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爬出塘朗山

(山顶,没有商店的山顶)

时间:2013年5月18日周六

路线:塘朗山——梅林水库(其实我们只是想走塘朗山。。)

爬山时间:10:00~17:00 共7小时

人员:小花,小武

 

周日早上起来,首先迎接我的是预期中的全身酸痛,脚板疼死,肩膀疼死。小武同学亦是,小腿肌肉疼不可摸,一下床,一下楼梯,简直就是酸痛成堆爆发,疼死痛死。。

一身的疲惫皆来源于昨日的塘朗山登高,早上十点开始,下午五点回到人间。早上八点出门,吃完早饭,全城暴雨,我们只好打道回府,回屋小睡。九点钟突然发现天气已经雨过天晴,阳光又洒,我们再次出门。

我们开始的“以为”造就了我们往后的遭遇,

小武以为是个小公园,很快就回来。早上只喝了碗白粥,穿了个小凉鞋。没想到除了中午的几个小蛋糕,真正的午餐到了晚上七点。。。一天都在饥饿中度过。。

我以为还会下雨,只是逛个公园而已,故穿了拖鞋,长裙。于是就出现让我穿着拖鞋穿行于各种路况,散步的人群,登山的驴友。开始是台阶,有时候是山路,有时候是泥泞的土地,青苔的石头,或者沙子路。在最后的路上,一个经过我身边的女孩说:怎么穿拖鞋爬山的?我苦笑。(被鄙视了。。非专业的小菜鸟,想当年我也是登山鞋,速干衣,登山包,水袋,登山杖一个都没有少。。)

上山的路让人难受,空气闷热的厉害,地上是早上的阵雨留下的水,头顶上毒太阳,整个人就像烤肉咸鱼干,一会儿出点汗(抹点盐),一会儿晒点太阳,过一会儿人就黑焦焦。黑了好多,好哭。。

下山的路让人崩溃,武同学看地图上山顶附近有“观海亭”,说我们再往前走走就下山,可惜这一路走就没看到另外一条下山的道,我们就此开始了绵延的山路,上山然后下山,下山然后上山,上山,再下山。。。

除了走不完的路,欲哭无泪的山路。当然山里还是有好的风景。

路上看到好几拨人在路上摘杨梅,可爱的红色、青色小球落了一地,我这才惊觉“原来杨梅是长在树上的”,我捡起一个红色的小杨梅给近视的武同学,他拿着狠咬了一口“真酸”。听摘杨梅的小年轻说,这一路都是杨梅树,只是我们太不认树,除非是地上一地的杨梅或者叶子,我才会很久很久地寻找那些叶子缝隙里的杨梅。身为南方人,真惭愧,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杨梅应该跟草莓差不多,长在不高的地里,弯着腰就能摘到,谁知它们在高高的树上,躲在树里面,鄙视我这个不认识杨梅树的孩子。

山里的风,真好。上山的路特别闷,无风,下山的路虽然在背阴处,却一路有风,大风使劲地吹,树叶作响,好几次我们停下来,暂且忘记咕噜咕噜饥饿的肚子,渴望身上的疲惫一起吹走,享受着纯静的地方,没有车声,只有风声。路上遇见好几拨驴友,他们吃完了饭,在地上拂面迎风休息,打牌,好不惬意。可惜每次见状,想起肚子没货,我们又只好忍着赶紧走人,真是为了温饱而奔走的路途。可惜我们不知道,这忍着就直接略过了午饭去到晚饭。。

下了山后来就是两个小时的石板路,几乎坡脚的双腿继续在平缓的石板路行走,好几次武同学也受不了了,说,小花,我们休息一会儿吧。。我们直接席地而坐,哪管干净形象,市容市貌。。

绕下了石板路,到达梅林水库,回归人间,奔向我一路的精神支柱:自助烤肉。经过两次转车终于到达自助烤肉,一个劲地灌银耳莲子汤,海带汤、红茶,塞寿司、各种熟菜,第二天回忆的时候才惊觉,哎呦,烤肉自助这烤肉总共没吃过5块,都忘记前往的目的了,那一路念叨的“滋滋作响的烤肉啊”。

武同学,我们下周继续:自助烤肉!吧,哈哈!

PS:

事后,小武同学对于自己的体力很不满意,提议,下周我们再爬一座山吧?我说,好,那莲花山吧。要不,笔架山?哈哈。

仙湖,只剩下拍照

/

笔直的大树,稳稳当当直立在路两旁,望不到边际的道路,我的两只薄脚板着了火,觅不到凳子的踪影,没有小卖部,没有飞来庭,10月5日重阳节,我在仙湖,回环绝望的盘山公路上。吃饱了午饭,我和小武同学沿着东湖的水库小径,历经一个小时的步行,从东湖来到了仙湖,省下了每人20元“高额”门票。上了盘山公路,印象中的农家蔬果小摊档并没有出现,秋天是一个金色的丰收时节,两旁的菜地里只有清空的土地,田里挂着等待发现的豆荚,红薯叶被割弃放在一旁。

印象中仙湖是一张相片。那是一次群里的活动,我们穿行到仙湖后,盛大地采购了路边的小摊,巴掌大的小西瓜,成串的香蕉,生菜(打火锅之用),买菜的买菜,不需要干活的闲人如我,当然对着西瓜大呼小叫,每人手执西瓜一个,对着镜头张牙舞爪,佳美美带着墨镜,黑黑的镜片里倒影着西瓜花色,哈哈,开心的时光。

走过菜地,看见小摊:蜂蜜,路过拐弯处,望见:现取蜂蜜,走过一程,看见一排,除了蜂蜜,还是蜂蜜,黄色,黑色的玻璃瓶里都是等待售卖的此物,别无他物,让人疲倦。
路上的车很多,以前形容人很多,在课本里学到的成语有:人山人海,比肩接踵。在盘山公路上,它们呼啸而过,笨重的身体霸占了小小的盘山道,它们缓慢地前行,一辆借着一辆,一部车里坐得满满当当,小孩,老人,年轻人。车窗打开,露出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头发被风飘起,偶尔,一个小女孩会站在车棚顶上,缓缓地检阅这盘山公路的盛况。

盘山公路的树很高,而且直,几乎没有挡路。自从小谷来了,从她的惊叹中,我才发现:南方的树大多又高又直,滑溜溜的。那时她看的是棕榈树,假槟榔。在盘山公路上,长闷的路途中,只有树跟我们做着唯一的互动,每隔一段小路,树上就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名字,科属与产地,非洲栋、榕树、橡胶榕、台湾相思、山仓子、蒲葵、假槟榔,火焰木、我们一个个地寻找,念出它们的名字,然后眯眼努力望向高高的树冠,辨认,然后低头,继续下一个。

我记得在最新一期《生活》里的《香草山》,开荒山搞生态环境教育的教授谈起的“自然智能”,能够辨识动植物,对自然万物分门别类,能运用这些能力从事相关工作。而最基本的则是对自然植物感到亲切和兴趣,希望孩子们能够学会观看自然。

在钢筋筑起的城市里,泥土离我们太遥远了,小区里的草坪树木也是观赏之用,一块块小牌子告诉你,足下,手下留情,它们在那里,像小孩子一样温室得供养着,希望人们远观而不可亵玩,任何亲近的举动,都会不自觉地贴上破坏花草的小罪名。人和植物是分开的,两条河里的文明人,相互眺望,互不侵犯。

仙湖是个植物园,自然免不了各种植物的博览会。沙漠展区比较坑人,运来一堆沙子,放上几个玻璃房,刨几个坑,种上一堆耐渴的仙人掌,就任其疯长。非洲展区,亚洲展区,每个展区里除了仙人掌的刺,就是游人的相机,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是相机控,谁也逃不了。以前是说,眼到手到心到,现在是眼到快门到,心早就丢了,看到了没拍,就好像自己没到一样。手机的拍照功能日益发达,快门代替了眼神,心却没长进,且干脆丢了,不能不说惭愧。有时候,因为写日记,还会在写的时候好好回味一番。一般情况,早就看一路风光,胡乱玩去了,当第二天一身的酸痛袭来,提醒着昨天的旅途,其他的种种信息,早就被今天新的信息或欲望填满,灰飞烟灭。

虽然仙湖是个植物园,但是植物园却经营不善。蕨类植物园,是一个小山坡,拾级而上,看到一片开阔的小平地,周围树木环绕,若干个植物学家的大头像立在其中,别无其他。坑人啊,我对小武同学说,我要耍赖,什么都没有,植物学,几个白色石膏名人头就算是?这也太不具备数量,趣味,知识性了。我一屁股坐在名人头环绕的草地上,没有兴趣打量他们的名字,逝者已矣,我不认识他,他们不认识我,互相长久无视。

/

小武告诉我,松树上的白色小果子可以卖钱。他的姥姥曾经在八十岁的高龄爬山去摘白果。白果五角,中间凸起,看上去像西游记里妖怪的头,稀奇古怪,颜色因为风吹雨打的关系,在白色里加入了各种黄与青,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他的姥姥不在了,妈妈在遥远的山东,关于土地,关于土地上的种种,比如:采来的野蘑菇,做菜的时候放入大蒜,如果大蒜变黑,则蘑菇有毒,不可食。食材们的用处与好玩,只可以依稀从过去的记忆中搜寻,没有人再述说,关于土地的百科全书,也就此没入土地,无人知晓。

仙湖是个植物园,可是最出名的地方,却是弘法寺,弘法寺经过前几年翻修,更是壮观,引无数的善男信女拜倒。植物园的管理无人问津,稀稀疏疏的游人往来其间,植物的知识,植物的趣味,神奇,无人引导,不懂的绝大多数人,除了像我们依稀辨认牌子上的中文汉字,回想中学生物课上的若干知识,年轻的游人们,父母们带着孩子除了拍照,还是只能拍照,带回去一堆带叶子的相片,面对好奇的眼睛,一问三不知。

汕头的好

四天汕头让人回味,迟迟不敢下笔,总觉得许多事情都可以书写,拖着拖着新的想法随着生活的开展并没有如约出现,旧的感觉还慢慢淡去。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四天游,两日暴晒,我和武同学都黑得彻底,晒脱了皮,我更是病了一星期,直到现在也未完全恢复。旅行过去了,关于游玩的总总,不写不上图总觉得欠缺了点什么,不说话,先上自己的小结,再上图。有博客,就是多了一个牵挂。

/

福合埕牛肉店的牛肉牛丸粉,超好味~

汕头美食
汕头的美食主要是海鲜,牛肉,鹅肉。
汕头靠海,当然靠海吃海鲜,何况几百年的传统生活,生活里已经离不开海产。码头边到处是集装箱,水产冷库。在街边随便吃个河粉,也有猪肉和海鲜之分,以为大排档都是食物低劣之物,李同学要了一碗,小尝一口才发现,其实原料新鲜,无须担心,大口吃下就好。

牛肉
去了汕头三天半,去了福合埕牛肉店三次。从第一次救命的一晚牛肉粉开始,我就拜倒在它的碗里。
到达汕头第一天是中午,找到旅馆放下行李已经两点,面对陌生的城市我和小武同学完全是迷茫,只求吃饱不求吃好。可惜时间两点,午餐时间已过,大部分餐厅四点上班,我们在居民区转悠了近一个小时,除了看见关门的店子,就是看到聊天休息的小伙子。曰:现在已经下班了。四点半才上班。

顶着烈日终于走入附近的商业街,看见开灯的饭店,心中大喜,直入柜台,正在玩耍的小伙子,挡不住我们的饥饿的步伐,发现餐馆柜台也没有人,才转头过来理会小伙子,他无奈地告诉我们: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要吃东西,可以吃对面街道的福合埕,那里很好吃。千万不要去对面的***,那里超难吃。我们怀着万分感激的眼光回望他后。立即顶着烈日杀向对面的福合埕,屁股还没坐热,赶紧胆怯地问服务员:请问。。现在还有吃的么。。?得到对方的点头,终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等待一场盛宴将自己满足。

这家救命的牛肉连锁店,最后成了我的最爱,在汕头四天,有三次就在这里解决温饱。
第一次是饥饿交迫,第二次是四个人吃牛肉火锅大餐,薄薄的牛肉进入滚烫的原汤火锅中,几秒钟拿出便是人间美味。第三次临走,我盘算着吃不了,兜着走,吃得幸福满满得才离开这个城市。

鹅肉
大街小巷都是**著名烧鹅店,因为不能食寒凉之故,所以滴片鹅肉未沾。
回去和三八同学说起此事,三八大呼!打住!我要去汕头吃鹅肉。
湖南木有鹅肉吃!!可怜的孩子,爱吃鹅肉却住错了地方,没有口福啊。

海滨大道
汕头靠海,市中心附近就是长长宽阔的海滨路。入夜时分,海滨路就是汕头人的天堂,堤岸旁一家人铺开一块垫子,放上茶具,老人家坐着聊天,小孩子在海滨长廊奔跑。年轻人两人成行双人车,三人车在海滨路飞跑。海风,欢呼声,握不住双人车头的惊恐声(我啦),汇在一起。当然海滨路的另一边,不喜欢动的你还可以选择茶座,红红绿绿的各色露天茶座任君选择。再或者,随意在路边摆上一排凳子,烧上一壶茶,邀几个乘凉的朋友,吹着海风,看来来往往的追风玩耍的孩子。

功夫茶
潮汕人的功夫茶,是休闲生活的慢代表。有人说,中国的茶和日本的茶不同,日本讲究形式,而中国讲究精神,潮汕的功夫茶,就在一品一聊间,不在乎环境,衣着,只是那闲散,慢悠悠的心境。
到了汕头才知道,功夫茶的厉害,路边卖东西的小摊档,码头售票的阿姨,全部都是小茶具一放,生意喝进来。晚上,汕头市中心的林百依广场(著名华侨投资命名)更是坐满了人,也是小垫子一铺,悠闲坐上来。我眼馋地厉害,特意找了一个晚上,约上了朋友,20块一个垫子,茶具一套,矿泉水两升,害怕晚上睡不着,喝着热开水。(我又叶公好龙了),躺着坐垫上,遥看星空,好好享受着慢慢的生活滋味。

交通:摩托漫天跑
到了汕头,发现这里是摩托车的天下,公交老大哥步履蹒跚。市中心步行街一个车站最多的时候也只是3辆公交停靠站牌,远不及深圳公交的可怕。记得小武同学一日早上上班,在布吉街看到长长的道路上全是公交车,粗略一数,40辆!整条道路塞得满满的。

汕头公交车有两种,老式破破的,不带空调,票价一元。站到了,先普通话,再潮汕话,一本正经地字正腔圆,让我很有发掘本地的小特色的乐趣。忍不住和小武同学在车上反复练习,下一个站的潮州话。公交车不多,不过胜在便宜。带空调的较新,数量不多,票价两元。也是可以一站睡到头。几次乘坐汕头公交车都没有深圳公交车拥挤逼仄的感觉,立即觉得做个汕头人是个幸福的决定。

人:出外皆是友
出游最好的事情,就是有风景,有朋友,有幸遇上几个屠夫把我们当猪肉宰。遇上几个朋友,增添旅途乐趣之余,还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小滩涂栈桥前的小男生,告诉我们摆渡对面不需钱,因为那里只有几个小海鲜酒家。爬龙岩寺上的山时,碰见一群下年轻,三个小男生 ,一个小女生,在我对于大石头恐惧万分不敢前进的时候,屡次对我们伸处友谊之手,告诉我们怎样前进,好几次大石林立,无处下脚,我又不敢跳跃,我都是一脚踩着小武同学的膝盖或者肩膀往上走,后怕之余对那几位小年轻心生感激,虽然他们都不是汕头人,但是让我们感激汕头的好。

结尾:
旅行交通:深圳往汕头,车费单程平日80,节假日100-120.车程3-4个小时。需打电话预约,罗湖汽车站就不是这个价格。

峨眉, 山

_MG_6474 副本

峨眉山金顶的花开繁茂,春天百花开~天空那个蓝阿,睁不开眼

关于峨嵋山,总能让人有各种奇思妙想,不过当我想起峨眉山,脑子却短路不知两字何意,网上求索新华字典,发现,撞墙,
峨,见”峨眉山“。嵋,见”峨嵋“,没文化真可怕,见了鼻祖还拿着指南针到处问出处,在哪里,在哪里。峨眉山的字义解释算是无果,不过对于峨嵋山,我倒是颇有点印象。

虚无的印象自然来自与那看了又看,演了又演,不同版本,的《倚天屠龙记》,峨眉山,青城派,峨眉山,周芷若,(忘记她哪个派了。)最真切的印象当然来自身体力行,小学一年级跟着老爸老妈回家乡过暑假,那个“有意义”的暑假里,除了见识“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眉山家乡,我们还史无前例全家与外婆,游览了乐山大佛和峨眉山。

在那次去峨眉山的路上,车子的远方总有一座高高的山,山顶云雾缭绕,老爸指着远处的山峰告诉我们:那座云山就是峨眉山,我们即将去往的地方。关于那次的峨眉记忆不多,只记得山很高,金顶冷得让人发抖。那张我们在峨嵋金顶唯一的合照,每次大家看到都会说,看,你们两个小孩,当年在山上都冷的发抖,嘴唇都变紫了。是的,照片上的我和老弟,身着夏季小学校服,他短裤,我短裙,小小的学生头,短短的头发,变色的嘴唇对着镜头挤出微笑,峨眉山,冷得让人发抖,就这样给我记住了。

事隔十几年,本次公司四川旅游之际,看见峨眉山金顶游览的路线第一个想法:冷。

旅行团的旅程总是让人乏味,百人团的队伍更让人“备受呵护”。峨眉山,海拔三千多米,道教名山,早上八点钟出发,到了景区换乘景区小巴,几十米一个大拐弯,吃饱了饭,车内冬暖夏凉,温暖舒适,坐在车子里晕乎乎地左拐右拐间,一个个很快排着队见周公帅哥去也。两个小时的漫长山路十八弯,下车才发现气候大变,拿衣服来,拿帽子来,冷飕飕,寒兮兮的让人回到初春的感觉。下车拍照,步行半小时,排队进入世界上容量最大的缆车(100多人,奥地利进口),三分钟,游览完毕,60块大洋上缴,直接到达传说中的峨嵋金顶,拍照,纳香火钱,被拍照,完毕,回程。

其实我很气愤,作为一个旧地重游的半个眉山人,第一,收费很贵,峨眉山进景区一下就换乘景区车辆,到了大半山腰,有一大门,别告诉我门,不是用来收票的。上缆车上金顶60元,回来下缆车80元,来回各三分钟,杀人阿。

第二,金碧辉煌。我不知道什么叫做:道教名山,普贤菩萨,但是我只看见了中国人好大喜功,硕大无比,的巨型雕塑,号称:十面佛(掌管人间一切事)。金殿,银殿,闪得人眼疼,收起相机,走进一看,全是:法物流通。道教的宗旨,佛法,佛意,无人提及,只看见,高大,跪拜,百求百应。

第三,到顶的乐趣。
有一个词叫:循序渐进。坐上两个小时,下车到地到三千米的山顶,是什么感觉?揉开惺忪的双眼,睁眼看看两个小时之后的世界,哇,理理头发,开始疯狂拍照,仅此而已。突然想起和菜头同学的博文,论述世界杯,所有的精彩都被剪辑,所有的高潮直接呈现。是的,如果没有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就没有一分钟射门的激动。直接进入山顶,直接到达最高处,没有流汗,没有精疲力尽的酸软,上山,山顶那振臂的一呼也觉得索然无味。

今日不会写字,真愧疚。不过今天买了电脑,哈哈,不用抢占武同学的机子,以后,慢慢恢复博客更新。等着把,加油~

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众身相:个人看法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得罪,多多见谅,不能记恨哦~

天天(领队):一如既往地负责,细心,把大家照顾地妥妥贴贴,非常感谢大美女哇。

佳美(财务):传统CFO,算账不出错,兼任整人司仪,一口标准的粤语,大唱粤语歌。
本次告知大家他的名称来源:
佳美:佳人有约,心里美美滴。
所以,此ID可以称为:佳美,或 佳美美。(貌似叠字是我的发明哦,佳美美)

柠檬:本人最爱大麻豆,大麻豆上海游无人给拍照,闷出病来了,本次玩得最疯,更在启程时,被大家封为:女流氓。
经典语句:柠檬,把简单拖出去,非礼三分钟。

简单:拉风标准帅哥,唱歌,体力都不在话下,(下次不准扭扭捏捏了)标准户外装备,从头到脚,从后到前,正午阳光热烈,紧紧蒙住帅气的白脸嫩皮,拒绝丝毫紫外线进入。(全队封地最严实滴同学。(此人太多地方像三八了)

黄昏:深圳土著,最怪,最正常的人。唤每位女生为:姐。呼每位男生为:哥。结婚的年轻大漂亮女生为:师奶。我被唤作:花姐。柠檬被称:魏师奶。此称呼让每一个女生崩溃,让人晕倒。每一次,黄昏同学都会很认真地为大家解释,这是他认为的很尊重的称呼,让人恨得牙痒痒。无话反驳。语言习惯,生活习惯不同所致,奈何,何耐。

黄光:
小狐狸的帅表弟,队里最年轻的年轻人,90后,88年。

狐狸:
让我有冲动抱的狐狸小MM,Q版的外型,无辣不欢的家伙。早晨的猪肉粥也会放一堆辣椒进去,大呼:好吃,好吃。

南十字:
崇拜东方法师,也穿了件格子衫,时髦锅盔头,我最爱的50 1.8标头摄影师。每当我想拍的时候,就会像柠檬一般大叫:南十字,南十字。人像,还是50 1.8的美。

东方:
东方大师为了大家有个愉快的旅程,特定去掉法师名号,恢复凡人相。多谢,多谢。

辣椒:
我的好同事,在我的怂恿下,一起参加本活动,当体力不好的我们告诉同事们,我们两个去爬山,大家都不相信,见鬼~

桃子:
从佛山赶过来会合的黄发MM,爱拍照,会做饭,可惜没法真正一尝厨艺。

旺旺:
一如既往的低调,捧着一本《灿烂千阳》随我们前往可爱的从化。水库示范跳跃动作时,才惊讶地发现,此人乃是拍照POSE强人,动作幅度,角度,表情very good,下次本人坚决少拍美女,多拍动感帅哥,哈哈。

美丽:
低调的善良同学,长发飘飘,一路不知道在哪里去了。估计我的速度跟她非常有差距。。晚上散人的时候借一起坐车的机会,才好好狠狠聊了一小会儿。哈哈。

海棠:
长发MM,瘦脸MM,身材好,脾气好,绝佳的麻豆和朋友,谢谢哈

从化,传说中的枫叶

/

帖子里说,去从化看枫叶去。
我诚实地说,我是去从化看竹海、吃桔子(其实想偷)、烫猪蹄(泡温泉),吃豆腐去。

小学教科书总是中国最好的广告前沿阵地,发布时间长,十年不换稿,影响力广,无地域时间温差限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是莘莘学子,当他们悬梁刺股,苦读教学大纲的时候,通过著名作家能手杨朔同学,一定都知道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从化,那里有小蜜蜂嗡嗡,它们勤劳而勇敢,无私而倒霉,辛苦的蜜给我们采去,美丽的窝被我入药。

~~~~~故意怀旧,插播广告时间~~~~~~~~~~~~~~~~~~~~~~

《荔枝蜜》文\杨朔

我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透过荔枝树林,我望着远远的田野,那儿正有农民立在水田里,辛勤地分秧插秧。他们正用劳力建设自己的生活,实际也是在酿蜜——为自己,为别人,也为后世子孙酿造生活的蜜。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插播完毕,继续欣赏~~~~~~~~~~~~~~~~~~~~~~~~~~~~~~~~~

未见枫叶,先看竹

去从化的两天,老天爷都给了我们无尽的笑脸,天气预报说,从化小雨转阴,我们还想着山里凉快,特别多带了件外套,没想到,一路上万里无云,蓝天高高在上,美丽的天空映在群山环绕的湖里,山绵延,水绕山,美得让人大呼来此“赞,赞,赞。”

进了从化乡村,连绵不绝的竹海就肆意向我们招手,未见枫叶,先看竹。漫山看过,纤细的竹子叶梢,随风弯,排排过去,群山满竹,心理总有一种莫名的温柔。这比干巴巴,直挺挺的大树们更具形态美~(我看我是视觉审美疲劳了,哈哈)

冬天的从化,细细的竹子朝天长,长尖竹叶压弯了高,嫩绿的竹笋蹭蹭地向上冒,直接超过旁边的。坐在车里的我们就奇怪了,别人山里的新竹是矮矮的,可爱的竹笋被人砍,这里的新竹子长势为什么如此了得。

世界上的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坚硬的地方,又藏着柔软。纸很软,但是可塑性又最强。当成批的杂志书籍以一定数量叠加装订时,那种几百张所构成的锋利可以随时割伤你的手。(我在印刷厂就被划伤过好几次。)竹子很硬,除了可以做成各种的家具用品,筷子外,它还可以制作传统矜贵的“元书纸”。这种由春天嫩竹子制成,泛着淡黄色的纸,当你将它点燃时,它只会化做一缕轻烟(没有一丝黑烟臭味),在你的手上留下淡淡的白色粉状物。因为看过《十面埋伏》,喜欢四川的竹海,因为读过“元书纸”的制作文字,惊讶竹子的魅力。这些硬软作物的转换,让人惊叹大自然的巧妙,民间的智慧。

走过竹海,看见路边砍下的排排竹子,特定问一位劳作村民,请问一天能砍多少根竹子?对方举起五个手指头,告诉我说:50。大哥听了,喃喃自语问道:这些竹子会被砍完么?

我说,砍竹子应该有计划性的。如果每天砍砍砍,用不了多少年,从化的竹海估计又会从地图上消失。杯具。

继续阅读从化,传说中的枫叶

看到秋天

/

/

找寻北方的秋天(二)

人们总说,秋天是金色的季节,金色的秋天,我却不曾见过,我想观看,我想抚摸,想让它吹过我的面庞,让秋天的暖意照在我的身上。

临走时,老大说,北方的秋天,让人伤感。
临近时,小武说,这里的秋天,好像还没真正到来,你不要太大期望。

好吧,我知道,关于北方的种种,是每个人自己的而已。就让那些关于北方的描述、标签见鬼去吧,那些二手货的感觉和词句,此刻我已不再需要,因为我即将踏上那块土地,体会自己的感受。

在深圳候机厅,看到停车坪上的茅草飘飘。在北京飞机场,看到一排排深绿的树木纵贯排列,心理恨得牙痒痒的。为什么不是金黄的叶子美丽地飘落,我恨~在北京地坛,奇迹并没有出现,金黄的银杏没有看到,它们偶然伸出黄黄的边叶,透过下午的夕阳,黄了大半。不过还好,未知的旅程总是充满惊喜,我看见了杨树,法国梧桐,槐树,松树……

在山大,我在法国梧桐树下奋力地踩踏枯枝,口中念念有词:踏不着冬日的雪,就踩秋日的叶,哈哈。巨大无比的枯叶给了我双倍的惊喜(比武汉的梧桐叶大双倍),无人清理的草地到处都是我清脆的踩踏声,哈哈,哈哈。

秋天,除了枯叶,枯枝,应该还是色彩眩目的季节。济南的红叶谷是个著名的风景胜地,虽然听到名字的第一个反应是“土”,不过在整座城市寻金色未着的情况下,我还是投降了,去“土”地看色吧。

未进红叶谷,金秋红叶节的宣传帏布早已挂上,进入山中一看,半山半色掩映中,红了,黄了,土土的枫叶红盖不住五角枫黄绿相间的美,走的累了,突然在山坡上撞见一棵灿烂的法国梧桐,当场被其震撼,它就那样在那里,肆无忌惮地绽放秋天的气息,妖娆夺目,我抱着相机几乎痛哭,大喊:镜头太窄,拍不出感觉,太过分,太过分。

在美面前,一切的词语和机器都黯然失色,我以为自己带来了单反,却只有无尽的缺憾。你想永远留住,却知道永远不可能。当下的美,就在那里,就在那一刻,你睁开眼睛,只能感受,用尽一切拼命地观看。美,就是纯粹,那一刻我感觉到了。

走一程山水,看一路风光

时间:2010年6月14日7点半~2010年6月16日凌晨1点
地点:英溪峰林徒步+乳源大峡谷
人物:26人
领队:老虎

网页上的天气预报说:清远14日暴雨,15日大暴雨。
老虎说,我们多多说,清远阳光明媚。
出发~
走吧,上路就是阳光

14日早晨,我们全部重装上阵,帐篷、防潮垫、睡袋、换洗衣物、相机……,大部队在体育馆上车,小分队深大北门上车,收完人车子直奔清远九龙镇。

第一站:小桂林
山路遥遥,绿水环绕,下午1点我们到达九龙镇,与多多同学顺利会师,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解决午餐后,直去“小桂林”。下午两点我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池塘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玉米刚刚吐出小小须,土地肥沃,群山环绕,层层叠叠,在这个时候爱臭美的,不臭美的,都开始狂杀快门,美滋滋地告诉大家,这就是桂林,这就是我。天气很闷,没有风,27个人的大部队,单反近10部,爱创作的摄影一小撮人总是拖着最后,聋子多次催促,快点,快点。刚刚逛完小桂林,一走上回程的路,暴雨就瞬间下了起来,我们钻进车子,奔向岩背小学。

再去岩背小学,爱打麻将的老师们
小学与两年前变化不大,依旧简单,端午节学校放假,值班老师不在,几个小学生在附近玩耍,下着中雨,大部队在车上等待,游子忙着给篮球充气,我和狐狸在雨中玩起了雨滴,雨水从伞折中落下,雨滴晶莹透亮,小小一颗,迅速落下,我很少在雨天尝试拍摄,这次的尝试,我却总找不着焦点,在机身后急得抓狂,老男人后来加入队伍,帮我制造更大的流水,雨水落在老男人的伞上,落到狐狸的伞上,汇入小水杯中,顺着小树叶向下流。

过了很久,打麻将的老师终于来了,给小朋友准备的体育用具交给学校老师后,大雨没有停下等我们的意思,我们放弃原定露营的计划,开向较富裕的@镇旅馆。

摄影小分队第一次走私,抚摸麦田
简单分配好房间,放下包,爱摄影,爱玩的一小撮人马又出发了(领队老虎严重批评,下次走私之前得告知领队。),走私分子:我、其实、淡蓝、多多、优乐美。其实领队,我们披着雨衣,打着雨伞,背着相机包,在附近的田间玩耍,找寻合适拍照的风景。我很喜欢《角斗士》的开头片段,随着主角磁性的声音,背景音乐缓缓响起,风过田地,稻谷飘飘,一只手依恋地抚着这所有的一起,心中的家园,淳朴的伙伴们,爱恋的妻子……。讲述了理想画面,其实建议我们抚着田地,慢慢走过,经过反复尝试,我们几个模特开始轮番上演,演绎自己的版本,甚美。当然,苦无POSE之际,我还玩起了自己的雨衣,上演了一场田间小超人版,抓住黄昏5点到6点宝贵一小时光线,我们玩得不亦乐乎,出了几张美图,让我兴奋不已,能在这样的大雨天出图,心情大美,一直兴奋到深夜,哈哈。

雨夜,夏雷阵阵
太阳下去了,光线没了,等饭漫长,玩杀人,看世界杯,在门口聊天,晚上八点45分,终于开饭,吃完饭,各自聊天,杀人,在雨声中睡去。我始终睡不着,床单的触感,被子的味道,蚊帐外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关了灯,屋里一片黑,夜晚的山村静谧,闭上眼,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断,轰隆隆,轰隆隆,每隔几分钟,漆黑的窗外瞬间就亮起深灰色群山的轮廓,在黑暗中晃眼,雨一直在,我根本睡不着,只好起来到阳台上迟睡的冷漠聊天,就着漆黑的夜色谈天说地,直至各自睡去……

摄影小分队第二次走私,翻墙而过
第二天,模糊中翻身起来六点钟,赶紧第一时间叫醒南十字,其实,整理完毕后,三十也起来了。天气像顽皮的孩子,六点钟停雨,我满心欢喜;六点二十分,几个人齐整好出发,天又开始下雨,旅馆的门被锁了,我们被反锁在里面,没有电话,如果等人来开门,好景好云好光线都会化为乌有,只好翻铁门,几个男的,腿长,只有我是女生,个子又不够高,怀着十二分的胆量,小心翼翼爬上去,腿不够长,翻过去的时候,就这样一屁股坐在栏杆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知道如何下台阶,还好大家提醒,赶紧踩着另一个地方顺利出行。

屋外空气甚好,一夜雨水,空气清新,色彩通透,半空中漂浮的云气被风吹慢慢飘开……

彭家祠,景不美,人却恶
吃过早饭就是乳源大峡谷,刚开始尝试走入久负盛名的“彭家祠”,一个三百年历史,依山而建的民居建筑,地方不大,看起来一般,收费的人态度恶劣,看我们不愿买票,口出恶言,一脸拂手赶人状,地方不美,人却令人嫌恶,坏了好心情,我们立即弃之离去。(门票标价20元,强烈不推荐)

下一个景点:乳源大峡谷,水世界

乳源大峡谷,广东地质上一道美丽的开口,谷顶平缓,跟平地一般,从远处驶入,根本不见任何异状,只是一片荒山野地,近处到处是起伏的小山坡,远处有延绵不绝的山脉,乳源大峡谷就在这脚下,大峡谷谷深300多米,水从谷顶上面飞下来,直直落下,弥漫在空气中,到处都是瀑布,到处都是流水,它们就在我们的身旁,空气中,路旁,我们跟着绿水走,一路走去,都是它们的水世界,水从高处落下,水在石头上水落,水从一个台阶冲撞到下一个流水……

平时生活忙碌,根本无暇顾及身边的许多事情,只有自己手里工作、忙着工作,忙着娱乐,忙着睡觉,忙着休息,很少留意水,在这里,水肆意地用各种方式呈现:声音、颜色、速度、温度、数量、高低,在我们的皮肤里,在我们的脚下,在我们痴痴望着的瀑布里,在比基尼美女的眼里……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我喜欢乳源大峡谷的水,即使爬上爬下,累得两腿发软,腰酸背疼。水,我们早就知道它,今日却专门翻山越岭来寻它,看它,闻它、摸它、心甘情愿地被它包围,全身心感受它的美丽和神奇。

看完水来,再看山
回到谷顶平地,没有了水,才开始看山。看山的时候,人们总会特别地去想象山,像什么,像什么,其实它们只是它们自己,每个石头都是独特的,每座山都是美丽的,那些想象,那些牵强的名词,只是不知道如何把它们描绘给游人,那些商家自己强加想象的罢了,它们一直在那里,在我们没有出生前,在人类还没有形成的时候,它们早已经在那里了,静静地生长、变化、看日出、日落、看时空变幻……

象头山,不见象来,只见水

 

/

/

/

 

 

/

 

/

自由女神同学~

象鼻山,归来不见象

从接触户外起,我就开始接触一系列漂亮的名词:溯溪、快干……我很喜欢“溯溪”两个字,就好像火车过站里的“郴州”一样,我早已经从小学里的识字谱里面认识它们每一个中华汉字,但是当某一个“陌生”的字跳出字典,在那里活生生站立了很久,和你招手的时候,你才赫然发现,它早已经在那里,而你却不知道如何唤它。许多字都是这样,它们一直静静地等待着我们,郴州、深圳,溯溪,

爬完山照例写点文字记录那几个小时的欢乐与阳光,当第一次记录我的桃花源溯溪感受的时候,我发现“溯溪”两字我很难打出来,我不知道它们叫什么确切的名字,只听见大家那么唤它,尝试着拼写,从拼音结果中选出它们。

我喜欢“溯”字,因为它有一种逆流而上的感觉,总让我想起电视里面讲述的一种鱼:加拿大大马哈鱼,每年到鱼群繁殖的季节,河流里总会布满了它们,和别的鱼不同,因为产地和生活地方不同,许多大马哈鱼都会长途跋涉,不远万里,溯溪逆流而上,去到那个曾经生养它们的河流水系,每年许多大马哈鱼都会因为逆流而上,超越不了大自然设置的各种屏障而在途中死去,但是每年,它们的逆流迁徙队伍仍然一次次进行,一批批进行,死去,超越,繁殖……

每次看到“溯”字,我的脑海总会出现一个画面:迎着阳光,逆流向上跳的身影,在那一瞬间,全身气力都存于一刻,天空中阳光肆意照射,鱼皮反射着动人的金光,总觉得那就是它最美丽的一刻,最动人的时光。

象头山之行,我们逆流而上,行进在宽大的河床中,身处百年形成的群山。中午的阳光,散射在空气里,没有刺眼的光线,闷不通风,很热,难受,没什么人摘下帽子,因为我们知道中午的紫外线指数只高不低。

五十人的队伍,慢慢行进,久别户外,开始我特意走在前面,到了真正溯溪而上,踩着石头过河的时候,我又很自然地慢了下来,领队老胡笑我“老驴了,还放不开脚步”,我低着头,大声回应“年轻人,淡定”。安全第一,特别是在这样石头满地的时刻。

大队伍跟着领头人,我们迈着步子往前赶,那位拥有两位孩子的妈妈总是不停地感叹:我们都忙着赶路,都没有时间欣赏这路上这一路的风景了。是的,风景很美,流水,石头,树木、在某一刻,我曾仔细倾听:从上而下流下的水声,流水从大石绕过小石的声音,游人踩翻石头踏入浅流的响声,混在人群中的喘气,相互讲话的语调……

经过两个多钟的行走,中午一点大队伍到达预定的地方,长年累月的流水在台阶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天然泳池,顶着正午一点的太阳,我们在巨石上开饭,数十双眼睛紧紧盯着小小的炉子,一阵翻腾,N多双筷子同夹,“先到先得,等熟了就没了”,顺着火锅的热情,我们吃得泪流满面,偶尔不够吃的,还会也在这混乱中演绎现实版的“偷菜”。

早上买的牛肉,羊肉早已解冻,白菜、菠菜、萝卜、土豆则最受大家欢迎,偷不到菜的,大声向众人唤:我们拿丸子换你们的白菜,成不?NO,在这里,有去无回,每个人都是恶狼的化身。

吃饱了,继续游泳;吃饱了,看着别人游泳;吃饱了,找地方歇息。
我和冰点找到一块大石头,对着阳光,摘过茅草,对着相机抓紧时间臭美,哈哈。找到乐子,找到趣味,四点半,我们就从盘山公路下撤回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