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天,三个人的角逐

最近日记,又不小心变成了周记。小朋友长大了,睡眠习惯,情感依赖又有了新的感觉,我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写日记,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以前总是下午写日记,趁小朋友睡着的时候。现在,下午是哄睡陪睡的时间,一觉醒来就得给朋友洗澡,做饭吃饭。然后就是进入晚上的哄睡时刻,一直持续到睡觉。自己的洗澡有时也得见缝插针,有时洗到一半,就听见小朋友在外面哭的呼天抢地,自己只好加速冲洗,吹头发更是,每次都得准备好吹风机,插好电源,一旦把小朋友给婆婆,立马吹,生怕在那几分钟的间隙,小朋友又开始嘴巴一撇,

哭。傍晚晚上的“妈妈抱”是一剂神药,让你欣慰,让你痛苦。

小朋友在这个世界,我们的身边已经差不多一百天了。我们三个大人的吵闹却从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止。不知道在他看来是什么感觉,今天吵,明天冷战,后天又有了新篇章。想想觉得好笑,明明好好的家庭,为什么小孩子一出生,整个家庭的氛围变得格外脆弱,三个人的价值观,做人处事,都在这些天被暴露地淋漓尽致。

昨晚小武说,以前听老妈(婆婆)抱怨玉军(小武弟弟)和倩倩(小武弟弟的老婆),总觉得如果是我们一定不会那样。
实际状况?更加糟糕。

我是个迷信的中医粉,这个寒凉,那个湿热,吃饭吃水果总有一堆的忌讳,说话又不大过脑子,又喜欢看到什么说什么。小武平时性情温和,只是对于束缚,标准、常规叛逆地厉害。他总想问,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老妈性情平和,但是遇事习惯不表达,不说,生气了她也只是默默的。

据说有一次老爸回家做事累了,老妈让他帮忙刨红薯,他抱怨了几声。后来,老妈就从来没有找过老爸帮忙,在农事上。

是的,我也不想。我也以为婆婆比较好相处,至少比我的妈妈好些。
我觉得自己的老妈,情绪化比较厉害,上一刻可以开心笑,下一刻就变成骂骂骂。不过上次有了“洗澡事件”,让我对于婆婆的“平和”,刷新了认识,有时候不说,不表达,比表达更可怕,因为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发。

每天我们三个人都处在各种问题的争论中。
夏天到了,要不要穿的更少些,只穿点肚兜即可?
小朋友哭闹了,哄骗他?
长痱子了,是给他洗点金银花水,还是给他开点空调,穿个肚兜?

我总希望他能是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具有表达的权利,尊重自己的感受。是一个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孩子。

每次小朋友大哭,我总想知道他到底有哪里不高兴,不舒服,还是仅仅只是困觉。如果老妈接过哭闹的小朋友,总是对他说:别吱声。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总是难过,哭,也是一种表达,如果连哭都不会,那就太乖,太可怜了。

老妈觉得哭不好,因为夏天太热,哭太久了,嗓子哭哑,全身发热,起痱子。
“如果是冬天,他哭,我就不那么着急。夏天哭,他长痱子,很难受”老妈说。

记得住院的时候,隔壁那个双胞胎妈妈,她的小朋友早产,体重轻,4斤左右,那就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不会闹,不会哭,醒来只是瞪大双眼看看这个环境。双胞胎妈妈总是不无羡慕地说,什么时候我们的才有你这个这么大(我的小朋友出生就6斤多),才会不舒服哭闹。我每两个小时检查一次尿不湿,因为即使尿了拉了,我的小朋友也不会哭。

是的,小朋友是婴儿,不会说话,如果连哭都不会,最后一个表达的窗口都关上的话。那身体哪里被压到了,热了,冷了,饿了,难受了,都不知道,如果大人不能及时发现,那错误的状况就只能一直默默地持续,得不到改变。。

不哭,轻松的是大人,我们可以更从容地看小朋友,玩收手机,玩游戏。哭,大声地哭,我们紧张地到处翻找,尿布湿了没,拉了没,手脚自如伸展没,饿了没,热了?冷了?困了?一个姿势久了,换另一个?换一个大人抱?大声的哭泣似乎是一个人没有成功搞定小朋友的标志,告诉别的大人,哦,你这次又失败了,等一会,下一个人的双手就此出现了。

哭与哭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后,还有许多问题。

比如,有一次,我们说,不让小朋友给别人“表演”。
老妈说,那你就让小朋友长成一个木瓜好了,什么都不懂。表演给别人看,那是礼貌。

我觉得表演美其名曰为礼貌,其实只是满足大人,父母的虚荣心,并没有尊重小孩的意思。小时候,我们让小朋友表演翻身,站立,抓握,长大些,让他表演古诗、唱歌。小朋友像一个产品,我们就好像产品生产者,喜滋滋地等待别人的检阅:呦,你看,我生产的这个产品很不错吧。

学习是必要的,只是表演是另外一回事,表演与否,我们可以选择。

昨晚老妈和远在北京的老爸通话,微信视频里,辰辰(小武弟弟的小孩)接连表演了好几个舞蹈。大家一个劲的叫好,就好像一群人围着看斗鸡,好,厉害,好,再来一个。小小参赛者被周围的喝彩声拥护着,情绪高涨,一次又一次地继续“奋斗”,直至流血而死。

事后,小武对于“表演”又有了新的 认识,其实也不一定完全是满足了大人的虚荣心,有时对小孩也是一种鼓励。辰辰同学那么专注地表演,她其实也有一种被认同的欲望,可能周围的语言环境越来越积极,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正面的引导。

我承认,有时我挺不喜欢婆婆的,千般万般不顺眼,可能看事情都带着有色眼镜了。有时又想起老妈的话,你婆婆大老远过来给你帮忙,你要待为上宾。好好对她。想想又觉得的确,一个老太太几千里跑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照顾小朋友, 既没有话语权,也还要忍受两个孩子的各种“意见”,这不行,那也不行。能帮忙已经是感激。。

今天是百天,除了是小朋友的日子,也是个大人之间一条隐形的伤疤。一提,就痛。
月子里,那次我和老妈闹矛盾,老妈后来慢慢走到我房间,对着正在喂奶的我说:小黄,我看我还是帮不了你们什么。我做饭你们又吃不了。带孩子讲科学,我又不会。我就帮你洗洗尿布,其他喂奶(奶粉)其他你们以后都自己做吧,小孩子还太小,过了百天,我还是走吧。

今天早上,七点多我起床了,看见厨房没有生气,老妈的房门紧锁,没有老妈做早餐的希望,我只好自己把米饭蒸上,正要插电,老妈慢悠悠地开门回家,提着四个塑料袋,猪肚、豆角、苦瓜、土豆,还有包子若干。平时老妈腿脚不好,都是我下楼(八楼)买菜。她把东西放下,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吃了两个包子,然后回了房间,再次闭上了门。

今天,又发生了什么,或者将会发生什么,我又忐忑了。

我回房间,跟小武说,你去看看老妈,她今天一反常态下来买了菜,还买了早餐
(老妈最讨厌外面的东西,觉得添加的东西太多),看看她是不是又生气了……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