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太懂的《小姨多鹤》


《小姨多鹤》给我搞定,厚厚的一大本书没想到3天搞定。开始有点怕怕,不是很明白,跳着行数看。后来越看越精彩,随身携带。老爸也觉得不错。不过感觉怪怪,老古董看起书来可是要用月来计算,先不考虑他老人家先,先给同事们共享一下吧。

不是很明白有些逻辑与想法。多鹤把生孩子看成拥有亲人的方式,对于她的新生儿,她跪拜,喜极而泣。大概我还年岁不够,经历的事情不多,无法体会那种父母,姐弟,兄长,亡,那种深在异国(几乎是帝国)的心态。

好几次多鹤想找绳子了结自己的生命,她觉得自己似乎是隐形人。家,没有她的位置,无法溶入周围,听不太懂,无法理解。总是显得不同,把地板擦地光亮,把破旧的衣服洗地发白,因为那些固执与坚持,她显得不同,也招来了许多不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福是祸,还是祸是福?谁知道。

多鹤和张俭的感情让人揪心。那种没有拥抱,不看对方,无法言语,却可以在每晚9点准时约会,隔着长长的距离与空气(张良坐牢),默念仔细地回想。真美,真难,真苦。

What you done make up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