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抱

陈丹青:有没有想过,你要孩子是为了什么?传宗接代?养儿防老?
刚看到书里一个答案:为了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参与意味着付出与欣赏。

最近小朋友三个月了,虽然小朋友距离说话还早,妈妈这个词,是甭想的。只是,妈妈抱,这个状态,已经初具端倪。

每天傍晚至晚上,我几乎都没有时间,不能离开半步。即使小朋友不哭闹,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秒,是不是就开始哭哑了嗓子,而且这个时候,婆婆,小武都没有办法,只有,我抱他,他可以瞬间平复。

婆婆说,有年纪的人都说,小孩三个月就会认他的妈妈了。特别是黄昏时,只找妈妈。别人抱都不行。

妈妈,在这个紧张的“黄昏闹”时刻,是一剂良药。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管用。有时挺欣慰,有时挺绝望。特别是晚饭从没有从容吃过,仅有一次,因为我把七点的晚饭,提前到了五点半。洗澡尝试了一次,洗到一半就听到小家伙在客厅哇哇大哭,只能迅速把自己冲干净穿好,飞奔出来。吹头发都完全不可能,后来实在难受,把小家伙转交给婆婆两分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吹干接过去。

每次的晚饭,就好像按上了比赛定时器,一把小孩抱出去,时间飞快的跳动,因为小朋友很快就要哭闹了。再或者哭闹的实在厉害,只能给婆婆放假,我一手抱着小朋友,一手吃饭,用勺子挖点菜,再挖些米饭,一股脑地塞进去。偶尔捡拾落在他身上的米饭和菜渣。

回想起来,对于妈妈这个词,一开始我还不适应。

第一次正式想起这个词,应该是填写《母婴手册》,在深圳,每个孕妇到孕周三个月会建册,这意味着在医院存档直到生产。每次产检结果,问题都会登记在这个小本子上。在最后生产时候,产科医生以此了解产妇整个孕周的身体状况。

小本子的第一页,就是基本信息的填写:父亲、母亲的名字。父亲,母亲,我第一时间反应就是老爸,老妈,刚想下笔,才意识到,这个横栏里应该填写的是我和小武的名字。我们不是孩子,而是父母。

怀孕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身为父母意味着什么。有人说,父母是一个不用驾照的驾驶员,每个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有人说,对于小孩要实行胎教。我总觉得对着肚子里的小朋友说,妈妈说。总觉得矫情和不太适应。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对待他。

出生了,小朋友真的到来的时候,我和小武还是不知所措。
当哇哇一声啼哭,他发青的小屁股背着从我身底下被提起的时候,我心想:额,就是这个小家伙。真的是我的孩子么。

刚出生的前两天,奶量不是特别多,小武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家伙,着急地问我:
黄小花,他是不是没吃饱啊?我们加奶粉吧。

起名字,对于我们两个纠结的人来说,更是头疼。经过三番两次的推翻再推翻,最后定回最初的:武枳。只是最后登记出生证明的时候,小武才发现,我们又搞错了名字的发音音调(以为 枳 zhi,四声,其实是三声)。本来户口本还有给他更改名字的最后一次机会,不过小武说,还是把机会留给小朋友自己吧。

起名字的时候才觉得,身为父母,我们就做了许多决定他一生的事情。当他还不会说话,他的父母已经给他设定了名字,没有问过他的意见,却就此跟随他长久的一生。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