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错上罗龙界,风雨梧桐顶

/

一个人登梧桐,这样的想法产自三八,自己也想尝试,总是跟着大保姆似的团队行山,久了觉得缺少许多,不记路线,不看方位,不注意许多应急技巧。几个月没爬梧桐,体质还是不好,如果想着跑步一个月再爬估计倒时又有许多诸多借口。查了查天气预报,阴天,OK。不过想着几天的小雨中雨还是带上雨具。

 
上错路,错上错着
103B到门诊部转211,下了车11点半,填饱了肚子就上山,一到水坝就开始碰到问题,四条路,沿着溪水两道,沿着土路分叉两路。问不清楚,凭着记忆中的感觉直上,气喘嘘嘘慢慢爬山,午饭一碗清汤见底的牛腩小细面,一会儿就见了底,肚子咕咕叫,走着走着心理七上八下,这到底是印象中的百年古道还是罗龙界,如果是百年古道怎么怪怪,明明小梧桐在右手方向,土路却是往前,往前,这不是明摆着绕路。午后12点半,前无来着,后无上山人。本以为周末梧桐人多地像华强北,搞不清楚方向随便逮个人问问也可以搞定,没想到,上山晚了。碰不到路人甲,好不容易碰到两个下山的人,悲惨地确认自己真是错上罗龙界,而且麻烦的是罗龙界比较绕,线路比较长,我可是本来体力就一般般,跑步停了两个月,效果等于零,见鬼。听说前面有三个女的,心理顿时来了劲,可惜当长长漫漫路不见所谓的三人行,开始起了回撤的念头,正慢悠悠走回头路时,竟然给我瞎猫碰着死耗子——两体力不错男上山,可惜本人体力不支,很快落下远远望其不到背影,不过由于这两个男的速度,竟然意外见到传说中的三人行,哦,原来是三女三男六人行,可惜对方人太多,速度太慢,我还是一个人继续慢慢行山去。

 

路漫漫,爬得一坡还有一坡
每次爬山的时候最恨两个形容词,一山还有一山高,连绵不绝的山峰。1点钟,逐渐进入传说中最难爬的一座山,很高,望不见尽头,一直不停地向上,向上,没有任何喘息机会,高度逐渐上去,雾气逐渐近来,身后的三男三女逐渐连声音也渐渐落下,拼命着记着自己的所在方向,小梧桐的方向,横过山沿着山脊就是小梧桐方向。爬过一小截告诉自己,等会就到小坡上休息一阵,到了土坡上去却是中心风力8级,开阔的小平地成为风的运送枢纽,大片的风力从这里刮过,有的树还连根被拔起,大风夹着小雨,赶紧拿出自己的雨衣,故作镇定稳当当地走过风口,休息?到另一个小土坡去吧。待爬上另一段小坡,不到头,不见人,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停下来就是总被雨打风吹去,走,到处湿漉漉,甚至是青苔,只能小心始得万年船,就当作是逛中心公园,只是这里有点坡度而已嘛,干坐着被风吹走,冷飕飕,小小走路还可以活动身躯。时间慢慢过去,想着自己没戴头灯,两点钟的天色已经像五点钟,真不知道该死的停车场还有多远,身在云深处,难望前途路,见鬼,想起之前七娘山迷路下山事件又觉得心有余悸,10点半上山,大雾,迷路,下山十点。不过还好,梧桐山再怎样也是成熟路线,用三八同学的话说,到处皆可到顶,梧桐山天天有人登山,路线方向复杂程度和未开发好的七娘山相比是不在一个级别上的。脚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走走总会有的,慢慢走过一个又一个土坡,后来竟然又听见人声,他们正坏绕着走过,跟着尾巴赶紧和他们聊上,问了问路,顺着满脚的溪水泥路绕到传说中的含笑谷上顶,OK,大雨大雾之下还是跟大队安全。10分钟登顶,大风之中那群人疯狂地在梧桐山之巅的石头拍照大呼,我到顶啦,风好大,旁边一块牌子温馨提示:大风大雾天气,切勿喧哗,以防雷劈。

停车场,《迷雾》翻版场景
跟着他们下长长的杜鹃阶梯过泰山涧,环绕到达停车场,当然也是一片迷雾,几队人马在房檐边瑟瑟发抖。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不过五米,完全是惊悚片《迷雾》的翻版,当然这里不会出现变异的怪兽,嗜血昆虫。跑到洗手间换自己预先准备的干爽衣裤,发现湿了过半,跟身上的一身装扮湿度相当,见鬼,只好再次放入包里,赶紧挨着墙边囫囵吞枣吃了点事前准备的午饭:凉拌凉皮大杂烩。恢复体力,减轻了点重量,活动活动身子,想着此地不宜久留,穿着一身湿衣湿鞋,风一吹来只有打冷颤的份。

湿人雨人一路同行
四点开走。双脚全部湿透,鞋里更是起着水泡泡一波接一波,袖子湿完,裤子湿透。迎着山顶大风和大雨,我还不是最惨。因为许多人压根没想到下雨,一点雨具都没带,两三个钟头就这样风来雨里一遍又一遍地被浇灌,湿湿的衣服被风一吹,好几个女孩子嘴唇都紫了,当然大家也能雨中取乐,到处打劫能吃的,雨中磕瓜子,雨中吃饼干,风中啃面包,当然也有聪明者将大垃圾袋往身上一套,露出个头,头上套两个小垃圾袋,简单实用而且很流浪汉。还见到有人拿树枝两个一撑,中间放个垃圾袋,风一吹起,成为宁采臣似的书生遮阴档雨的好装备。一路风,雨时而大时而小,到了北门,立即停雨无风,非常准时且邪门。哈哈。大家坐上车,额,坐上座位都是水,回家亲自乖乖煲了最难吃的红糖姜汤,和老妈大眼瞪小眼,喝个大半,第二天起来,身体酸酸,无感冒无发烧,非常好。哈哈。

PS:
1.罗龙界平常都比较少人走。一般最好接伴成形,我一路经过3.5小时,也只是碰到四队人马。罗龙界绕路不过坡度不算太大,当然最后一个大大大坡度,也够你崩溃的。
2.阴天,在山下看见山顶一片云雾顶,可能就是大风中雨,吹得你花枝乱颤,脚步不稳。没带雨具用大垃圾袋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当然记得带多几个,因为很容易被划破。
3.带了吊床上山,原以为悠哉游哉,没想到一路觉得时间不够,到处湿漉漉,没机会享受,涂增了重量而已。
4.地图还是有点用,下次我还是得好好研究,当然前提是你能辨别东西南北,不论晴天还是雨天,白天还是雨天。在山里迷路真是很郁闷的一件事情,方位难以说清楚,哪里都一样。看树冠的的多少,看青苔地方,看年轮,看天空,看水里的叶子上针的方向,当然这些还得依据当地的各种条件修正方位……,算了还是带个指南针好点。
5.带点吃的总不会错,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水,食物,头灯,保暖干爽的衣裤。
7.梧桐山顶停车场有警车,如果时间太晚应该可以央求他们帮忙载下山底。因为我们在盘山公路就看见一个空车警车上,一会儿满车下,估计是把上面走不动又没雨具的游客接下山。
6.没想到还是完成了一人梧桐山计划,真过瘾。非常好。哈哈
7.出门旅游过程中如果走失,可到园林管理处,有免费电话打,情节悲惨的还包食住,社会越来越人性啦!
8.登山时候尽可能穿鲜艳些的服装(雨衣,背包),不但照相好取景,丢失后更是便于寻找!

~~~~~~~~~~

/
如何去含笑谷:
从梧桐山脚沿罗龙界道(梧桐山西北方向的一条山脊路)上到环山小道(海拔865M左右),然后左转,沿环山小道缓缓而上。约10分钟后,到达位于大梧桐顶东侧下方的深山含笑谷(海拔877M左右)。其观赏路线为,从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北站上山,直奔大梧桐山顶,在其北坡就可看到这些开在山间的“含笑”。

“含笑”是芳香类植物,有很浓的香味,无毒。市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有关负责人估算,这一片花树相间的地方大约有30亩大,这些“含笑”本周将陆续开放,为花开最旺的时期,花期约延续20天。

外观特征
  小枝被棕色毛。初夏开花,色象牙黄,染红紫晕,开时常不满,如含笑状,有香蕉气味。
  常绿性灌木或小乔木,它比较适合于pH值为5.0 ~ 5.5的微酸性土壤,株体高约1~2公尺,花于3~5月盛开,花径约2~3公分,乳白色或淡黄色的花瓣通常为六片,花瓣常微张半开,又常稍往下垂,呈现犹如「美人含笑」似的欲开还闭之状,在大陆四川和邻近省分则因其花苞似梅而称作「含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