抗外大战,侵略者一拨又一拨,食肉,只好低调,低调。羊肉完了,又开始白菜大战,可惜那肉丸漂漂,冷落漂浮锅中许久还是少人问津。看到肉丸必提肉丸吃伤事件,那一人两斤肉丸的分量~~~~~

2点收拾锅碗,继续登顶,吃饱了饭,大家的包空了,肚子却倍添实在。到了顶下,老男人大手一挥,有人登顶不?一眼望过去,只有两人:旺旺与潜行。两娃登顶,潜行脱离队伍,领队狐狸打电话N次,可惜没信号,等了许久,大家开走下山。

下山坡度甚大,看不到下面,路滑,草滑,石头滑,佳美大呼:滑跤的,记得提前通知,三脚架摆起来是需要时间的。正说着,LON就半身下去,倏忽一下小体验了一把,可惜没有入镜,没有证据,只有我们后面的好好看到了。哈哈。

滑跤示范动作哇哇声不绝于耳,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半蹲着,降低重心,看清脚下,真切地体会到一个词:救命草,身旁半高的野草、小枝一把抓,这时候稳住就是正道。找啥没啥的感觉又悲惨飘回身边,左手套没见,只好慌乱中把右手套戴着左手套上,凑合抵用。后来路遥又好心借我左手套。谢谢路遥大哥。小心翼翼下了一段又一段,后来见到举相机等好戏的山人,刚给他称赞我还没摔,心里一阵乐滋滋,一不小心真开始咕噜打滑。

一路大滑特滑,队伍拉得很长,佳美,旺旺,猫在后面不停争辩:不摔跤,摔跤,不滑,滑。LON子,飞机一路做贡献,大作梧桐土拨鼠,为大家减滑做贡献,谢谢,谢谢。下了山,终于触碰久违的二线关石板路,大家抓紧时间开杀。人多力量大,四警四匪多人口述让我头晕,一不小心错信LON,把警察狐狸投出局,大家一阵哄笑~~,后来好运拿来警察牌,没戴眼镜搞不清暗号,差点又成罪人~~7点出关,转车、等车、塞车,近10点到饭馆,照例先开杀再填肚,11点饭馆结业从依依不舍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