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和自主

昨天早上八点半,一针扎下去,时间停顿了几秒,小武依旧按住小朋友的手臂,没有声音,然后,突然小朋友哇哇的哭了,我们赶紧把他抱下一楼。

“针扎进去的时候,小朋友还没感觉到,护士就赶紧推,等小朋友感觉到疼痛了,针已经拔出来了”小武跟我解释。

本来还以为他会哭个不停,才几声,小家伙就停止了哭闹,像没事人似的,在小武怀里东看西看,只是我们两个大人着急,生怕棉签没有按压住。“是这里么?是这里吧,别按错了”我们来回几次,确定按压的地方,不知道是针疼,还是我们按压的不舒服,小朋友在怀里又有点不高兴了。

继续阅读脆弱和自主

身累,还是心累?

早上八点四十抱着小孩下去打疫苗,一个人带着他,排队,填单、喂奶、取钱,当我兜兜转转回去开单的时候,才被告知,今天五连疫苗打玩完了,周四再来。好吧,汗,又白流了。

一路抱着小朋友,二楼的小空间,人多,空气混浊。八楼楼梯我跑了两趟,闷热的排队队伍里,汗不停地往下流,本来打算用来档风的围巾,已经想转变成擦汗的手巾,我抱着小朋友,他的衣服也被我滴湿了。房间里的风扇,此刻变成狂流不止后的冷风,我只想躲起来。

抱着他,双手无法解放,很多时候只能找个凳子,稍微调整一下,单手做事。有时候突然发现小本子不见了,有时被告知,你的包拉链开了。有时小朋友哇哇的大哭,我忙得转晕了头,一个小时后,疫苗还是没有打,我们带着单子,钱,离开了社康中心。

下次打疫苗,多带一个人。工作人员和旁边的人好几次,好心提醒我。 继续阅读身累,还是心累?

百天,三个人的角逐

最近日记,又不小心变成了周记。小朋友长大了,睡眠习惯,情感依赖又有了新的感觉,我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写日记,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以前总是下午写日记,趁小朋友睡着的时候。现在,下午是哄睡陪睡的时间,一觉醒来就得给朋友洗澡,做饭吃饭。然后就是进入晚上的哄睡时刻,一直持续到睡觉。自己的洗澡有时也得见缝插针,有时洗到一半,就听见小朋友在外面哭的呼天抢地,自己只好加速冲洗,吹头发更是,每次都得准备好吹风机,插好电源,一旦把小朋友给婆婆,立马吹,生怕在那几分钟的间隙,小朋友又开始嘴巴一撇,

哭。傍晚晚上的“妈妈抱”是一剂神药,让你欣慰,让你痛苦。

小朋友在这个世界,我们的身边已经差不多一百天了。我们三个大人的吵闹却从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止。不知道在他看来是什么感觉,今天吵,明天冷战,后天又有了新篇章。想想觉得好笑,明明好好的家庭,为什么小孩子一出生,整个家庭的氛围变得格外脆弱,三个人的价值观,做人处事,都在这些天被暴露地淋漓尽致。

昨晚小武说,以前听老妈(婆婆)抱怨玉军(小武弟弟)和倩倩(小武弟弟的老婆),总觉得如果是我们一定不会那样。
实际状况?更加糟糕。 继续阅读百天,三个人的角逐

妈妈抱

陈丹青:有没有想过,你要孩子是为了什么?传宗接代?养儿防老?
刚看到书里一个答案:为了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参与意味着付出与欣赏。

最近小朋友三个月了,虽然小朋友距离说话还早,妈妈这个词,是甭想的。只是,妈妈抱,这个状态,已经初具端倪。

每天傍晚至晚上,我几乎都没有时间,不能离开半步。即使小朋友不哭闹,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秒,是不是就开始哭哑了嗓子,而且这个时候,婆婆,小武都没有办法,只有,我抱他,他可以瞬间平复。

婆婆说,有年纪的人都说,小孩三个月就会认他的妈妈了。特别是黄昏时,只找妈妈。别人抱都不行。

妈妈,在这个紧张的“黄昏闹”时刻,是一剂良药。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管用。有时挺欣慰,有时挺绝望。特别是晚饭从没有从容吃过,仅有一次,因为我把七点的晚饭,提前到了五点半。洗澡尝试了一次,洗到一半就听到小家伙在客厅哇哇大哭,只能迅速把自己冲干净穿好,飞奔出来。吹头发都完全不可能,后来实在难受,把小家伙转交给婆婆两分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吹干接过去。

每次的晚饭,就好像按上了比赛定时器,一把小孩抱出去,时间飞快的跳动,因为小朋友很快就要哭闹了。再或者哭闹的实在厉害,只能给婆婆放假,我一手抱着小朋友,一手吃饭,用勺子挖点菜,再挖些米饭,一股脑地塞进去。偶尔捡拾落在他身上的米饭和菜渣。

回想起来,对于妈妈这个词,一开始我还不适应。 继续阅读妈妈抱

陪伴,最长情的告白

最近小朋友变化明显,睡眠时间的增加。

年龄:三个月

晚上睡眠好几天,都达到4——6小时。有次竟然太长时间,让我涨奶难忍,睡不着。

白天睡眠时间增加,而且时间也长了。以前总是放下就醒。这两天总是,早上我陪着他,一睡就是三小时,八点多吃完饭,和小朋友睡醒就十二点了,直接把上午睡过去。

下午有时一睡就是两三小时,睡起就是黄昏。中间也比较沉,不会哼哼唧唧。我今天也托他的福,午休两小时。以前总是小睡一小时,每次还是被小朋友的哭声吵醒。。

~~~~~~~~~~~~~~~~~~~~~~

“家里的事情就那么多,洗点尿布,喂奶,做饭洗碗拖地。”老妈表示。
“我想回去上班,不然学的东西都忘记了。”倩倩说。

倩倩,小武弟弟的老婆,小武的妈妈曾经帮他们照顾小朋友三四年,从刚出生到幼儿园。据说小朋友三四个月,倩倩就告别家庭,重返职场。 继续阅读陪伴,最长情的告白

生病

前天生病了,是我。

早上四点多起来喂奶,两个手心热热的,直冒汗。起来找水喝,迈开腿,提不起脚,好不容易提起来,却失去了平衡,快跌倒时,赶紧一手扶着旁边的衣柜。

那时候的体温,37度,37.8度,37.2度。

早起七点多,精神一直还好,十点钟带小朋友去社康打疫苗。从八楼下来,一路走过去的汗不停地流,打疫苗的地方很小,人多,到处是哭声,还是二楼不通风,不通风,左右两个风扇对着吹人群,我想躲,但是手里的小朋友头发才昨天刚刚被剪光,老妈特别提醒我: 继续阅读生病

背巾

“小朋友,以后你长大了要向你妈学习,不断的学习,不断失败。”

小武抱着小朋友,阳光穿过树梢,在身上撒下几个光斑,小武低着头一个字一个字跟小朋友说。
我的气又直接往上冒。火气好大!

早上十点半,我尝试用背巾把小朋友背起来,把布条挂在身上,摊开一个角,把小脚放进去,他的身子硬硬的,小脚踢着,眉头皱着,抵触着,我一边抱着他,又想把小朋友放进去,又得时刻小心他冷不丁的脑袋一歪,两只手顾不过来,脖子上直冒汗。

背巾,是今天的主题。
昨天的主题是,背巾什么时候到手。
前天的主题是,背巾 VS 腰凳 继续阅读背巾

找自己

写作是孤独的,多一个同行者,会跟容易坚持下去。

晚上十点,我们为期一个月的写作课结束了,没有了作业,也没有了同学,我们又回到了日常的生活,
带娃、做饭、吃饭睡觉。

写作这条路,还是得一个人慢慢继续抹黑走下去。
~~~~~~~~~~~~~~~~~~~~

 

找自己

下午,我又生气了。

坐在小朋友面前,握着他的小脚,和他玩。不想理会老妈。

是啥时候,我变成了怨妇,没事就和人生气,没事就和婆婆抢着抱小孩。 继续阅读找自己

三个月,陪伴你的日子

下午我在理发店,染着一小撮黄毛的理发师给我修剪头发,这一次,我一点也不困。

因为三个月前,我就在同样这个位置,同样的理发师给我剪头发。当时师傅看着我的肚子,笑着猜:你怀的肯定是个男孩子,你的肚皮很尖。

那天是年28,深圳的街道,小区都已经冷清下来,婆婆说,年前去剪个头发吧。我就去了。我不知道,几天后,年28、年29、年30、大年初一我就破水了,我最恐惧的生产就来临,小朋友出生了。 继续阅读三个月,陪伴你的日子

性格?悠着点

 

Edited with Polarr Photo Editor

晚上八点半,我主动电话向小武报告:今天小朋友,他哭闹的很凶很凶。有两次,一次十分钟,一次近二十分钟……
如何程度?
声嘶力竭,近乎哑掉。
……

事情总在你以为快结束的时候,又以一个响亮的巴掌打你,
黄小花,你想得美。这事没完。

早上十点多,我突然想起周三的B超,拿出检查单一看,04.25日,早上11点——11点半,立刻坐在床上对着这张单子气晕过去,打电话忍住怒气骂了小武,也骂了自己。

是谁说的,B超是25号,周三??周三?
今天是周二,就是25号!!今天就是预约做B超的时间!! 继续阅读性格?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