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一封信

亲爱的黄小花:
你好

此刻,你的小朋友睡下了么?
晚上十点,四月的深圳窗外雨声潺潺,屋内闷热潮湿的空气让人汗如雨下。
这些天 ,我总是想起你了你15岁那年。

那天晚上,全家人聚在客厅,老弟被捆绑起来,老爸抽着打着”“皮鞭”。那是他特地制作的工具,用路边的植物茎秆为材料,拔去叶子,剩下的枝丫成为”“鞭子”,呼哧,小鞭子在空中挥舞,够结实,还有韧性。当然,打在皮肤上,直接是一道红印子,带有许多小印。

老弟被绳子捆着,吊着,无法动弹,扭动着身子,满脸通红,死命地咬着牙,憋着劲,流着泪和汗,嘶哑的高叫:我一定会记住你这次的,一定会。

老爸,裸着上身,冒着汗挥舞着鞭子,挥一次鞭子,说一句:,养不教父之过。这是最后一次打你,15岁之后,你再做什么,我就管不着了。

老妈,站在旁边,尝试安抚哭着的老弟,儿子啊。你别恨你老爸,下次再也不要这么不听话了。老姐?忘记了,可能上大学住校去了。我?记不清楚了,可能只是站在旁边看,瑟缩而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如果说那次的鞭打带给老弟的是恨意,带给你的,只是其他。
那时候的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些什么。

初中二年级的你,生活在两点一线中,每天上课,下课写作业,周末写作业加练习题。
父母说,学好习就行,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洗衣做饭收拾家务都是母亲包揽,
睡觉吃饭上学则是我的工作。独立生活,独立发声?木。初二,我才尝试第一次自己独自坐公交车去书城买书。生活中的阅读除了教科书就是练习题。

父母的教育理念,对我,实行自理,对老弟,则是全面管理。对于老弟,他每天为什么喜欢在外面流连,我不知道。他的朋友有哪些?他天天在自己的班级听见老师说,你的双胞胎姐姐在培优班,如何如何,心情是怎样的。
我们虽然是双胞胎,在同一个家庭成长,在一个中学上课,却好像各自从一个地方出发,走上不同的独木桥,很少交集。

那时候的你不知道,那些你每天写的、看的、背诵的,看重的,其实很快就丢到了脑后。但是,你一直忽略的老弟,却一直在你的身旁。去年怀孕的时候,你去老妈家蹭饭,每次晚饭回家,从家一直步行到车站,穿过长长的街道,老弟总是扶着你说,看好地板啊,这里地板有点凹陷,都要当妈的人了,走路还不小心。

破水了,你和小武坐在急救120车上,你拨通了老弟的电话。

老弟,哈哈,被你又说中了,下午见红,晚上就破水了,我要去医院生孩子啦。
你自己小心啊,要不要我和妈妈去。

不用啦,你们去又帮不上啥忙。
自从有了自己的小朋友,才发现,哭,特别是声嘶力竭的哭,像一把利剑刺进我的心里。我总是想到那天晚上老弟的哭声,老爸、老妈的声音,那一晚上的哭声,老弟满脸的恨意。

时隔多年后,你说,老弟还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么,那晚上的恨意到底持续了多久。长久的恨意,最后又是怎么转换成温馨的陪伴。
`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