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YOYO,喜欢我的朋友们

五一之行总体很开心,不过美中不足当然也有。大家一路杀杀杀,无奈我本就菜鸟一人,这几天也像之前那样,完全进入不了状态,每次玩,不知道讲什么,看不出来什么,很努力地去听,却屡屡搞混,叠加,不记得,不知道,不知道。好几次不小心,成为警察杀手,成为烂警察,大庸民,感觉大家都分析地头头是道,逻辑强,思维清新,我就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跟着杀手到处投,成为傻傻的警察杀手,完全进入不了状态,完全吃力且被动,无法享受其中的好玩,只是觉得,我,咋这傻?

很多次很郁闷,很多次自责,好奇,怎么这样,怎么那样?完全看不出破绽。真想知道自己除了说不知道,不记得,搞不清楚,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后来干脆不想再这样妄自菲薄了,只有一个念头,我总有擅长的地方吧,既然不知道,就努力寻找吧,寻找。已经存在的特质,或者还未显现的特质。

活了二十多年,总感觉自己白活了。没有什么回忆,或者说大家朋友一起,唱童年的歌,兴奋地回忆儿时的游戏,我总是答不上来,完全没印象,不知道,不知道。可能是我在深圳长大的关系,特区建设之初的小孩也不小心有着深圳特质,与其他同龄人不一样。

对于音乐,我本就没有太大感觉,看了,听了,也就忘了。小学的音乐课不是在玩就是在写作业,总觉得音乐是件高雅的事情,有钱弹钢琴、电子琴的小朋友的事情,跟我这种穷小孩没关系,没有乐感。最为悲惨的是,三年级的音乐老师还兼当英语老师,恐怖的冷漠的老师,让我对英语也丧失了最初的好感。她总是很疲惫,化很淡的妆,或者不化妆,厚厚的嘴唇,经常因为讲课说话的而双唇干燥,发出哑哑的声音,头发总是边发飘飘,蔑视,懒,冷淡,全然没有教书的兴趣与热情。(个人感觉。哈哈)

还好生活总是峰会路转,在这里它关门,在别处它总会为我打开另外一扇门,昨天才从冰点那里得知LON子,老男人,他们其实也很喜欢我,关心我。教我玩杀人的技巧,称赞我搭配衣服很好看,拜托冰点指导我着装,夏天要穿得简单,清爽。哈哈。谢谢,很开心,很感动。下午才刚刚给老姐数落完一圈,没想到在我的朋友间就找回了自信,他们对我宽容,帮助我,爱护我。告诉我现在我很好,我的性格没有问题,一切安好,想怎样就怎样。另外下午玩杀人游戏也很进入状态,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宽容,感谢山人接替我的法官位置,让我的好感觉一直存下去,大家都很好,真的。因为他们,我学会了很多,明白了很多。继续成长,继续户外YOYO,继续与他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