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如水,生活如旧

《天水围的日与夜》很早就知道这部影片的名字了,只是想起天水围,就想起“悲情城市”四个字,所有的观影兴致瞬间即被浇灭。日与夜,就像《长江七号》一般,毫无噱头,记得周星驰对于长江七号的命名初衷,其实就是想起个非常传统的名字,长江是中国人的母亲之河,源远流长,广为大家熟悉。七号也是,普通,近乎直白,只是叫着比较大气响亮而已。

平淡的电影名称,小市民题材,这次香港金像奖大获丰收,最佳剧本,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鲍起静,港片里一个熟悉的配角,许多电视剧,电影都是这样,TVB,无线,来来去去都是那帮人马,最红花旦小生时时波动,只是绿叶配角总是那些人,专做坏人,流氓大佬,奸诈有钱女,无所事事老男人,吝啬鬼等等。看见许多刊物都在专访、谈论饰演贵姐的主角鲍起静,40年配角一朝终被肯定,当然泪流不止,无限唏嘘。

电影一如最初的印象,平淡,简单,里面的人物对白不多,环境声却被很仔细地全数收录。阿婆一个人静静地打开水龙头洗菜,炒菜时热锅吱吱作响,老人家默默一个人吃饭,夹肉,再放水缓缓洗碗;男孩张家安翻报纸,寻找娱乐版的油墨报纸一页页被翻开的声音……悉被小心全部收录。整部电影非常安静,有时候是孤单寂寞,有时候只是点点滴滴的记录,生活在继续,没有抱怨,她们偶尔有压抑,有沉闷只是还是静静地在那个角落里,日复一日。

最受不了贵姐的炒鸡蛋,她和张家安的菜谱每日都是:炒鸡蛋+时令蔬菜。蒸蛋、鸡蛋炒青豆,鸡蛋炒**,儿子张家安很懂事地没有任何怨言,(如果是我一定崩溃,每天换着法子吃鸡蛋)看看电视,偶尔会会朋友,看看生病的外婆,完全去除了时下青年人的暴躁与愤懑,记得《海角七号》一开始小青年开篇就是:我*,我*,你M台北,砸烂吉他。而这部影片里的贵姐的孩子张家安没有,非常安静。

看着孤独老婆婆总觉得无限的悲伤,女儿过世,孙子跟着女婿生活完全见不着面,一个老人家住在房子里,没有朋友,亲人,工作(后来有了贵姐,安仔和超市的工作),善良的贵姐慢慢带她走出孤单,并且给了她一份最后的温暖的人间亲情。

 

 

金句:
做人真的好难啊,有什么难的?
(看得时候一开始还是很心凉,这就是女穷人的中年生活,这就是没文化,没地位,没完整家庭生活的生活,后来还平和了点,温暖了些,有了点希望。)

补充:
天水围,香港的贫民窟,因为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交通不便,位于香港的西北部),许多贫穷人聚集,早几年更是频频传出天水围自杀事件,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关注,甚至被命名为:悲情城市,自杀悲情。而发生在天水围的惨剧归结起来,不外都是几种基本情况,一是新移民家庭;二是经济困难;三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家庭开支捉襟见肘,夫妻日吵夜吵、家无宁日;四是文化教育水平低,感觉绝望之下,一些人的想法就是“揽住一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