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郁?

01s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如果连杜康都不会喝呢,那是不是只剩下长叹。对了,长叹也不好,晚上入睡老长叹,影响身边人睡觉……

最近很憋,有段时间了。
没有具体烦心的事情,只是难受。
有时想和小武讲讲,

早起吃饭,等会。
吃完饭,等我躺会。
晚上好不容易等着夜幕,等着他踏着八楼的楼梯灯光回家,吃完饭,还是等着,因为他还有朋友要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我懂,只是放自己身上不太懂了。是的,我是个孤僻的人,没有朋友,没有闺蜜,仅有或许可以称得上闺蜜的,老姐,以前一起逛街,一起聊天,现在,也因为老姐屡次投诉我“非常不主动打电话给她”,被列为“垃圾股”,大家形同陌路。

在黑暗中给小武做入睡艾灸,一阵阵的不舒服,养生果然是养心最难,肝脉沉弦长,郁闷无法疏解,老瞎想乱想,除了自救的叹气稍作舒缓,还能如何。突然有些明白“陪聊”职业,在这个世界,愿意放心手上的事情,手机,认真听你唠叨点事情,真的很难。心病难解,最需医。

转 小花的内心

小花的名字和她本人一样,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有任何的锋芒。她像小花一样,似乎很柔弱,有很多惧怕,其中最怕的就是和别人的比较。在学习广告专业的时候,她会不去看广告,因为看到好的广告会觉得有压力。大学毕业后她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企业杂志,因为工作需要拍摄了一些照片,然后发现这些照片居然受到大家的好评,这给了她很大的鼓励,也成为她转为自由职业者的一个契机,目前专注于儿童摄影。转做儿童摄影之后,她不再惧怕看广告,转而惧怕看别人拍摄的照片,因为害怕比较出自己的不足。虽然目前从事的工作与所学专业已不同了,但她仍然认为即使有第二次的选择机会,还是选择广告专业。谈到摄影,她说其实她有时对照片很不满意,但顾客会反馈还好,有些甚至反馈非常满意。能够记录到别人的美好瞬间,带给人感动,是她从摄影中获得的最大快乐,有时拍到满意的照片,她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还会翻出照片看,看得非常开心,睡觉的时候还会想到那些照片。因此她会继续她的摄影之路。她身上有一种率真,没有对别人的不满,最多的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但她并没成为一个自怨自艾的人,这样没有功利心、活在当下的小花,很让我欣赏。

~~~~~~~~~~~~~~~~~~~~~~~~~~~~

上课时的写作训练,两个人互相采访,我不知道说什么,随意讲,不过正如她写的。我心理太多焦虑太多担忧了。我觉得写的不太好,太。。老师同学都说写的好,因为抓住了人物的特点,而且是心理的特点!!好吧。这就是我。

什么样的职场才算是成功?

这周一开始真正坐定开始找工作,思考工作这个问题。找工作这个问题,发现自己想要什么真的很重要,也就是所谓的“定位”。随便一搜,N多结果,如果随便去了一家,若真的随性而至,那么就只有悲剧而返。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或者有点懒于动脑的孩子,未来在哪里,在某个深夜的失眠夜晚,想起这个深奥的问题,才会让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大学专业是广告学,大一、大二的素描、水彩课才是我最喜欢的,其他的时间都用在了自学英语,看China Daily 和听写 VOA 上了。喜欢读点书,写点字,毕业茫然时,就步入了刊物制作。

回顾在优美的五年时光,虽然最后一年略有松懈,还是感谢这个不错的团队和领导让我成长了不少。即使没有成功拥有主编的想法,不过一本杂志从无到有,从想法到印刷成册,如何把杂志变得更好一些,我们和唐一步步让它们实现。

“每一次做的都要比上一次好一点”,现在想想这样对工作,对自己要求的大实话,唐先生说了许多次,每一次都让我们汗颜,现在想起这句话,依旧让人警醒。

虽然只是两本内刊,开头那两年我的确是用心在做,经常在睡觉的时候还想着怎么样会好一些。有次和朋友说起自己的小杂志,还认认真真地为大家宣讲一小时。。后来的一两年,我会有时候突然在家里想起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休息的时候想起过它,想起一些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和思考,我知道,我的心真的懒了。

2009年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相机,努力地拍照。虽然只是一些摄影师们不屑的活动相片,但是那些最初的想法“怎么把感动留住”“怎么拍会让画面更美些”还是让我这个摄影初学者自己为自己创造了许多练习的机会,有时候拍的好了,同事们也给我点赞,给了一个徘徊的心许多小小的鼓励。

最近的日子,除了浏览各种职位,我也在试着理清自己的人生方向,职场方向。有时候百思不得其解,有时候只是觉得茫然而不知所去。

詹神父说,如果你信了主,你就知道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是的,我不信主,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去向何方。
社会的大学没有固定的教学、考试,每一步都在自己的摸索中前进。别人的成功不是我的,生搬硬套只有憋死人的份,就让他们的成功继续好好上演吧,我且中场休息,喝茶休整片刻。

买了几本知乎的小刊,许多人提的问题就是现在的我正犯愁的。

“为什么二十、三十多岁,我还一事无成”
我喜欢于它的回答:

把目光从社会和他人对你的期许(或者挑战)中移开,好好想想你自己,你的优势、你的才能、你的资源以及你的理想,然后去低头走你自己的路,创造你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个由“我是谁”以及“我到底要成为谁”所构筑的内核,缺少稳定内核的结果,就是他无法为自己的成长做出几年、十几年保持一致的努力,太容易被外部因素所困扰。当环境巨变时,他会随之调转方向,重新来过。

——《开放你的智力》采铜

忙乱、糟糕、悔恨

最近过的很失败,很忙又很无措。

老弟结婚,我请假一天,打酱油一天,发现做不了什么,真正让我做的时候,我退缩。招待大家吧?我退却了,不认识他们,还是埋头各吃各的好了。表姐说,你该去问问这个礼金怎么收,谁负责引领。我不知道,我站在小武旁边,他忙碌着递小礼品,我不知道干嘛,杵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

 

工作也一团糟,上周说碰杂志的想法,我列了几个准备着讨论,开会却变成了“你应该把杂志的大纲写出来,这样才可以跟大家讨论,有的放矢”,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大家会选哪个论题,每个论题都做出内容来,然后大刀阔斧地删?好吧,这边是杂志,那边其他的事情又来 了。2014报纸的内容又过来了,3.10日就出印刷,简直是把刀架在脖子上了。“来吧,要命一条”,绞尽脑汁写着没文化的字,自己看着都有点别扭,平时不努力,现在怎么上阵?懒、懒、懒!差!差!差!。。是谁说要做有意义的事情,却在那里不做事,开小差。过完年,散漫的心难收,工作着就走神,走神着就玩耍 ,玩耍完就懊悔,不想做事,想不到怎么做,脑袋晕晕。。哎,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说过的事情,写过的字像海水一样,一波一波完全没有了踪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正常运转,头发天天洗,保证了基本的生活步调。不过就算这么简单的事情有人也不一定能不好。比如小武,这几天一到11点两眼就发光“我不要睡觉,我要生活。。”,在小屋子里捣腾,我一觉呼呼起来他还在脑袋热热的想:那个论述到底行不行。。

 

二月份翻页了,三月份来了,四、五、六月,一年又过一半,中文字还没认识几个,岁月又跑过去了………………

2013武同学 闲来无事多发呆

 

201302

(图片:过年在山东大雪,下图:在泰国玩,在四川。。)

2013,距离武同学离职已经一年,赋闲在家的一年,我们发生了许多变化,搬家、再搬家。因为武同学不再加班,我们住的楼层也低了,吃完饭散步,周末散步绿道成为我们更多的节目。不知是否在家压力大,散步多等的原因 ,武同学的小肚子终于在2013稍微降下来了,还记得前两年,我们去买衣服,武同学屡次试穿,屡次小肚子凸显,武同学生气的样子。

好吧,作为一个家庭主男,武同学的厨艺还是没有什么进步,每次我下了公共汽车,他才在厨房开始忙开,十五分钟做好饭的速度,五分钟吃饭的节奏,然后半小时陪吃的命运。虽然味道依旧差不多:少油、少盐、少糖、多辣椒,不过花样增多了,他会试着在轻松的日子做糊DU、包混沌、做面条、包饺子、做蒸包,虽然次数有限,成功机率不算高,不过还是平添了许多生活乐趣,让我感受到:北方人的面食文化,当然最重要最大头的老妈(婆婆)的地位更是无比崇高,每次遇到疑惑,武同学就会电话老妈,询问这其中的疑惑:为什么蒸包发不起来?为什么面条揉面那么软,捏不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姜还是老的辣,几十年的生活经验足够我和小武学习一辈子。。多尝试、多学习。

 

赋闲在家一年,武同学的精神状态从开始的压力超大,逐渐过度到平和。英语的学习时起时落,对于股票由生到熟,由热情到平和。 2013,我们相处的时间多了,武同学晚上睡眠的时间多了,不过眼睛疼痛、小腿酸软的问题还一直困扰着他。所幸我们两个没什么争吵,武同学在家里努力学习着“发呆赋闲”的生活步调,偶尔学习、偶尔玩乐,偶尔和我辩论。虽然在家,武同学也一直努力让我维持比较“平常的生活格调”,带我去泰国玩两周,花了他一万的银子。给我买梦寐以求的水牙线,帮助牙齿清洗。我们的生活在简单中有着自己的小乐趣,种点发芽的红薯,生生不息的辣椒、发芽的生姜、纤细的韭菜。。

 

对于武同学的“赋闲”,大多数朋友同事都是瞪着眼睛“你怎么受得了?”

对于这种问题,我通常一笑置之。一个人的选择,就有他的付出和承受。

我和武同学互相陪伴支持,我理解他的选择,也尊重他的选择。生活,不一定等于工作。有些人追求真实的生活,有些人追求踏踏实实的生活。生活的面目或许很多种,或许真的可以只是在发呆中缓缓进行。随你去吧。

 

感谢武同学,又陪伴我一年。谢谢。(罗嗦相伴又一年。。)

 

2013 逝者如斯夫

2013

 

整理相片才发现,2013我没啥拍照,很少拿相机。老弟总说:我都不知道你的相机是干嘛的。(去散步时发现我老不带相机。。)

惭愧,都在瞎忙,还是得多拍。

2013,对于我来说是忐忑的,悲伤的一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些事情会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

整个上半年对于我来说,很焦虑。想起自己已经30岁,却依旧什么都无,无见识,无建树,无能力,看似每日肯肯工作,其实不知道做了什么。

很多个时刻想起这些,三十而不立的状况,辗转反侧。不知所措的慌乱在年中终于有了一点点转移,工作没有什么眉目,我转向了其他。

想着学点舞蹈什么的,但是苦于体力不足,或者感觉时间无法满足,后来听系列TED讲座,“让每个人都享受音乐”的说法,让我转向了小吉他:乌克丽丽。自己在家瞎摸索,后来加入弹客,参加沙龙,最近上课,参加艺穗节游行,参加公司才艺大赛,小吉他买了两把,在一系列的乱七八糟中总算体会了什么叫:节奏、音乐、琴弦。体会到一群人一边弹奏,一边唱歌的欢乐场景,也体会过慌乱无措的音乐白痴的感受。对于音乐,加深了点切实的体会。用指弹4321,音符从指边响出,总让我想起“拨动心弦”的词。

对于我的突发奇想,小武很支持,偏执的认为:学习音乐的生活才叫生活。

好多次不想参加沙龙,都被小武劝说:坚持去吧。坚持学吧。这一次不去,就再也不会去了。

初进入一个圈子的陌生感,初入一个群体的生涩感,都在一次次徘徊中还是咬牙去了。虽然或许我不能成为那个圈子里的人,但是不妨碍我走近他们,感受音乐、学习。无法强迫别人对自己好,视自己为中心,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经历,喜好。要吸引别人,首先得让自己先丰富起来。或者,一个人只是那样,也没什么不好。不合则已,适合再好好一起玩。

关于工作,只能说陷入瓶颈,不知道何去何从,对自己的表现也不满意,对于团队越来越失望,对于杂志的策划力、写作力、整体把握的能力没有什么进步,只有几次失败的拍照顾客记忆,杂志似乎我做的最多的就是找找图片,校对文字,对杂志的热爱,对于文字的热爱,处于低点。。

今年身体状况似乎不错,印象中只有牙疼,例假的状况也有好转,保护身体,爱惜自己。

年末老爸和奶奶的过世,成为我们家最大的伤痛。没有想到这么快地发生,每次晨练的时候,揉肚子的时候总是想起老爸,想起他的种种很健康的习惯。昨晚无意中听到老妈和朋友聊天,说起老爸: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太操心,钱都没给我们。觉得老妈真是冤枉老爸,夫妻三十多年,虽然膝下三个子女,但是两个人却不能理解、包容对方。或许这是他们婚姻的悲哀,想起我和小武,我们两个就多多注意:给予对方信任,空间,彼此理解,包容。把事情说开,表达清楚立场等等。。

不小心话唠了,不说“德智体美劳”的总结了,就此打住。

或许

最近一直在纠结辞职,还是继续待着的问题。这两年大环境部太好,物价飞涨,公司的盈利受到许多挑战,今年整个架构人员也在调整。虽然远离总部,但是从三天两天的人事任命通知和同事的告别信还是可以感知一二。每次,我都很好奇每个人离开的原因,真的是离开的时候了么?

上周我们在酝酿杂志改版,回过头去看自己四年里制造的杂志,心里留下很多个叹息,好像那些都不是自己真的想做的,或者那些真的不应该是那样子。好像满面惆怅的老头子总是在那里不动。我觉得其实有时候心真的不用太大,把核心的栏目做好,把手上的资源利用好,把杂志做的美美的就好,把想讲的讲清楚就好,别管有五个还是十个栏目,如果多的只是“凑”而为之,那也是狗尾,起不了任何作用。

总觉得手上做的杂志太“浅”,60P很浅,扩展到80P 还是觉得很浅。有人说进入读图时代了,没有人去看字了,不用写那么多文字了。可是,字的好坏不在于多少吧,应该在于质量。到底讲了什么,怎样去讲的。诗经一篇也没几个字 ,却字字精湛,让许多人回味。每次写卷首语,写开篇,写人物,我们都头疼得要命。因为本身做刊的时候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立场和角度,等到后来交稿的时候发现需要总领纲要的时候,才回过头补写自然头疼。问题总是出现,对策也总是常年在的,我们可以罗列后面的内容,可以串在一起写出栏目开篇或者卷首语。只是这后来的立场和做事编辑的立场却不是在同一时间确立,有开篇、有文字、有图片、神还是散的。

我说,我不了解产品,因为我不是设计师。我说,我不了解品牌,因为品牌的策划者们买手,设计师们,管理层们对于品牌的定位三天两头都在换,或者换一个好听的名字,还在“头脑风暴”中。我们手里拿着图片,拿着服装,拍照,整理、编辑、配文字、配图片,我依旧还是以一个不太了解服装的角度上。我不懂服装,以前不懂,过了四年,我依旧不懂,怨谁呢,似乎一切都是借口,问题困难总是躺在那里,我却依旧无视它而迈过前进。

回了一趟四川,我开始更真切地是向往那些慢节奏的生活,慢悠悠地把锅里的水舀起来,到地里摘点菜,和小狗逗逗。每天把那些最不重要的事情当做事情来生活:天黑睡觉、天亮醒来,认真做饭吃饭、锻炼身体,和小武同学聊天、学习摄影、写日记。可是每天都在忙碌,所有这些我想做的都是压缩在按时下班,回家七点半——十点钟的两个半小时里,如果偶尔遇上加点班,洗个衣服,或者稍微松懈,看电影、玩乐那么晚上的时间就完全消失。

一边我在向往,一边我又对于离职后的不确定生活感到焦虑。没有钱怎么办?社保如何整?工作好找么?51JOB前程无忧,我还得每天一遍遍地投递简历么。想起来都觉得绝望,似乎只要呆着上班,这些不安的因素都会随着工资卡里那些数字的小小增加而缓解。

一边是安稳,一边是未知。不过如果想起我们目前还无钱无房无车,肯定是上班靠谱些。如果想起,如果说生命的意义是追寻自我的话,我在目前的工作里迟滞不前,停下来或许自己瞎折腾,或许可以让答案明白一些,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道路。或许生命的意义本来就是生活?或者生活本来就是工作?照顾家庭?,或许重燃对工作的热情,纠正消极的态度,把工作好好做好,在工作中锻炼自己??或许,或许?……

循环

最近很忙,手指都点鼠标都点疼了,工作还是一堆。在一个又一个电话间,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棋子,被人放在这里,放到那里,挪动再挪动。我们在一个大工厂里转着,日夜不知疲倦。。

四年了。好像长进还是不大。安排顾客拍照还是错漏百出,特别专题每次还是整的焦头烂额,最后都是在网络中寻求答案,公司里的各种事情忙忙忙,追、追、追。

 

四年后的今天我是这样,再过两年呢?是不是还是依旧写着不会写的空间配文,发布着一期又一期的服装秀新闻。我觉得很有可能……

每天做饭、睡觉、吃饭的时间都是奢望,每个中午,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提前去买饭,快快吃完,快快催促自己进入梦乡。下班的时间,在路上等车,在路上塞车,回到家里连做饭的时间都没有,直接点菜吃饭了事,稍作休息后,忙着上床睡觉。

匆匆忙忙,慌慌张张,难道60岁以后,才能去寻找我要的自由。

难道生活就是这样,在工作中挤压。

如果说生命的意义是寻找自己,在这样的工作与生活中我的确在去寻找的路上么?

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干什么,需要做什么,我缺什么,

我没时间去想,很少去想,都在乱看东西,都在匆忙浏览。。倏忽又是一年。惭愧。

坚持什么?

最近心一直都很乱,一方面是武同学不在,没有人在旁边唠嗑,也是因为人走了,自己留下来陪伴自己,那些埋在心底的各种问题总可以在某些不容易入眠的时候,害怕的时刻钻进脑海里,各种拖拉症:买保险、修补牙齿、装修家里、自己到底做些什么、自己到底在干嘛等等无聊的,有聊的问题全部都冒出来。

晚上翻到熊培云的书《自由在高处》,开头第一页就是:你的最大责任就是把你这块材料铸造成器——易卜生。虽然名言名句有点俗,不过俗的是用法,关键是思考,这句话让我汗颜。每天工作八小时,然后吃饭睡觉,好像三十年来功夫,还没有把自己这块“铁”打造成什么样子,心中无丘壑。

想学的东西总是太多,早上看《幼学琼林》继续汗颜,惊叹,原来过去的小孩子要懂这么多,端午节赛龙舟有含义,重阳节登高有出处。“竞渡,悼屈原之溺水;重九登高,效桓景之避灾。”中国文化本来就多,目前教育体制也害人,知道自己一把年纪什么都不会,心里着急,不知道该看什么了,不知道无从下手。

虽然每次看的时候心虚,让我好好读古文又觉得这个费劲又费时,总觉得像武同学学英文,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背诵,有时候想起考试还是心中没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边际。顿时又失去了信心,熄灭了心中的热情。(我好像太现实了。)想学中医,又担心自己慧根不够,我是典型的只知道看,想的不多,信息可以接受,但是信息的甄别和理解总是迟迟懒得。不知道是上学习惯不动脑子还是懒惰。。不过每次看到各种穴位治疗病痛又满心欢喜,嚷嚷着要记录一本子,然后,然后没有了下文。。学摄影也是,想着每天看看摄影图,研究研究,然后,然后也没了。还有各种。。。老唐还让我和韩小白做WEDO 材料系列。。然后。。至今还没动手想。。

 

临近放假,心也散了。杂志的顾客人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寻找,总觉得找不到,今天总算找到两个,离原来预计的四个人远远不够。。不知道自己在瞎忙什么,该忙的时候心里有时候又堵得伤,就是不想干,心里各种内讧与内耗。。

小武说,你应该专注。我头疼如何取舍。看到舞蹈家杨丽萍做的,看的,穿的都是孔雀,舞蹈。别人问她:身体会衰老么?她说:跳舞会从肩膀衰老。有时候觉得人的选择少点也蛮好,取舍完了,集中有限的注意力和精力,只是道理谁都懂。中文、摄影、中医,小吉他、各种其他到底舍去谁,到底选择谁?

那些大全远

中午正端着饭盒吃饭呢,本来应该在开会的同事走出来对着我和大熊、大宝、方说:放下饭盒,盖上盖子,下去吃饭。

我一脸惊愕,无数个感叹号在我脸上,想问:干我何事???

 

阿具餐馆里,只见老板娘和秘书坐在一个大桌子上,面前一堆的菜肴,我们就吃开了。席间听老板娘说:下午我就会跟你们每个人单独聊聊,告诉你们中午为什么请你们吃饭。我如坐针毡,老板娘的茶不好喝,会谈啥呢?五年规划?雄心壮志?我这个没想法,没大志的孩子会不会又坏事了。。。

有时候觉得成为所谓的“主创力量”蛮有感觉的,但是一碰到“开会”“写文案”,整个人又蔫了,名头好听,但是背后的责任我倒是很少思考,或者懒于思考,或者没有思考的习惯。每次听的大家讲话都是从全局出发,思维严谨,目光深远,话筒一转到我这里,总是只有一些鸡零狗碎的小意见,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心里那个汗,汗完以后还是日子照旧,今天干嘛明天继续干嘛,完全没有一点改变。。

记得在培训时候,每个人发言谈起自己能为团队做些什么,我说的是:我能做执行。许多人也说:我能做配合。许多时候我们都是用小小的“配合”让自己处于一种简单的动作中,从前到后的问题,则少于动脑。是的,有时候职务与能力不是等号,多想一点,多方面的想东西也能让自己锻炼地更多。。

我每天喊着学习学习,只是忙着接受各种信息,真正的思考,反省则少之又少。思考,眼光的锻炼未尝不是另外一种学习。。多想想部分和整体的关系,偶尔换个角度想想所谓的大,全,远的东西。。。未尝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