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简单

晚上八点半,小床,小朋友的吸允声渐渐规律,变缓,我对小朋友轻轻交代几句,

然后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小心起身,刚下床,一回头。小朋友的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直直看着你。

妈呀,你不是明明睡着了么。怎么一走,你就知道,就醒。

最担心小朋友的眼神是傍晚。
喂奶到了此刻,总是心情忐忑,一含上奶头,小朋友习惯先,暂停一下,眼睛静静地看着,那片刻的停顿,就好像检查人员,走进你的仓库,巡视了一圈,恩,推推眼镜,清清嗓子,宣布结果。

是不是没啥奶啊?

很快,小朋友的吸允声就告诉了你结果。是闭上眼睛,规律的吸允。还是吸着吸着,小手就往空中举着,抓,抓,很快,喉咙里的声音就变成了,小脸涨红,啊。就哭开了。。

相处的越久,越觉得小朋友都是直率的人群。饿了,大哭。困了大哭。尿了拉了,大哭。
昨天心情低落,脑子里总是想冲到对面楼顶去大喊一声。末了,我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长大了,只有想哭的心情,眼泪,没有声音。或者只能随着电影好好的哭一场,那种哭,也只是默默的流泪。

晚上饿了,有时我忍着,想到好不容易可以停下来睡觉,眼睛一闭,继续睡 过去。
记得生产那天,躺在产床不能下床,两个护士站在我的身边,跟我说,你可以就这样躺着尿么。。我尝试了好几次,不行,特别是有陌生人在跟前,好像排尿机制突然失灵,忘记哪个开关去运作。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