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的本能

越来越发现,小朋友的“生物钟”很准时。

白天每两个小时睡一次。早上六点多醒,晚上八点入睡(最近)。在小朋友身上,除了体会生命成长的欣喜,同时感叹生命本身的神奇。

当我从产房推出来,小家伙被护士抱过来后,就放在胸前,眼睛都还没睁开,奶头被塞进去了,就开始吧唧吧唧地吸允。

一出生就会吃奶,神奇的本能。

有次奶堵了,小朋友又老拒吸,吸奶器吸不出来,乳房硬硬的一块在那里。武同学提出帮我吸出来,武同学鼓足了勇气,沉住气,含着奶头,使劲倒抽口气,吸……

一点——
都没有被吸出来!!!!
——完——全——不——起——作——用!

按道理,大人的力气比小孩大,吸允能力肯定更强,除去尴尬的因素,治病要紧,用力吸好几次,均不得其法,天知道小家伙们都是怎么吸奶的。

小朋友是天然的吸奶器,最好的吸奶器,没有之一。

最近我们给小家伙喂辅食,才发现他张开嘴巴,舌头不停地向往外推,我们才知道,原来吸允,或许不只是上下嘴唇的用力,还有舌头往外顶挤压奶头,这才有源源不断的奶水流出。

小朋友天生会吃奶,大人却忘记了。

还有一种本能,我们都已经几乎忘记了。

最近我总是在叨念:鸡栖于时,日之夕已,牛羊下括。这段出自《诗经》的句子,大意是,太阳下山了,小鸡们就会窝休息了,牛羊也回家了。以前读书觉得这也就是稀松平常的描述,不怎么在意。

去年认识大哥,听他说,只有傍晚才放飞小鸽子训练。大清早放飞,小鸽子们容易乱飞,玩心重。下午放飞,傍晚归家,飞着飞着,吃食的响声响起,鸽子们就纷纷快快落下。

“晚上才回家嘛,像人一样。”大哥说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这个“回家”这个“生物钟”。

事情到了自己身上,才发现违反了本能,会有切肤之痛。

上周出门聚餐,晚上七点的饭局,我们六点半到,一进包房,堂姐觉得小家伙可爱,接过去抱抱,哇的一声,哭闹的开关就此拧开,除了少数几分钟的休息,七点半,我的米饭都没吃完,我和小武就带着一直哭闹的小家伙,匆匆撤退。

小家伙哭闹的厉害,小武担心一路吵到别人,打开手机准备打车。只是当我们抱着他一路往回走时,小家伙却神奇地安静下来了,他似乎知道我们要回家。当我们一停下来,想着要不要回去,他,又开始哭了。

晚上,是回家的时间,但是我们却带着你往外跑,我们又错了。

小朋友们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却有清晰而明确的出厂设置。

早上醒来,晚上入睡,傍晚归家,饿了哭,累了睡,这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但是我们大人难以到达。早上被闹钟吵醒,晚上伴着手机入睡,傍晚加班,饿了,忍住,累了困了,喝红牛,喝咖啡,喝浓茶。

有时候我都在感叹,如果小武像小家伙就好了,累了倒头就睡,难受了哭一场即可。


个人生活日记,苦逼带娃生活,有兴趣订阅可关注:曲曲芽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