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日记 二

时间:2017.02.28 大年初一

鉴于下午见红,想到有可能小朋友随时发动,晚上小武拨通了手里的电话。

师傅,请问你过年在丽湖么?我老婆可能过年生,需要开车去医院。

没问题,有需要尽管打电话,我这里24小时都方便。

搞定了车子,下午收拾好了行李和证件,晚上吃完饭,想起一天都没运动,我和小武还下楼小散步一圈,回来洗澡洗头,刚躺下,一阵温热的感觉就在两腿间,把我惊醒。

羊水破了。我脑子里一下子冒出。
我在黑夜的屋子里大喊小武,不敢动弹。因为水破了,意味着子宫跟外界已经有联系,羊水流失过多,有可能会造成宫内小朋友缺氧窘迫,直接的结果就是剖宫产,再则,羊水破了,宫内容易感染,也容易造成被迫剖宫。 后来在医院里,才了解如果羊水
小武弟弟的老婆就是这样,半夜破羊水,从自家五楼楼梯下去打车去医院,后来羊水缺少,被迫上手术台。

羊水破了,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敢动弹,把屁股垫高!羊水别再继续流。

在客厅干活的小武过来了,我说,羊水破了。
我们打120吧,不然下不了楼。

听见动静,老妈老爸也起来了,收拾东西,整理衣服。很快,一群穿着深圳急救的男人冲进房间,我在床上躺着,不敢动弹。

去医院的资料都收拾好了么?
肚子疼么?

狭小的 房间一阵闹腾,一个男人指挥着我们。

不疼,东西收拾好了。
只是羊水不停流出,我的双腿止不住的颤抖。那时候的我不知道,或许那就是在开宫口。

躺在床上,不敢动弹,没办法换衣服,老妈给我一件外套,套上袜子,我就穿着睡衣,盖上小被子,被四个男人抬上了担架。

由于我们住八楼,且无电梯。所以羊水破了,只能用用担架抬下去。之前老弟老姐对于我们住八楼的问题就提过很多担心。要不要临生产的时候,在医院附近住。这样有发动好去,而且八楼,到时下不了楼梯。 我无数次拒绝他们,产检的时候我还专门问过医生,如果住高楼,而且爬楼梯,是否需要搬到医院附近。医生也只是说,慢慢下楼就好。只是她没有说。如果羊水破了,还是平躺为要。

八楼,体重126斤,不敢动弹的我被抬下楼梯。楼梯窄小,从上往下,我双手抓着担架,感觉自己慢慢一点下去,有时拐角的时候碰到一点冰凉的栏杆,混乱中,听见有人说,慢点慢点,护着手。一个大手护着拐角时冰凉的栏杆,我们慢慢下去。

还是怀孕的时候,或者没怀上时,对生产无比恐惧,从来没有想到会以这么热闹的阵势揭开生产的序幕。初一的夜晚,许多人都回家了,或者留守深圳的人们也在
大冷天里躲在家里休息。安静的楼道开始热闹起来,我们一行人在楼梯里吵吵嚷嚷,脚步声,互相提醒的声音,喘气声,我像一个看电影的人,在担架里感受着一切。

临走在一楼,吵闹的声音惊动了邻居,大叔从客厅走到院子力量,探出头来问:
这是要生孩子了么?
是啊,我的宝宝要跟我们见面了。

我在担架里大声回答。

上了车子,小武和老妈陪着我,老爸紧随其后,帮我在家里煮开骨散,为我生产加力。
车子里很空旷,我依旧在担架上,侧边坐着急救员一个,小武,老妈背着背包陪着我。

羊水还是一阵又一阵的涌出,量似乎没那么大了,一定要是顺产啊。我不住地祈祷。

我依旧很清醒,淡定,甚至有一点传说中的兴奋。
我给老弟打了电话:
老弟啊。被你说中了,我晚上羊水破了,小朋友要跟我们见面了,我们上了120急救车,赶去医院。

话说下午见红就给 老弟打了电话,老弟提出,你们赶紧去医院吧。

我却再次拒绝他,见红只是发动的预兆。有些人一周后才发动,有些人两三天后才发动。没有状况,医院也不收你,况且,我是初产妇,一二十个小时,哪里需要那么着急去医院。

去了医院,上急诊,急诊B超,
医生说,羊水量还可以。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松了口气。
我问,我还有顺产的希望么。
那我就不清楚了,B超医生专业地回答。。

小武去办理住院,一个护工推着我,老妈把羽绒服给我盖着,跟着我一起在寂静的黑暗中滑行往前,上电梯,开门,到产房。

一个护士接待了我们,我们被告知,衣服得全部脱下,换上病号服。我依旧躺在床上,在老妈的帮助下,撤下被子,羽绒服,衣服,甚至是内裤,脱得一丝不挂。套上冰凉的有点消毒味道的病号服。还是好冷,老妈还想给我盖被子,被护士直接拒绝了。

阿姨,你可以出去了,里面有暖气,冻不着。
所有东西都拿出去,产妇带上病历本就可以。

等等,做了B超,我还没见小武呢。我在心里喊。
远远的,老妈背着包走了,我被护士推进产房。我当时不知道,再次见小武的时候,已经是15个小时,生产完之后。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