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和自主

昨天早上八点半,一针扎下去,时间停顿了几秒,小武依旧按住小朋友的手臂,没有声音,然后,突然小朋友哇哇的哭了,我们赶紧把他抱下一楼。

“针扎进去的时候,小朋友还没感觉到,护士就赶紧推,等小朋友感觉到疼痛了,针已经拔出来了”小武跟我解释。

本来还以为他会哭个不停,才几声,小家伙就停止了哭闹,像没事人似的,在小武怀里东看西看,只是我们两个大人着急,生怕棉签没有按压住。“是这里么?是这里吧,别按错了”我们来回几次,确定按压的地方,不知道是针疼,还是我们按压的不舒服,小朋友在怀里又有点不高兴了。

每一天,小家伙都在慢慢长大,从柔软逐渐筋骨强壮。

记得以前同事说,小朋友刚出生,外婆都不敢抱他。太软了。最后,同事看得无语,一把抓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

记得小家伙刚出生,睡在我的身旁,婆婆坚持要把他抱走,放到旁边的单独的婴儿床上。

“孩子还太嫩,你睡熟了一不小心一个翻身,都可以把他压坏。”
好吧,我也对自己是否会睡觉翻身不太确定,毕竟睡着了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自己身边多了个小家伙,这个事情,我的确得慢慢适应。只好很不舍得地,看着他从身边抱走,放到了更高一点的婴儿床上。

有几次,我发现半夜小朋友哼哼唧唧,醒了,才发现自己的手搭在了他脸上,或者只是一块手帕,被子盖在了他的脸上。他只是在那里哼唧,手,也不知道往上一佛,把东西摘去,解决眼前的苦恼。

小朋友很软,一开始的几个星期,我都不敢给他洗澡,软软的身子,抱起来就好像一个橡皮糖在手臂上,直往下坠。把他放在带靠背的洗澡盆里,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坐得住,还得用手扶着他,生怕他就这么疏忽滑进去。

有时候觉得他很脆弱,很可怜,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主。一切都需要别人的供给。大到喝奶,喝多少,怎么喝,喝什么。小到看风景,穿衣服,剪指甲,他就在那里躺着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需要别人的帮忙,不行的时候,不高兴,只有唯一的武器:哭。

一个多月到两个多月,是小家伙最闹人的时刻。

每天傍晚开始的哭闹,让我和老妈的神经上了发条,紧绷万分。每晚哭闹从傍晚到九点十点。晚上七点左右,小武一个电话过来,还得汇报小家伙今晚的哭闹情况。在无数次他声嘶力竭,哭得满头大汗,嗓子都变哑的时刻,我都在想,这个小家伙,身体里到底蕴藏了多少的能量,可以这样哭闹,这么大声,这么久。

每天无数次的喝奶,带给他体重和骨骼的增长,也给了力量。最近几天,小家伙又开始喜欢被竖抱。他的脖子还不能完全抬起来,抱在身上,冷不丁地脑袋就低着撞在我们的肩膀上,你还在心疼他到底有没有撞到鼻子,有无撞疼的时候,他已经又开始抬着脑袋,左看右看去了。

我们觉得他脆弱,柔软,什么都不懂,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抱去社康打疫苗,一共去了三次,前两次都未果,因为排队到我,总是疫苗被打完。一个人抱着他,狭小的空间里,排队的人从柜台排到了楼梯口,边上两个风扇对着人群吹,呼呼的,墙边都是已拍长短高度不一的凳子,每个家长抱着自己的小孩,哭成一片。我抱着他,跟他说:小家伙,我们也要打一针,有点疼。但是打了就不会有这个病,省去了以后很多很多的痛苦。小家伙有时不理我,只是烦躁地周围看看,过了一会儿,也哇哇的大哭,或许他已经看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知道前路不是好糖果。

出生的时候,有句话我总是憋着不敢说。小家伙睫毛几乎完全没有,眼睛也没有什么神,好像什么都看不见。老妈教我们看小家伙是否喝奶——用手指触碰小家伙的嘴边。如果他不理会,就是不想喝,如果嘴巴张地大大,那就是饿了!他好像每次都看不见似的,感觉到了奶头,也是左边右边脑袋使劲晃,像个看不见的小怪兽,左右来回寻找奶头。慢慢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多月的时候,突然我就发现,他的睫毛长出来,长长的,黑黑的,还翘起的。

当我还担心是否能看见,认识我们的时候,两个多月,他已经傍晚只要“妈妈抱”,也就是俗话说的——认人。傍晚,或者晚上,只要小家伙哭闹了,无论激烈程度有多高,只要我的双手接过去,跟他说,妈妈在这里,别生气,小家伙。他躁动的身子似乎就知道了,慢慢安静下来,在我的怀里,继续默默的吃手,自顾自地玩耍。

每个早上或者下午,当小家伙心情好的时候,他躺在那里,你望着他,跟他说,他就会跟你咿咿呀呀开来。通常对话是这样的:

咿——

咿——

哦————哦?(一声变四声)

哦————哦?

有时他边吃手,害羞地跟你说上两个声音。你认真地看着回应他,他小眼睛弯弯,嘴角轻咧开,笑意满满地对着你,看着你,似乎你们真的在进行交流。当我们觉得他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他好像又懂些什么,知道谁是妈妈,谁是在跟他交谈。不高兴的时候,不对的时候,他用不同的哭声,或者哭声的前奏,坑坑两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小家伙三个多月了,打嗝已经难不倒他了,每天的打嗝次数少了,也告别了一打嗝,就哭的节奏。横抱着,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了,很多时候地竖着抱,他要俯视这个世界,他要更广的视角。作为新手妈妈,我还对于竖抱不太熟悉的时候,竖抱一会儿,得再照照镜子,审视再三。。

早上C同学打电话请教单反的使用问题,顺便问我,小家伙现在还是抱睡么?书上说,再大些,你就可以训练他自己睡觉了。

我看着在怀里一直睁着眼的小家伙, 也不知道这个训练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我得学习训练他。。

Save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