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武器

晚上十点,怀里的小朋友已经沉沉睡去,我惊魂未定。

一切来的太快,让人来不及思考。
床上,老妈和小武扭打在一团,片刻,老妈躺在那里,不动了,衣服下摆露出半截白花花的肚皮,她双眼紧闭,胸脯一上一下,呼呼呼,很大声

心脏病突发?喘不上来气?我们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没有了主意,
老妈,我们要不要打120
掐人中,掐人中,我拿出仅有的一点中医急救常识。。

小武趴在老妈身边,直直地看她

时间停止了几秒,散乱的头发的老妈睁开了眼睛,急促的呼吸声减缓,
她微闭着眼:我不去,我不要死在你们这里,我要回到小滑石沟(山东老家)

她哽咽着:玉杰,你明天就给我买票,我要回去。

卧室里,这边老妈还在和小武闹着。那边,刚洗完澡,放在床上的小朋友已经哭起来,我赶紧吧包被卷起还半干的他,带上换的衣服逃出这个混乱的场面。

客厅里,小朋友手脚乱蹬,小脸通红的哭喊,一阵一阵的,我一边跟他说对不起,一边笨拙地给他套上连体服。另一边卧室里,小武和老妈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说,你以后到底还这样说不。如果不答应我,我立马死给你看。
出去跳楼或者回去死给你看
你说,你是不是不满意你老妈,想赶我回去了。

我没有你这样的 儿子,没有儿子这样气自己的妈
……

一切的一切,都开始于几分钟前。

今天小武调休带小朋友去看病,晚上回来打算自己一个人给小朋友洗澡(第一次),洗澡水放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后,小武抱着已经脱光光的小朋友,

说:小家伙,我把你带去煮煮哈……

小武正对着坏里的小家伙说着,卧室里的老妈放话:
玉杰,不能那样说孩子。他又不是小猫小狗的……

我如果不呢,就不呢
那我就死给你看

砰砰砰,卧室里的墙壁有几声闷闷的撞击声,我和小武赶紧跑过去,
老妈半花白的头发,在墙上来回……

额。这是武志红写的《为何家会伤人?》,还是“弱者”以自残的方式来控制别人?我脑子里瞬间出现这两个问。。

晚上十一点,我们都各自在房间里休息,躺了许久的小武起身出门,过了一会儿,小武回来。

老妈怎么样?

房门紧闭,而且反锁。小武说。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