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飘飘,坐于花中——牙送给我的画

早上收到牙送给我的画。如果没记错,他是IN 1月份的漫画推荐的。每次约稿其实都是很抓狂的事情。没有稿件的日子,我就要收集,整理,陈列,筛选,联系,而每个人的时间又不尽相同,我的记性又不好,每天的事情多多,有时候对方没时间,有时间时间有,出来的时间又跟杂志制作的时间对不上号,不过当然在这过程中倒认识了些人,虽然不是面对面的沟通,不过网络倒真的帮了许多忙。

世界的好东西那么多,有时候却在我们身边一晃而过,而许多无谓的事情却不知不觉地占据着我们许多的世界。还是那句话:充满热爱与乐趣的一生。无谓者,滚蛋!让自己的生命再多彩些,more colorful

 888.bmp

  日记的名字为:送给小花一朵。

  看到上面的:to:小花,牙2008了么?

他的博客:http://ya-ya-ya.blogbus.com/logs/16174779.html

(牙是投稿的,很早就投给我们的)谢谢你,牙。我觉得很过瘾,原来我在他的印象中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认知,真的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在那幅画中,我长发飘飘,坐在花中,闭眼宁神,享受静谧、美丽的那一刻,很好,我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每当我看到喜欢的风景就是如此,闭眼,让整个人沉进去,听耳边的风声,闻它的气息~

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给的画作,感觉很不错。

牙的博客,送给我画作的地址:http://ya-ya-ya.blogbus.com/logs/16174779.html

一生 充满乐趣与热爱

对,一生,充满乐趣与热爱的一生。一个人的一生,见到喜欢的人,就厮混在一起,见到不喜欢的事,就离得远一些,君子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不就这么简单吗?——老六张立宪

这是上星期看到的,很赞同,很喜欢,所以我很少去关注艳照门,明星的花边我只看标题,因为这个世界上太多真正有意思,有趣的事情等着我们。一生,就应该是充满乐趣与热爱的人生,我喜欢~ 

67分噩梦

昨晚又做噩梦,晚上小暗说:你要学会一个人独立解决问题。想着对,因为博客的问题老是三天两头找小鱼,不甚烦扰吧,作为旁人他都发话了,看来我真的注意了,尽量自己解决吧,总觉得自己去弄博客是件麻烦的事情,想到什么都要自己弄,感觉恐怖,当初想搬家,也是想到了小鱼是这方面的高人,想着
有不懂的都可以就近咨询,一不小心就养成了依赖心理,这是不对的,博客真的好多要弄,搬家,405篇日记要从博客大巴搬出来,这里的版面模板也要更换,没有个人资料,链接分类不会弄,还有文档,日历,最重要发布的日记问题没有日期,有也是国外时间。(不知道是哪国)试着自己独立解决与摸索吧,回忆回忆,研究研究。

昨天的工作没弄好,本该很快的事情,却总想着比较,到后来才发现竟然有的也所剩无几,心理有些担心,晚上竟然噩梦连连,梦见自己数学考试,赶不上,迟了半小时入场,一看题目竟然大半不会,紧张发抖,拿了67分(150分制),还是自己最担心的数学。

早上起来,发现对我影响最深的似乎是高中数学,初中同学,每次做梦总是把他们混在一起,考试紧张,交不出作业,做不完题目都成为最恐怖的事件,一夜紧张痛苦难受。哎~~

2008-2-28-am 9:50

麻将记忆

我要学麻将,这几天成了我的QQ签名。因为周日取回的杂志竟然以此为专题,做了一期春节期刊,题目则为“慢搓乐活”,拿到杂志,有点发愣:哦?又开始翻炒“慢活,乐活”的概 念么?麻将可以做个专题?看了一会儿,不明白,对于麻将的记忆似乎只有几个:糊拉!东、西、南、北中。

关于麻将的记忆,其实不是很多。家里不打麻将,只有老爸一人近年才会,偶尔老乡聚会,他才小看一会儿,一来三去,也就学会上手。 家里人不打麻将,打牌也甚少。记得小学一年级回家,看见全村老小男女全部围着棋牌打转聊天,那气势真的把我吓坏,还有这么恐怖的地方,大家每天都在打牌,各自成团,规矩花色不一。

原来农村除了是个种田种地农忙的辛苦地,还是昏天昏地打牌的安乐窝,大后方。因此我们还戏称老家是全村总动员,每天迎战棋牌。 长大以后才了解,其实中国许多农村都是这样,不是农忙的时节,全村的人都摊在麻将牌桌上,四川的省会成都更是被戏称为:倒在麻将桌上的城市。可惜我一向对棋牌没有兴趣,小时候也只学会了简单的“排火车”,广东“锄大地”“七、王、五、二、三”,其他一概不会。在记忆中,只有过年老妈会嚷嚷:年三十我们打牌哦,你们小孩子把压岁钱拿出来当赌注。

 从小在深圳长大,老乡彼此住的很远,只有过年才偶然聚聚见面,平时的生活除了上学,家庭就是邻居了。我们住在公司房子里,邻里上下自然就是老爸的同事,我们的叔叔阿姨了,虽然没有北京式的胡同,四合院生活,倒也有许多特别的记忆与相处。过去的房子结构格局与现在不一样,楼梯上下,梯间阳光穿行而过,不似现在许多小区,楼道电梯上下,内里黑乎乎,大白天里楼道也是声控亮灯,一团漆黑,开门进屋才可回归明亮生活。

邻居彼此住的近,隔音效果不好,哪家响声大了都容易被听见,隔墙有耳,虽然这声音并不是被故意听得。那时候没有投诉的概念,不过吵吵嚷嚷倒容易招来八卦与流言蜚语。夜里随着电视剧的停播,各自躲回被窝,一片静寂。楼间的某些长久的响动则开始穿墙而过,“3楼又在打麻将了,彻夜搓,吵死人了”;“某某人两夫妇一起上 ,赢了不少”;“某某后半夜就开始输拉,稀里哗啦,迷迷糊糊的”。

中午吃饭,各种关于昨晚的战况很快流进我们的耳朵,每当这时,老妈总会很自豪地说:“我们不打麻将,通宵搓麻将,伤身又花钱。你老爸不打麻将,我不打麻将,把省下的钱攒起来供你们读书。”某楼的家好惨,两夫妇打麻将,没人管孩子,有时候家里开麻将,没得开饭,两个小孩子没得吃,老爸老妈就随便丢给她们几块钱,或者让她们啃泡面 。手气好的时候,给多些,手气不好的时候,啥都不管,一打就不起来。后来还依稀听到某些人因为打麻 将不想上厕所,憋着,膀胱出了问题。

后来就是港片的风行,90年代初,赌侠片盛行,黑黑的小屋里,一群赌棍,或换成三姑六婆,磕着瓜子,唠着家常,有人出千,有人欢喜异常,两手一摊:“多谢,多谢,快快拿钱,哈哈”。最近长大了,发现打牌搓麻将其实有着广大的市场,三人一坐,两人吆喝:三缺一,三缺一。瞬间就各自为阵,摆开了阵势。 过年,更听得许多同龄人天天在家摸麻将,一打几天。渐渐发现我们家竟然是稀有动物,少打牌,不打麻将,家里更是没有麻将这个东西,更别提麻将桌了。

大三去贝贝家,晚上无聊跟着她的朋友们学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会认了,可惜本人技术太烂,其他人没 有打的兴致,就此作罢,告别了唯一一次打麻将的经历。周日的杂志又讲起了麻将文化,从东到西,从生 活到电影,从过去到未来,它的起源,各地的风俗,一一到来,让我重提旧日的感觉:我要学麻将!我要了解这个国粹!!

2008-2-26-23:00

起起伏伏

人生总有高高低低,高低之间,我们获得了experience 保贵的经验。

过去的日子我过的不太好,人总是处于低迷状态,每天感觉自己都像是一无所获,拎着一只空带子在人间逛了一天。

过去的一个星期实在给我了太多,星期一忙碌,星期二惊愕,混沌中上班了。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无聊的工作着。

看万千星辉贺台庆,一堆明星排排坐,感觉是个公司年度庆功行赏奖。过去的一年中谁工作得出色,谁进步得最快,谁表现最突出。又有些像小学生表彰大会,100分的得个大红花,双百分得得2个大红花,进步最快得得个笔记本。

一年了,这年做了什么?

毕业了,找工作了,工作了,辞职了,找工作了,工作~~~~。 迷茫、沮丧、期待、憧憬、被人拒绝的失败感、不知所措的无力感、获得认同的成就感。

负负得正,正负都是我。

星期一

51job.com是我的主页。Job88.com 是我的次页。

长期的找工作,让我变成了一个职业找工作之人。每天我的工作就是向各个公司发出我的简历,面试就像业务,每一次面试我与各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打交道,探查个公司的情况,公司规模,主营业务。

工作找久了,总觉得网上已经无可投之职位,诺大的深圳没有自己的位置。查查看看,捡了几个差不多的投了又开始了无聊的一天。

9:00, 家里的电话响起,我无奈的跑过去。因为这个时候通常只有我一人在家,其他的人都去上班,家里剩下我和外婆,这会儿外婆也出去聊天了。可能是妈妈的电话,叫我去干什么事情之类。

喂,我无力的问道。

你好,我是**公司,通知你明天早上9:00过来复试。

见鬼,一大早,等了一个星期的电话竟然现在冷不丁地打过来。上帝保佑。

十一红树林

 2006.10.03 11:13:53

红树林
昨天和朋友一去了红树林,白色的黑脸鸬鹚,红树滩涂,海岸。地方简单,活动简单,打牌,打球,聊天,散步。在这里却聚集了许多家庭。坐在推车的小BB,杵着拐杖的老夫妇,背个大包装上一副球拍的年轻人。

 捉螃蟹
石阶下还有石阶,黑黑的泥潭里就是捉螃蟹的好地方,可惜去的是涨潮时候,软软的泥潭让人不敢如何践踏,稍不小心整个鞋子就陷进泥泞里面,黑乎乎的,黑黑的小小螃蟹一下子就跑地远远,钻进深深的泥里面,有些有恒心不怕赃的朋友,拿贝壳一个尽地挖,挖,誓把小螃蟹找到不可,有些有技术的朋友,三下两下跑到离海水的远处,拿着渔网捞着捞着。

 

红树林不愧是个自然保护区,这个十月深秋的温暖季节还是飞来了几只白色漂亮的黑脸芦笋,长长的脖子,雪白婀娜的身子,在退潮的滩涂上悠闲漫步,吃吃小鱼,摆弄摆弄羽毛,好不惬意,走走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