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窟酒吧记

昨晚生平第二次进入酒吧,SOHO酒吧,处女房。拉风的三八生日了,或者说——囧他又老了一岁。工作的事情还在手上喘气,明日的店铺事情又郁结在心,下午下班崩溃地发现新手机坏了,接不了电话又打不出去,7点黑风大起,办公室空无一人,很有抓狂的冲动。

回家吃饭,换衣服,9点赶到地方。穿过貌似怪异的地方,走进房间,还好,YOYO熟悉的那帮人,跟着学起了酒吧猜SAI子的游戏,本来就对数字有恐惧心里,眯着大近视,听着纷纷的讲解,头晕~。晕乎乎地学了几把,初初领略了几招,忘性、算性、莽性大起,一不小心连连被罚,LON子坏笑,“我就开你的!”花花今天栽拉~,漂漂同学也是,一不小心连中几次,没“人品”地无人有其点数,郁闷地让他崩溃连连,很好玩。

三八很拉风,的确很有其风格,25岁的生日,来了个大排场。包房,大蛋糕,香槟,跳舞。钱比较多,或者说钱比较能说事,我很好奇,也比较头痛,他给了自己如此大的礼物,我呢?该给自己,或者家人,怎样的礼物,25岁的我,应该用什么样的面孔面对我自己。七月书展?一个人独自去吧,学着独立,独自,要学会一个人处理各种应变情况。

这几天在追《明日的喜多善男》,突然很恐怖“自己”这个问题。还是自己很喜欢的日剧,看到了《我的脚下之路》里那个超级喜欢的主任。《明日的喜多善男》是一部讲述面对自己的故事,不得志的善男决定在11天后自杀,在11天里他遇到了许多人,追寻真相,或者说逐渐开始面对自己,善良的自己和邪恶的自己。许多事情其实隐隐约约知道,但是他坚决不承认,只看那善良,好的一面,对于邪恶的忽略,逃避。而当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全部一下铺现在他的眼前时,邪恶的自己与善良的那部分合二为一,他则变成另外一个人。

还没有看完,却对世界的人们充满了冷感,真的,谁是谁的谁谁谁,真的,假的,善意的,恶意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人,我,没有们,大家,我们只是一个过渡时期,各自的生活不同,立场不同,境遇不同,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每个人也是每个人的过客。我们会忘记,风过吹起,即使你记得,也只是事件中的某一瞬间,可悲的是那珍贵的瞬间,也只是你的,不是别人的,你觉得,而不一定是他人觉得,感觉是私人的,不一定是你认定的公有,即使你手心捧出真心,收获也难以预测。“那个瞬间,我们感觉幸福”,善男这样认为,而他的MIZUKO呢?如果仅有的一瞬间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意想”?冷~

音乐起了,大家扭动身姿,这次我加入,轻轻地,很容易跑调地摆动,酒酒很好玩,三八很好玩,兔子,微笑很过瘾,冰点圈我,“一起来吧”恩,谢谢,谢谢三八,给我这老古板一个机会,享受一晚音乐的舞动,音响在耳边震动,振着骨膜,在心里陶醉。吃了蛋糕,喝了点香槟,肚子怪怪,随着音乐动动,很好,很舒服,很健康。还是有点小小拘束,像个小木桩,定在原处,挥挥小手,摇摇头晃摆。

说不清为什么,大概对自己的音乐感与节奏感实在没把握吧,突然想起小学对于音乐的感觉,那期末恐怖的音乐考试,对着墙壁傻傻地,怯怯唱《我是一个粉刷匠》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或者六年纪,听钢琴辨别音调,难~,头痛。谁说音乐是殿堂级的享受,其实它本就离我很近,小学学习的阴影永留心中,让我久久难享音乐的好。看到艾薇儿的歌,那个恐怖的朋克封面,记得曾一度是小叶同学的桌面,唱起了《I want to be your girlfriend》 不知道她现在还喜欢她不,头像由艾薇儿换成NANA,同属朋克风格,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火山,等待喷发与宣泄。屏幕里的艾薇儿唱得很火爆,渲染现场动力十足,有人唱得很开心,很投入,估计身有所感,感情的事情不容易,一段感觉的成功,两个人的沟通与努力,那估计是难忘的甜蜜共享回忆吧。

累了,困了,针过12点想回家,打了声招呼,奔出烟雾缭绕之地。等夜车,转车,焦灼地等待最后的夜班车,长长的的士布满候车亭附近,慢慢地在四周游荡,问了一下价钱25,还好不贵,另一位后方的士司机向我招手,远远地听见他甜笑邀请,在夜风中,我浑身忽起鸡皮发麻。还好不久夜班公车到来,上海宾馆站,走人回家。还是不后悔一个人先撤,晚上回家,应该学学如何应对了,先等夜班车,再考虑打车。

12点40到家,后知后觉地发现浑身臭死熏死,烟味渗入骨髓,足以让我窒息,洗澡,换衣,头发没办法,时间太晚,睡意太重,屡次被罚,喝了点酒的头很疼,貌似有酒醉的感觉,姑息放了头发一马。关灯睡觉后才发现,头发也臭味难挡,我的天~~,过了生物钟,平常11点上床,周公这次久久不来,头痛,失眠,难受,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早醒多梦,想起与小熊的约定,起床,搞定头发,洗了许久许久,还在身上喷了香水,烟味勿近,烟味灭绝。杀,无赦!

未成功 中英街之逛

昨日小熊放我鸽子,不想闷在家里,只好拿着简单的路线上路。美美午饭后是美美的午觉,我的睡眠质量不高,虽然这段时间不会有失眠的烦扰,不过每每的恶梦却让我不得安心,忘性大,醒来一分钟还忧心忡忡,下一刻就想,我刚刚想啥了?枕头旁书倒是摞得很高,还好没笔,梦里的人事总是丢在梦中。

 

下午2点半,温暖的阳光斜射,我才惊觉时间已经很晚。收拾好东西,上路。选择坐J1,很想见识一下这个鱼同学口中特快。戴着耳机,让熟悉的歌声伴我。到了福华新村,可惜没有预定的312,只好选择步行至联合广场,虽然是个大路痴,不过那个标志性的大楼还好有点印象。天气很好,带了相机,看见蓝天湛色,白云飘飘,即使是混乱的写字楼,抬头一望,还是美丽异常。新春已经到来,到处是新生的绿叶。可惜夏日的温度提前到来,街上一片燥热。

 

上了J1,沿着沿河路一路狂奔。看见了许多房屋,许多往事飘忽而过,越来越发现自己不了解这个城市,小时候总觉得深圳很小。住在华强北,望北是香港,望南是笔架山,在窄窄的区域中就是福田。却不知道笔架山之南有着广阔的土地,深圳本是块东西狭长,南北小短的小区域。

 

到站下车,在周围逛逛,意外看到两双可爱的鞋,折腾了半天,发现港澳通行证无法前去中英街,见鬼。只好成就了盐田逛街2小时~

懵逛香港

经过两日的兴奋与不确定因素,周五晚11点,决定第二日游香港。没啥准备,早上匆匆查了资料若干,打印。早上11点吃完第二顿早晨赶往香港。过关如唐僧师徒四人,我拿着《西游记》般的通关条文,100元大洋换来的往来港澳通行证,经过两边入境处人员的检查、核对与盖章,12点终于双脚着地,落地香港。深圳与香港一衣带水,一条长长的,黑黑的深圳河横过两个区域。过了香港就第一件事就是购买一卡通,100块两张卡,一张往返卡,一张市区全日通,24小时可供无限次搭乘地铁。我们就开始了地铁香港游。

 

 

政府大楼

湾仔紫荆花广场旁的金融大楼,又见玻璃幕墙,遇到难得的小小一块公园。寸土存金,有点可怜香港人,老人家的晨练,到哪里去??

女人街,张某人,很适合
女人街,张某人,很适合。纷繁的路牌,每个其实都很漂亮,只是在热闹的街上,眼睛看不过来

政府大楼
每个人都要过这一关

政府大楼
色彩度还OK,角度基本OK

政府大楼
等等。。摆POSE难,一不小心的反倒很过瘾,发现自己很喜欢闭眼。。哈哈

店子
来回湾仔晃,一不小心老拍这个店子,唯一一张比较满意的。下次去试试。。

楼,天
也是过曝。。角度虽然OK ,可惜了……

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叫做啥来着。。。貌似不错,刚好在光处

标语
湾仔天桥的标语,言论自由,见识了。

第一站:旺角购物(手机,化妆品),办事

第二站:湾仔金紫荆广场,解决温饱问题,欲去未去成,回家

交通:全程地铁+徒步吃:5点 “大快活”
香港的确是个繁忙的城市,窄窄的街道上是无数的广告牌,突然发现肯德基,麦当劳,大快活这些不错的品牌连锁的牌子缩小了许多,只有一扇普通的住宅窗户那么大。姜,还是老的辣。中西合璧,特色传统文化,联合国乃是这里的特色,公益广告的露脸机会也颇多,地铁广告,街道上的屏幕招募计划,人行道上的传单传阅,许多许多。公益似乎的确成为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街上一如既往地多人,人们脚步匆匆,不过也看到在某些路口那些坐着小板凳,看货的,收进水手机等的悠闲人。街道上忙碌而不失干净,地上基本没有什么垃圾,白天还好奇闹市区怎么没有乞丐,晚上入夜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几个拿着一次性杯子乞讨的老人。偶然路过楼楼之间的小缝隙与窄道,发现内里除了拥挤外,并没有垃圾成堆,恶臭飘香,干净,空挡处偶见摩托车静静一旁,没有一车露脸,全部盖上摩托车专用防尘照。住宅楼旁边是这样,下午路过入境处附近,两排摩托车停放也是如此,香港人爱整洁可见一斑。旺角繁忙中偶见小门一处,光亮不锈钢外门,楼上的住客由此登入归家,见到三处此类通道,顺着开门处望去,甚是干净洁白光亮。门外门锁也是,光亮如新,不知是恰碰整治换新,还是爱干净已经是已经自然不自觉的事情,突然想起自家楼道,黑暗潮湿~与此相去甚远,惭愧~

进入香港要注意许多小细节,比如左行,将垃圾筒放入指定位置(最高违例者可罚款1500港元)开车,走路,下楼,过马路。

过马路是件很有意思的一件事,除了红绿灯,还有声音,不似深圳重要地点处的人声劝导。香港采用的是铃声,初过马路不知搞不清楚状况,不知哪里发声为何,后来细看原来是交通提示。铃声模拟敲钟声,红灯禁行稍缓,绿灯急促,似警察大人拿着皮鞭抽赶,挺好玩。早听说香港人守规则,即使在闹市旺角,在红灯的指导下,汽车还是可以在窄窄的街道上顺利通行,看到巴士站,特意留意排队的情况,依旧有所秩序,据说在这里不讲规则,不排队上车,乱闯红灯,是会给人鄙视的(一看就是内地人~~~)。重规则,秩序,机会均等,这大概是自由市场的一个方面。

在旺角除了购物,我还看见了老人,长长的一串等待队伍,一辆接着又一辆车子把他们接走。车子的标牌显示这是一个老年人聚会。看到交警为他们维持秩序,身着土黄色制服的另一种交警为她们管制往来车辆。土黄色制服的也和他们老人家一样,两位公务员看上去50岁左右,老年公务员帮助老年人(排队的大致年龄都有70-80左右)。几位年轻人穿插其间(可能是义工方面的工作人员),小心提携,拿上拿下,带着他们的礼物,面带和善笑容地交谈,开车的好几个司机都是年轻人,如果不看其他,很似传统港片那种古惑仔,穿得很少,左望右等,不过加上外面几个老年人专用字样,突然觉得这些年轻人都心地善良,做着这个社会应该做的事情。城市的繁荣是一天天建立,除了那些高高在上,铺陈讲述成功宝典的亿万富豪们,在许多窄小的楼宇间,还有许多鲜活的老人家。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对于历史我们不应该抹去,对于老人家,这些本身亲历这些时光的人,其实也很值得我们去尊重。突然有了攀谈的冲动,多大了年纪?曾经他们怎样生活?可惜想想而已,又未成功实施……

香港的残障人士的确许多,路见四、五个,都是很独立个体,不见旁边的家人,一个人独自上路。突然见想起《铿锵集》里那些人们,勇敢面对人生,身体有缺陷,照样找到适合的方式生活,独立自主地行走,追求自己的人生。在地铁里看见一个小小的老成年人。坐在轮椅里,双手操作,轮椅背后是几个袋子,一个人出行,看着让人惊愕,不过很快赶快收回讶异的眼光,因为我知道,他们不喜欢被别人用奇异的眼光注视,过分关注其实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香港人繁忙,走路,说话。快速而周到,有时候他们说完了我还没回过神来。哈哈。一转身人影就不见。如果我这种人多呆几天,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不足:
这次去香港,不足的地方是跟老姐一起,弄懂了些基本事项,怎么过关,买套票,如何在地铁站转悠。考虑小强的关系,去了紫荆花广场,而我自己想去湾仔星仔小区没时间去,书店忘记逛,设计艺术小店没时间逛。只是一头发懵跟着老姐钻进莎莎(卖化妆品的连锁店)。相机初次使用失败,ISO忘调回来,严重偏紫,过曝。倒是老姐那个傻瓜的保险自动模式拍了几张正常的。当然也由于没有特定的目的,不存在给时间表压得喘不过气来,又加上几次长长的等待,让我悠闲地打量这个城市,特别是那个老年人排队,细看他们的一举一动,如果是赶时间,估计看不到那么多,想不到那么多。英文不好,到买化妆的地方,除了见到繁体字写着:类别,价钱,产品说明全是英文,许多名字我都看不懂,郁闷哇~~

没有开通手机漫游,不好和他们分开,中途又有人耍小脾气,坏了心情。下次准备功夫做足些,心态要好些,看到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回头路,好东西疏忽一下就不见,看到“押合堂”看到户外店,看到二楼书店,都只有远观,想着等会儿,没想到,等等就没了下文。

7月,一定要独立,要不自己一人,要不志同道合约伴同去。一定要做自己想做的。

香港,7月书展见。

3月暖日 梧桐老虎涧


20080303_655739317aa7b43b5e0cq2xxpdjbfhlbthumb.jpg

山下合影,沙头角海关广场

20080303_348203f78e47a6a40299oajjfhctmvykthumb.jpg

山顶合影,请细看我们的表情,手指,对,就是手指。 

20080303_caaf299ea91dc6f1e4201pvyjmbpfm16thumb.jpg

佳美秀,POSE大王,姿势很好,光线不错。很酷

周日,照例比上班积极,7点20闹铃,7点半起,8点半到上海宾馆,打电话给佳美大哥一起同去,可惜这大哥太太激动,8点20早已到达广场,橘色YOYO大旗飘飘,人才~


期间接到东方雨MM电话一个,三八电话一个。东方雨不太熟路,三八刚下火车,远从冰窖的湖南某处新鲜送达,坐完火车换完装备就要跟上老男人的队伍,恐怖。号称:我就是走这路线的~ 
大家陆续到来,表姐,她的08年3月新款——我不冷漠,据说08年4月新款经已到货。apple,后来是考拉,冰点,兔子,老男人点名,签到。骚狐狸抵挡不住老男人的魅力,带着一天的口粮,一长条的面包和羊肉,弃百公里拉练计划,投向老男人“温暖”的怀抱。路过超市,自虐三八赶上,晒伤装示人,场面骚动~

春天的老虎涧风景依旧,水少了些,石头间留着昔日的流水,一不小心就偶遇塞车,巴蜀群(好像是),深圳之恋 ,几十人混走其中,四川话不觉于耳,想起大学四川话的经历,我还是打住。相比之下,红军倒有样学样,来了几声四川方言,如果甜酒在,他那四川,湖南,湖北,东北方言一网打尽的绝招,一定又可以成功地“俘虏”几位GGMM。一MM身体不适,老男人再次发扬YOYO精神,护送其下撤,然后又以超人速度在中午FB前赶上。

佳美带了新刀,佳美带了大部头相机,一路上“杀无赦”,挡我路者“砍”,撞我头者“砍”。众GG也手痒痒,LON,飞机,老男人,一路咔嚓咔嚓。老男人更是停下来,大砍一块大木枝丫,宣称曰:这是个檀香木。一开始信以为真,望望天,看看树叶,枫叶般的形状,倒是美极了,叶子看清楚了,倒还是不知,无奈本人植物,生物课学的不好,更没有理论联系实际的功力,檀香树?没概念。随着老男人大力“砍伐”的同时,我闭眼搜寻空气中一丝的味道,可惜一切皆无。后面的人逐渐赶上,表姐发问:这真的檀香树?要不明天我领队找人过来把这个树扛下山去,发大财罗~,群主LON少一旁坏笑。呵呵,挡路而已,挡路而已,千万不要当真,砍树不好,撞头更是要命,老男人只是把伸出的大大枝丫砍掉,减少命中的机会。

其间路见两处好玩,一处狐狸(如果不是,请悄悄告诉我是谁)发现蜷缩命归的野猴?野猪一头,后来的老男人却说:什么野猪,一条狗而已,真实情况未经考证,本人没戴眼镜,更无法查证。LON说,那我们以后就不能在用下面的水打火锅了。污染~

鲜活小蛇一条,谢谢冷漠的指引与劝阻,我们大家都平安绕道前行。

中午FB,四锅两辣两不辣,品种前所未有的丰富,我拿着小碗到处乱晃,其间得到许多好处,有无名MM的五香鸭,路遥的火腿肠,特色腐乳若干,而那些红红火锅里的东西,我只能望其兴叹了,3点FB完毕,继续行山。

好不容易上了山,登上了层层阶梯,待集体照后,又开始了漫漫长路下台阶,山顶的蓝天很漂亮,用最老土的病句说就是:万里无云,蓝天澄澈,朵朵白云飘。蓝天很美,想取相机,想起飞机的恐怖收队声音,还是作罢。脚软,腿软,膝盖疼,还是依旧宇宙超级无敌好人老男人,接下我的包,松了口气,用老蜗牛速度下天梯——好汉坡。

下山的路很好走,最舒服的盘山公路,没得走捷径,世遗,我等皆被LON鄙视。2个小时的公路弯来湾去,缓慢向下,望不到头,脚板却很有感觉的一步一个脚板疼。这才两小时,还说百公里~

夜幕降临,9点到家,一身疲惫与开心。

更多PP,请移步我们的忽悠论坛:http://www.yoyoo-china.com/viewthread.php?tid=887

迷雾罗浮山

周六、日,三八和TRACY,记忆他们去了磨坊的 罗浮山户外学习体验组,我则要上班,膝盖不好没有同行。周一上班三八打来电话,得知那“休闲级”已经让自虐的三八感觉疲惫,路线颇长,强度标准,还碰上云雾天气,身体劳累,不过倒真见着了好风景,晚上三八给我看照片两张,传上共享一下。

 11.jpg

这张感觉很棒,要是我,一定会深吸一口气,久久不想离去。(顺便偷懒休息一下 ,哈哈)

6.jpg

三八,记忆,TRACY,久别不见,大家依旧如此。TRACY本次想必感受颇多,听说还给三八收了,真羡慕他们那一次经历,一定感觉很棒,浑身累死,深险雾中,听说有经验,有指南针的他们还多次差点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