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陪伴你的日子

下午我在理发店,染着一小撮黄毛的理发师给我修剪头发,这一次,我一点也不困。

因为三个月前,我就在同样这个位置,同样的理发师给我剪头发。当时师傅看着我的肚子,笑着猜:你怀的肯定是个男孩子,你的肚皮很尖。

那天是年28,深圳的街道,小区都已经冷清下来,婆婆说,年前去剪个头发吧。我就去了。我不知道,几天后,年28、年29、年30、大年初一我就破水了,我最恐惧的生产就来临,小朋友出生了。

时间是个标签,为什么看重一百天。
小武对此很不屑,难道生日需要庆祝,其他时间就不行么,生日前一天呢,前一个月呢。因此,他从来不过生日。

生日,百天,都是个时间的记号吧,好让我们回头时,在这个节点,停下来回味。

最近这段时间,哭闹,或者说闹觉,应该是我们生活中的关键词。每天下午四五点,我就进入焦虑的状况,晚上八点以前,我和老妈没有顺利吃过晚饭,八点半开饭是常事。两个人轮流抱小孩,随着小朋友的哭闹声减弱,我随时准备着递上“奶水”,问朋友、问医生、查B超,我们一次次地抱着哭到声嘶力竭的小朋友,一次次追问他,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小问问,你告诉我,好不好。

哭,只是拼命张大嘴,红着脸, 整个人都哭到颤抖 ,最后声音近乎嘶哑。

他说了,可能只是我们听不懂。

经过一系列的询问和看医生,最近我才也越来越确定他只是闹觉,睡前习惯性的哭闹。声嘶力竭,拼尽全力,或许真的只是因为他喝奶多了,有力气了,大了。

力气大了,喝的也多了,小朋友喝奶越来越频繁,一小会一次,很多时候更像是漱口水,没事来上一口。晚上本来两小时一醒的规律也有点改变,四点醒,五点醒,六点醒,七点醒,我成了报时表,随着小朋友在黑暗中的咿咿呀呀醒来,喂奶,照看。
喝奶频率增加了,奶水呢。
婴儿奶粉一般是开罐一个月内使用,不然容易拉肚子。快到第二个月末的时候,小武一次性买了三罐小奶粉,一直安安静静地放在柜子里,白天也不用烫洗奶瓶。只是小勺子,奶瓶盖偶尔因为喂药使用中。

小武说,你变了。
以前每天晚上睡觉,你都会神经质地用夹子,书本把窗帘拉上,并且密封地严严实实。现在?100%遮光的窗帘布,总是闲散地那样挂在窗户的两边,你终于学会不拉窗帘睡觉了。

是的,从生产后出院,卧室的窗帘就此没有合拢过。每晚小朋友和我一起睡觉,我需要时时刻刻查看小朋友的状况,鼻子被堵住了?醒了,要吃奶了?不高兴了。刚开始的时候,卧室的小灯是整晚亮着的,以至于小武睡眠都有些受影响,总是央求我:关灯睡觉吧?小朋友不能总开灯睡觉。
小朋友的变化?

吃手越来越精准了,虽然也总是一边吃手,另一个手不时还是挥舞打着自己的小脑袋、眼睛鼻子。。。手很好吃,有时是手指,手背,或者袖子……全部一骨碌塞进嘴巴,吧唧吧唧,发出很香很香的声音。

夜深了,旁边的小朋友又伸了个懒腰,又开始咿咿呀呀,要醒的节奏,就写到这里吧,我要去照看小家伙了。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