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张照片都有一个故事,探访沙井古镇

 /
我们一起听程教授讲过去的故事,走进历史……,又做一回历史学生……
 
/

都说摆拍不自然。。

 10.11日我和磨房的朋友一起走访沙井村,看了许多宗祠,不同规格,不同特点,相同的使命,听着沙井宣传部的程教授讲解,我们似乎看到了历史,在那些单调的数字年份后面,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跳出来,他们有血有肉,和历史中另外一些人联系着,或努力考取功名,或努力营生经营事业,开枝散叶,培育后人,有争吵,有低潮,有分离,有荣誉,有披泽后世……

与很多人一样,我很喜欢那些漂亮的照片,更喜欢那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因为他们总可以让一瞬间的情景丰富起来,立体,让我们知道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幻,那些隐没在历史书中的数字鲜活。

参观地点
万景楼
龙斋公家塾
古巷,古井
宗佑陈公祠——洪圣古庙
沙井蚝:沙井蚝水产工厂,沙井蚝加工厂
昂賸陈家祠
龙津石塔
观音里——观音庙
江氏大宗祠
曾氏大祠堂
广安当铺
永兴桥
粮仓

 

/

清平墟老巷
清平墟,这是我们到沙井古镇所见的第一个地方,从清嘉庆《新安县志》到如今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一大片旧式房屋整齐地在眼前,从窄窄的小路望过去,房屋齐整,每条小路轻轻地把房子分成一道一道,每个房间的大小,格局大致相同(不算后人加上的),据随行的资深历史学家程教授讲解,这样的齐整的规划应该是在家族兴盛时期所建,统一规划,统一建设,一次性完工,所有的人都住在里面,因此间间相同,不偏不倚,完全体现公正不阿(这其实也是朴实的共有制度)。每间房上下两层,上面阁楼住人,下面用做生活起居。过去的房屋没有窗户,大都屋内无光线,现在的房子则是被后人开了窗。家里很小,光线不好,过去的人需要玩耍,休闲一般就到外面的公有小巷子。吃饭的时间,就纷纷拿着饭碗蹲在自家门口,夏日下午的时候,只需要在小巷路口,摆张小桌,就可以呼朋唤友,麻将友的欢乐时间就到了。

如果有朋自远方来,则会到祠堂接待。

小巷子很窄,几乎只有半米,两个成人通过都困难,教授解释说,如此狭窄的设计,其实是有奥妙的,深圳气候炎热,阳光猛烈,如此间隔,夏日彼此可以遮挡阳光,走在小巷子里,通风凉快,不用打伞不用树木,已然完全阴凉,完全是人性化、因地制宜的设计。

现在的本地人大多已经搬入好房子,老房子也只是出租给外地人居住,卫生居住条件不太好,一般一、两百一个月,非常廉价,因此也成了许多低收入者的快乐小天堂。

房子是用来居住的,保护老房子的通常做法有两种,住人和清空。许多时候,人们把房子腾空,不多久,说来也怪,这些房子大多会塌掉,然后被夷为平地,地权重新回归政府。另外一种就是住人,供给低收入者居住,有了人气的房子,一般无大碍,就这样一直旧下去……

突然想起南澳的许多旧屋就是如此,无人住,凉飕飕的风到处钻,空冷冷的气氛蔓延在整个环境中,墙上写着“危房”二字,许多也在雨中冲刷,顶塌墙倒,一片萧瑟。而在沙井,走在这些老房子中,看着各家的生活,炊烟袅袅,我们行走于中,凉爽如风,井水处,有人汲水洗衣,有人照相留念,小巷子里小孩玩耍打闹,村口的老树下老人们打着悠闲的麻将,时光仿佛倒退了许多年……

注:
墟市:
农村集市。据宋陆游《剑南诗稿•卷一•溪行》:“逢人问墟市,计日买薪蔬。”《文献通考•卷十四•征榷一•宋教宗诏》:“乡落墟市贸易,皆从民便。”
墟市是古代的贸易市场,是由农村交换剩余产品而形成的定期集市演变而来的。墟市是两广、福建的叫法,北方称集,川黔称场,江西称墟,湖广称市,江南将具有相当规模的市称为镇。


龙斋公家塾 普通人的悄悄拜祭
家塾,字面意义就是私家教学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其实是一个祠堂,在古代的时候,不是普通人都可以、被准许建立自己的宗族祠堂的,地位高的人,贵族才可以有权利建立,当然不同的时代对于某些名称还有许多限制。贵族的人建立家祠可以用三间(四根圆柱围成的空间叫一开间),因此普通人,这家人就想出了用“家塾”的方式建立自己的宗族祠堂,拜祭祖先,用另一个名义“家塾”,就这样一直沿用下来……
注:补充:
1.祠堂出现在汉代,后来南宋朱熹《家礼》立祠堂之制,从此家庙不得立祠,到了明代嘉靖年间又“许民间皆立宗立庙”。
2. 宗族祠堂,除了祭祀祖先,还有教育,宗族活动场所的功能

 

/

古井 浅水清清
小巷深深深几许,走在小巷中,总可以看到许多古井,六方,四方,圆型,这里的井大都不深,据正在井边清洗的村民说,现在井水有点污染了,平时只是拿来洗东西,自己真正喝的很少。井口虽大,但多有铁盖,防止落水投井之用(惊悚~)。

/

宗佑陈公祠 洪圣古庙
祠堂的故事,原谅讲解的时候,我不在场,有请大家补充。
洪圣古庙,这块放在地上的石匾,其实也是记录着一位历史人物的故事。
陈家的英雄——陈桂籍,年轻的时候中进士,任户部主事,正品六官。在天平天国的时期,各地民间抗争云涌的时候,任民间的组织的小头——团练,组织大家共同抗敌。在英军暴行的时候,策划组织对香港总督下毒面包,可惜毒者非人,误中总督的母亲,不过也引起了巨大反响,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失落的民族英雄。(大意如此)。现在此祠堂已拆,只剩此匾,所以,只能借此凭吊古人……
但愿,石匾不要再被某家挪去用做某物去……

 

/

沙井蚝非沙井蚝,其实早做阳江蚝
沙井蚝水产工厂 、沙井蚝加工工厂
现在环境污染,养蚝之人只好选择阳江做基地,据说,在这里卖的蚝,如果报说是沙井蚝,那么一斤30块,如果老老实实称阳江蚝,那么只有8块而已。所以,各位买官得自己注意了。没有了当地养殖,也就没有了沙井蚝晒太阳的壮观。沙井蚝,5年乃成,个大肥厚,一只达2两,冬至的时候晒蚝,一片广场望过去,甚为壮观,可惜,我们来晚了,只有干干净净的篮球场等着我们,没有一个人。水产工厂停工,关着门,没有一丝人气。

/

掀开木窗,可以看到五个煮蚝水的锅炉

沙井蚝的制作也就在水产厂的后面——加工厂,五个炉。这里的沙井蚝多制成蚝豉,一般采摘上来后,先大锅煮十多分钟,捞起后晾晒,最后就得成蚝豉。而煮过蚝的大锅剩下的水,则会被慢慢熬炼十五、十六个小时,最后精华即为——沙井耗油。不过据说现在的蚝油大多是用另外一种小蚬贝熬煮的(味道与蚝类似,只是营养次许多),而且也兑了许多其他东西,往日的营养难再,蚝油鲜味难现……
翻开小木窗,可以清楚地望见传说中的五个大火炉,看着旁边的堆煤,完全可以想象他们平时在此地熬煮蚝油的情景……

/

成都人程教授为我们讲述这位外乡人的故事。

昂shen陈公祠 一个外姓人的故事
在这里,我们听到的第一个关于外姓武人的故事。在这个陈家祠堂里,他不姓陈,他的名字叫李昆山,画像下面,恭敬地写着:李昆山宗师。他是一个习武的能人,曾经去到南洋,以前的越南,在一个黑帮的比武擂台上打败了对方并打死了主战的人,于是被黑帮追杀,一路流落辗转到达沙井,他不得志,因为在这群富人大地主的地方,家族追求的是考状元,考取功名,扬名立万,在这样如此不尚武的地方,他只好卖跌打药营生,后来他去了广州,还是老本行,卖跌打药,教人舞狮,过得不错。这时候,沙井的陈家已经有了变化,村和村之间开始了竞争,每年的舞狮成为村民间的大事,所以一村的人把他请回来了,教他们的子弟舞狮,果然经过师傅的栽培,第一回合,子弟上场就赢了大局,至此,他开始了在沙井的真正事业,开馆收徒,其中一位徒弟叫陈培,后来他去了香港,远至北美,在那里开创了50多家武官,一直发扬着李昆山师傅的武功,他们称为七星螳螂拳,华林派。据说好莱坞做《花木兰》动画的时候还找到了陈培的女儿陈美,以她作为设计动作的原型,成就了许多事情,重现中国武术的风采,后来陈培还带着许多洋弟子回来认祖,于是大家都把这位人物尊称为:李昆山宗师,在祠堂里供奉他,感谢他一生的贡献……

龙津石塔  

 最早的深圳地上建筑
这是一个最早的深圳地上建筑,它看起来很小,不过它曾经的力量很大。宋代这里是沙井河口,河浪汹涌,大家认为是海主人魔力所致,因此建一石塔以镇海妖。石塔很有味道,正方下面有一个“万”字符号,与希特勒的方向相反,这是中文“万”,四个方向,代表世间万物,一个方向旋转,不断轮回,右侧是一剑,下面为梵文。左侧为双手合什,保佑之意,言简意赅,图文双意,童叟皆明。

/

观音里
这是一个妈祖庙,建在民居间,小小的地方承载着无数人的美好愿望,一帆风顺,平安归来。庙里有双宝,一对清朝留下来的香炉岁月守候在这里……

/

江氏大宗祠
这是一个大宗祠,三进三开。在这里,在祠堂的地方,是族内讲究礼仪,讲究尊卑的地方。“看一个人有没有家教,就看他如何进祠堂”从他进门的位置,左进或右进,坐座位的次序,方位等。宗祠是一个家族传承,教育,议事,办事的地方。古代的人没有连环画,没有动画片,他们的雕梁壁画里就是他们想对子孙说的话,
对于生活,他们对自己的子孙说道,“春游芳草地,绿游夏荷池”,四季自有变化,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的美丽,子孙们得细细观察身边,享受大自然的美好馈赠,知道生活的乐趣。
“五子登科”(另外一祠堂)多生子孙传承家族香火,努力读书登科中举光耀门楣。
江氏宗祠讲究雕梁画栋,喜鹊布满枝头,梅花寒冬开放,寓意即是:喜上眉梢(喜鹊上梅花枝头)。希望家族的人都可以佳音频报,光宗耀祖。

/

江氏的墙一面是蚝的外壳,非常壮观,为渔民生活特色。

/

曾氏大祠堂
这是深圳最大的祠堂,这里有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这里有许多人曾家人骄傲的事情。
故事的名字叫做:片石流辉
清代兄弟两人,战乱逃亡被迫分离,最后决定,以一块祖传的猪腰石为日后相认的凭据,一块猪腰石,一分为二,老大一块,老小一块,老小最后流落到沙井,最初靠着在沙井盐场做工维持生计,慢慢起家,慢慢开枝散叶,后来两家以猪腰石相认。据说此猪腰石为五彩石,夜晚放置厅堂,放五彩光,神奇无比。只是小弟沙井这边的,后来被遗失,甚为可惜。据司机曾师傅讲述,他的小学校长还看过这个石头,平时就放置在祠堂牌匾的下方。

说起自己的家族祠堂,曾师傅说,小时候作为二房的弟子,他们是没有资格进入这里进行学习,只能在旁边别处,后来破四旧的时候,许多东西都破坏了,当时作为学校的曾氏大祠堂则幸免于难,非常难得,至今修葺得不多,保持得非常好。小时候每当大节,他们就会在祠堂的前厅做表演,热闹非凡,醒狮等等。现在则作为文物,很少举行了。大年初一的时候曾家才会在这里聚聚。

这的确是我们看见的最漂亮的,最有故事的祠堂,更难得的是司机本身就是曾姓,经历过许多事情,对于族内的变化他娓娓道来,对于自己的身份,非常自豪,曾家的祖先很厉害,文武皆棒,出了不少举人,武人。他的QQ签名写的就是祠堂的家训:一日三省吾身。

/

广安当铺
这是一个大当铺,从外观看起来它像一个碉堡,有20米高,五层,其规模可说是东南亚之最。每层皆有细长的缝,可做枪眼,可做通风,墙厚无比,子弹难穿,墙体留下的数个洞眼,默默地述说此墙不通,人打不得的厉害。这样的当铺其实是清末小商品经济发达的标志,当铺的旁边就是码头,码头旁就是桥头,可以想象在这样繁忙的地方,有许多人需要这样的当铺,把自己的家具当个广安当铺,过了规定的时间没钱归还,当铺就把这些东西处理卖掉。
当铺解放后还做过粮仓,后来废弃,长年关闭。

/
永兴桥

深圳最古老的石桥,岸边古树依依,绿波卧桥,风景独好。以前这里曾是连接附近村落的唯一必经通道,往来繁忙,桥头至今还可以清楚看见一排的石印,据说,这是当时让过桥的小贩上税的路障遗址,行人通过,免费无需缴纳税收。

/
/
粮仓
永兴桥旁边是码头,旁边是当铺,桥头旁就是粮仓。现在这个粮仓已经马上被当地的艺术家准备修葺一翻,做工作室了。站在超大的空间里,回音很大,轻轻一踏,N多回音,非常好玩。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