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治病

最近面对小武,我总是很矛盾。

武同学每天早八点半离开,晚上九点左右到家,在漫长的时光里,特别是晚上五点以后,倒数小武同学下班的时间。每次盼星星盼月亮,等待周末,特别是周日的到来,武同学周六常规加班。武同学好不容容易在了,我就开始生气,为什么你在家会这样,你给我滚地远远的。

人总是很奇怪,有时候通过别人认识自己。

昨天晚上武同学八点半回到家,抱着小孩,在小家伙耳边说,你妈妈好凶啊,讲话这么大声。我气得不打一处来。

早上小家伙一醒, 小武也在房间的另一张床上看手机,我把小家伙抱到他身边,武同学揉着眯缝的双眼,低头看看小朋友,说,小家伙,你怎么今天早上变得这么丑,怎么当我儿子。我在旁边正要发作,他又讲了,小不点……

我努力按下即将发怒的情绪,脑子里又想起小武说的:你妈妈好护着你啊……

护犊情深,真的是。

才四个多月,从开始对“妈妈”这个词语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完全有了一幅护犊的架势,我,真的变了。有时候晚上在天台和小家伙散步哄睡,夜光里,楼顶大叔养的猫一前一后的跑着,有时候靠近我。让我有种被几条狗围攻的未来恐惧感,下意识把小家伙抱得更紧了,跟小家伙说,或者是跟我自己说,没事,妈妈保护你。

想想都觉得好笑,明明自己是个胆小鬼,怕黑怕孤单,以前晚上天黑了我都不敢上天台,现在?完全顾不上,小家伙一闹腾了,我就赶紧把他抱出去透透气,看看月亮,听听风声,黑夜里的未知恐惧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里了。

我总是不愿意让小武说些不好听的,对于小家伙,玩笑也不行,什么小胖纸、小瘦子、小丑丑,一听到我就不乐意了,(只允许自己说。哈哈)小武知道我有这个毛病,却又偏偏想治,每次抱着小孩,如果看见我在身边,就想给我治疗……我每次就听了,就深吸一口气,好,再说一次,再按下去,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又开始反驳:小家伙就是好可爱啊,眼睛大大的。小武则是,哎呀呀,都是自己的娃好,是不是……

有些病,真的是生了娃以后得的,而且不轻。护犊这个是,越看自己的孩子,越喜欢,也是。

没事的时候,我看着小家伙在身边,粉嫩粉嫩的小皮肤,黑溜溜的眼睛,漂亮的双眼皮,大腿间的一道道胖出来的褶子,他的吃手,吸允,大笑,好奇地望着周围的神情,让你觉得,这个娃真可爱,这个可爱的娃竟然是自己的,那个高兴。

我终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每个妈妈都喜欢自己的孩子,不论外人看起来是否美丑。大概美丑的标准有时候是从心底来的,从出生到成长,小家伙吃奶、睡觉、哭闹、玩耍,你陪伴的每一秒钟的叠加,在感情的末端它就汇成了一股欣喜,感激。感叹生命的成长,感慨那些晚上看着对面的灯光一个个暗下去,五六点天空慢慢亮起来。

有病,还是不治了。

爱屋及乌,小家伙天生亲妈,妈妈也天生喜欢自己的小家伙,这大概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感情。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