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拜县:老头的困惑

 

 

在泰国,特别是拜县这样的北部偏郊城市,所谓的“好玩”更多是一种自然的风光,长长的公路,一片片的稻田,偶尔高高的山坡上的一棵小树。

 

时间久了,当好奇被平淡所冲淡,三十五六度的高温下,懒得动成为了更日常的词语。

 

一个某日的下午,我和小武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阴凉处休息发呆。看来来往往的行人。

 

“你好,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突然之间,一个拎着几升纯净水的欧美人老头问我们,他也坐下来,在便利店门口的凳子上。

 

我们这样慢慢地攀谈起来。

 

他骑着一辆破旧的小摩托,背心短裤和大拖鞋。老头是来这里很久了,他问我们:

 

“为什么最近这里旅游的中国人这么多啊?过去不是这样的,都是欧美客人为主,现在则是中国人,亚洲人”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多?我和小武第一次面临真正的问题。平时都是那几个问题,你从哪里来,去了哪些地方。我们两个突然紧张起来,用仅有的想法再用自己可怜兮兮的几个英语单词,把自己的乱糟糟的想法拼凑一下。

 

我说,大概是因为一部电影吧。 最近一部讲泰国旅游的片子很火《泰囧》,带动了很多人来这里玩。

 

老头若有所思地嗯了一下,抽了跟烟,开动小摩托消失在街道里。

 

为什么在泰国,在拜县的中国游客多?也成为了我和小武的困惑。

 

中国游客到处都是,街上经常听见中国人的谈话,带着老人孩子的,情侣的,单人的,饭店里,大声点餐的也有普通话。有时候我和小武报名本地团,一日游看大象之类,也特别要求:英文团。因为推销的人员很容易就帮你备注,中国人,导游是会讲中文的泰国导游。我们希望还是多听点英文,和不同的人一起玩耍。

 

 

有时候看见街上戴着大帽子,撑着雨伞的都是中国女生。因为欧美女生大多数是防晒油一擦,全身躺在太阳底下任它晒,晒出红红的所谓太阳浴。我们躲避的紫外线成为她们渴求的异域温暖。

 

 

有时候看到同样来自中国的同胞,我们也会悄悄低头走过去。因为,中国人太多了。好不容易出国玩找点新鲜感,不小心又重新扎堆国人群。心理其实挺崩溃的。

 

去泰国越来越方便,消费中等,人文风光和自然风光兼有,英文服务到位,中文导游的服务也很多,很多餐馆小店都特定准备了中文菜单,对中国人越来越友好,越来越方便。

 

天然的本能

越来越发现,小朋友的“生物钟”很准时。

白天每两个小时睡一次。早上六点多醒,晚上八点入睡(最近)。在小朋友身上,除了体会生命成长的欣喜,同时感叹生命本身的神奇。

当我从产房推出来,小家伙被护士抱过来后,就放在胸前,眼睛都还没睁开,奶头被塞进去了,就开始吧唧吧唧地吸允。

一出生就会吃奶,神奇的本能。 继续阅读天然的本能

衣带渐宽

下午四点,我终于去剪头发了,回来伤心欲绝。

更———
像——
————男————生了!!!

是什么时候想去剪头发的?估计是一个多月前,想去想去,但是总是找不到时间。

早上是不太可能的,吃饭,洗衣服买菜,稍作休息就是十一点做饭,有时中间艾灸。下午,有时哄睡起床就四点多,带小孩出去遛遛,收拾家里就又开始做饭的节奏。晚上,更是不可能,六点以后,小朋友就根本没法离开半步,上个厕所离开,都哭得伤心欲绝。

想做的事情总是做不了,一直钉在板子上,越积越多,像角落里的灰尘,让自己都开始痛恨自己。

去老妈那里,老姐说,你身材完全走样了。

是的,和孕前相比,足足增长了15斤,本来就没有弧线的我,更是变得又宽又粗。终于明白水桶的悲哀。之前的裤子是穿不下了,孕妇裤成了最佳的遮羞布。平时还不觉得自己丑,一出门了,才发现自己没有衣服穿,脸没洗,头发油油的。

和熟悉的朋友和亲人一起拍照,才第一次正式看到别人眼中的自己,虚胖、肉肉的,自己都不敢直视。

伴随着外形的自我信心降低,还有其他。

有一次早上早饭。距离小武离家上班的时间尚早,小武抱着小朋友,准备给他喂米糊。

老妈一把夺过去了,小朋友在老妈怀抱里。我有点生气。

“离小武上班尚早,让他给小朋友喂饭吧”
“哪有男的奶孩子的,奶孩子都是女的的事情”
“小武就是没有乳房,所以没法哺乳,喂米糊更是他和孩子亲近的机会”
“男的出外赚钱,女的就是在家带孩子。他爷爷当年就是这样的,他在外面挣钱,我在家带孩子,从来没有奶过孩子”
……

我给小武使了个眼色,哀求他给小朋友喂饭,小武摇头,跳过我的眼神,低头吃饭。

哎……

是谁说在家带孩子,就得全心全意地带小孩,连老爸亲近小朋友的机会也没有。更或者,我也是人,我也需要先生的分担,在家带孩子,地位也变得分外卑微了。

我知道小武不想与老妈有所争执,事后小武说,别理她就好了。

要命的老观念。。

话说还有一次

那天白天我忘记喂米糊了,或者说,找不到合适的空档喂。到了快傍晚,我给小家伙喂米糊。

老妈在另一个房间,跟我隔空对话。

“给孩子喂饭吧,得早点喂”
“我不是白天忘记了嘛……”
“孩子的事情怎么能忘记,难道还有比孩子更重要的事情?”
……

“当然有,小朋友又不是最重要的,还有我自己,还有小武”
“那好吧”

我知道,我又惹老人家生气了。只是,只是我实在痛恨什么都是小朋友第一的观念。小朋友不是最重要的,我和小武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我和小武的关系和谐了,其次才是和小朋友。心理学上都是这样说的,我也这样认同。

夫妻关系,优先于亲子关系。

因为,守护陪伴你的,是你的伴侣,而不是孩子。孩子是阶段性的陪伴。一切以孩子为第一的想法,貌似就是过于宠溺小朋友。小朋友只是家庭中的一员,不是家里中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每个人都重要,首先是我自己。我自信了、健康了、高兴了,才是专心照顾小朋友。

羊爸爸听课笔记——小儿腹泻

最近忙着做课程笔记,想学习中医育儿的知识,报了个线上课程,搜公众号:羊爸爸,学习小儿常见病的处理和养育,不指望代替医生只是多学习,只想生病时淡定如何应对。虽然是儿童的,其实感觉大人很多时候也适用。

以下为笔记部分:

小儿腹泻
(一)认识腹泻
腹泻是五岁以下儿童的第二个重大死因

腹泻:每天排泄三次或三次以上的水样大便,或者比个人正常排便更频繁。
注意:母乳喂养,经常排泄松散大便,糊状大便是正常的。 继续阅读羊爸爸听课笔记——小儿腹泻

蚊子!蚊子!

最近几天,我和婆婆都在进行手撕蚊子大赛。

白天在洗手间,突然一个黑影飞过去,我赶紧寻影跟过去,吧唧一声,蚊子变成了墙上标本。

婆婆更是拼命,每天白天带娃,晚上还得起来干活。

“蚊子很聪明,白天都不出来,晚上开灯也不在,夜里睡下了,耳边就是嗡。。那个烦人,你看,每天晚上你在房间里喂奶,我就在这边逮蚊子……”
“看,它们还很聪明,专门要我的指头这些手指,脚趾,骨头处地,痒起来,挠地那个难受啊……” 继续阅读蚊子!蚊子!

小武治病

最近面对小武,我总是很矛盾。

武同学每天早八点半离开,晚上九点左右到家,在漫长的时光里,特别是晚上五点以后,倒数小武同学下班的时间。每次盼星星盼月亮,等待周末,特别是周日的到来,武同学周六常规加班。武同学好不容容易在了,我就开始生气,为什么你在家会这样,你给我滚地远远的。

人总是很奇怪,有时候通过别人认识自己。

昨天晚上武同学八点半回到家,抱着小孩,在小家伙耳边说,你妈妈好凶啊,讲话这么大声。我气得不打一处来。 继续阅读小武治病

突然长大

今天早起,眼睛还没睁开,奶堵的感觉已经在胸上了,我一摸,左边又一大块结块,一看时间,早上六点。我拼着命试图想起上一次喂奶的时间,是半夜十二点,整整六个小时,平时都是两小时醒一次,来不及高兴睡了个整觉,想起上次端午节堵奶的经历,赶紧拿出吸奶器吸奶。。

这是继端午节后,又一次堵奶,堵堵堵,吸吸吸。

小朋友的长大,总在不知不觉间。

昨天早上去社康体检了,三个月——四个月体检,体重14.2斤(出生6.4斤),身高62CM(出生47CM )。

小武说,他和谷坤打电话,聊起小朋友的近况,说,感觉小家伙,突然长大了。

真的长大了,最近,小家伙的变化挺多。

吐奶,似乎两个多月就完全没有了。还记得刚出生半夜小家伙吐奶,突然口里吐出一口,头偏着,两眼无神,嘴边脖子边都是奶和没有消化好的奶。

发出的声音更多了,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太清楚,他到时是高兴,还是生气。吃奶的时候,总是呜呜的。老妈妈总是说他,吃奶还这么多声音,就像个小狗一样,吃饭还得呜呜看着。现在,只要小家伙,吭吭吭,嘴巴一撇,我们就立马收到:小家伙不高兴了。
立马把他从床上抱起,或者赶紧调整另一个抱姿,或者直接换人!

每天早上起来,是他最欢乐的时刻,一个人在床上,他就在那里翘着小腿,左手抓着右手,哼哼唧唧,自顾自哼哼唧唧半天。

小家伙有时让人又高兴又无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他高兴的时候,你一把他抱起,他就两腿绷直,一落下,他就“站”在了那里。小武有时候来了玩心,夹着他的胳膊让他在床上移动,他就“迈开了腿”,一步一步“走”了起来。

我们总是哭笑不得,对他唠叨,小家伙,你还不会翻身啊,别着急走路。筋骨还没长好。

一般来说,三四个月的婴儿可以翻身,半岁的则可以自己独立坐着,八九个月尝试站立,一岁多就走路。

傍晚的妈妈抱次数减少了,最近两周,傍晚我做饭,老妈带着他在楼顶和邻居聊天,看落日看夕阳吹晚风。正想着他晚上不是那么必须需要我的时候。前天晚上,八点多他又声嘶力竭地哭闹了,我想着他反正谁抱都一样,继续安稳吃晚饭(好淡定吧。),吃完饭一抱,小家伙立即止住了哭声。他又认人了。。小家伙的变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你以为他不认人的时候,他又却,只要妈妈抱。。败给他了。

尿不湿已经成功由S码,过渡到了M码。小号尿不湿的勒着他的小腿起了些红折子。周末小武抱小家伙,不给他系上下面的扣子,小家伙一被抱起,衣服总往上蹭。我老是提醒他:露了肚子,露了肚子。小武很不爽地唠叨:系什么扣子,你这个衣服已经小了。赶紧买新的。(他穿的就是3——6个月的)。。

从胃开始接受

这两天我吃老妈做的面食了,以前从来不。

大前天一顿吃了三个塔包,类似韭菜盒子,只是里面不是韭菜,是青瓜炒鸡蛋。前天是洋葱肉火烧,其实就是包馅的大饼,一顿吃了三大个,
外加两大碗小米粥。 那天下午陪小朋友睡觉到下午六点半,起来想着要做饭,看见老妈已经做好了大饼,一次性吃完了,就解决了晚餐的战斗,
轻松好吃。第二天早上,老妈又做了五个肉馅大饼,因为昨天晚上我吃了很多,说好吃。

是谁说的,接受一个人,是从肠胃开始。据说,喜欢一个人、想念一个人也是从胃。最近比较流行的日剧《深夜食堂》就有这样的故事,脱衣舞娘
小美总是爱上一个人,就爱上那个人喜欢的一道菜。总是在恋爱中跌跌撞撞,只要点菜换了名字,老板就知道,小美又开始了新的恋情。

另一个故事也是这样,暗恋上同学的小白也是,总是默默地点暗恋男生喜欢吃的那道菜——春雨沙拉,以前本来不喜欢吃这道菜,因为男孩的关系,
每次就餐必点,这道菜也成不喜欢到了死忠粉。。最后毕业后相遇,男孩喜欢上了自己的好友,女孩最后一次含泪吃了自己的孤单的——春雨沙拉。

想想觉得有意思,每个人的味觉本来就是一个回忆系统。每个家庭的母亲或者父亲,就是掌管这个系统的最开始的最高负责人。

我喜欢吃蔬菜,再准确地说喜欢吃叶叶菜,菠菜、油麦菜、上海青算,但是蘑菇、芹菜这些不是叶子的蔬菜,则不算。阿芳(老弟的老婆)说,
你和你弟都喜欢吃蔬菜,海鲜也只吃两样——虾和花甲。 是的,因为从小到大,不会做海鲜的老妈只做过这两道海鲜。。

小武喜欢吃韭菜鸡蛋,喜欢吃硬硬的煎饼,宽宽带着嚼劲的面条。婆婆则是每次做菜则是喜欢呈现菜的口感,脆,硬。土豆丝是脆的,炒彩椒是脆甜的,
蒜薹是脆的,炒黄瓜是脆的……

话说这口味本来是长时间形成的习惯,一时不好更改。就好像许多人到了欧洲,行李箱里方便面、老干妈则是内心最解馋的宝藏。干硬的面包,一天两天吃还行,
天天吃面包,肉,总觉得心理缺少点什么。许多留学生除了外出学会语言,厨艺的增长据说也是一项额外的收获。没有合适的吃的时候,只能自己做饭解自己的馋。。

感情是个很神奇的事情,长久形成的口味习惯,却可以因为情感的变化出现变化。过去我从来不吃馒头,偶尔吃饺子,遇上小武同学后,有段时间也会尝试
着去学习做面食,揉面、发面、做肉包、馒头、鸡蛋饼、肉夹馍,当然热情持续的时间不是很久。

从小在南方深圳长大的老姐更是,以前只要我一提起“饼”,她的眉头就皱起来,吃饼啊,想起来都干。只是最近听说她找到了未来一半,准备这个月底回国登记结婚。
据说,这个男生是河北廊坊的。我不知道这地域的差异会否成为他们中间的问题,最起码,如果男方爱吃面食,对于老姐,就是一个挑战。吃面食,做面食,老姐
估计得好好学习和适应了。

吃,或许真的除了是身体,口腹之欲,有时也是在满足我们的心理吧。

来,讲一个童年的故事,互相伤害一下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有一件事总是模模糊糊,但是又记忆深刻,从没有人提起。

也不知道我当时几岁,有一天,老妈突然把我拉到一角,很温柔的说,双玉,过两天会有个阿姨叔叔把你带走,叔叔阿姨没有小孩,你这么听话,他们给你好吃的,好玩的,好好过去当他们的孩子吧。

我当时也不知道可以怎样回应,只能默默的接受,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默默数着那一天的到来。 继续阅读来,讲一个童年的故事,互相伤害一下

崩溃有时

前天晚上又崩溃了,凌晨十二点的时候。

小朋友从八点半就开始睡觉,睡睡醒醒,睡睡闹闹,当小武已经在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手机里是游戏主播的杂碎声,我的头疼欲裂接近爆炸,当再次把小朋友放下,他又瞬间睁开了眼睛,刚看到希望,希望又瞬间破灭,心里瞬间升起一团火!!

干嘛,干嘛。为什么要生一个小孩来折腾自己。为什么你(小武)在旁边玩,却不帮我分担。。为什么你又再次醒来,你妈妈已经要崩溃了。。。

每一次小朋友被放下又睁开眼睛,我都想推开婆婆已经关闭的房门,打开灯,跟睡意朦胧的她说:老妈,麻烦你了。

然后把小朋友抱过去。

递过去,即是天堂。

每次想想又停止了,白天下午睡觉可以这么干,晚上应该自己承担。做父母始终是我,不是婆婆。不能每次搞不定就搬救兵。婆婆年纪已大,坑老人,不如坑自己。。

最后,一点钟,小朋友终于沉沉睡去,我得以解放。 继续阅读崩溃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