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闭门羹

 
 “我这里又不是客服,不满意你去把看诊费退了。”
空气在此时凝结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是今天早上十点半,我坐在固生堂,范怨武主治医师的房间。屁股还没坐热,已经面临被轰走的架势。
 
“关于蛋白尿,我已经给你出了办法。至于其他,我这里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看病,不能让你无休止在这里咨询。”
 
我两眼一抹黑,顿时没了主意。话说笔记本上,我还写了好多问题,该问的都没问,已经被封住了口。

 
事情要从上周说起,自从我怀孕后,加了个黑豆养生群,里面的村长,慈悲老人,一个山东老太太(应该是退休中医)在这个群里积极宣传传统怀孕保健方式。对于我的蛋白尿,老太太建议我去广州一个经方中医那里面诊调理,因为这是“脾肾虚弱”的问题。
 
至于范怨武,也是在老太太的群里看到的,他的一篇文章被转发出来,我也就因此关注这个年轻的中医,最重要还是在深圳的中医,总想找个机会去看看,这个医生是否靠谱。
 
蛋白尿的问题,从第一次产检就一直存在,开始我还挺担心,医生也让我三番两次去肾内科看看,只是这个肾内科,也只是让我再抽血,再验尿。最后拿到各项的检查结果,给出的办法就是:定期检查,持续跟踪。
 
西医没了办法,中医貌似也模棱两可。
给我远在湖北的任之堂医生,网络复诊,医生的建议也是:定期观察。或者依靠其他能力改善,比如诵读佛经,《地藏经》。
 
当老太太,告诉我中医或许还有办法时,我在黑暗似乎看到一束光,只是这个被推荐的医生太远,我在深圳,医生在广州。人生地不熟,想到一个人奔波两地,我还挺着大肚子寻找医生,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慈悲山人对于我蛋白尿的担心,让我又对这个沉睡的问题又升起了新的焦虑。最近对于顺产、月子的各种注意事项,信息的繁杂和冲撞,也让我再次想到了范怨武医生。
 
我是个中医爱好者,自从怀孕就开始搜罗各种传统养育方式、怀孕的各种禁忌事项,只是在最后的最后,当归结到各种方剂的时候,我还是停住了,到底我属于什么体质,到底这些方子可靠不,是否适合我。我还是有点胆战心惊,是药三分毒啊,别自己把自己坑了。
因此,我总想着找医生咨询一番,只是这次,似乎有点意外。
 
诊室不大,红木家具的书桌台一张,墙壁上挂着若干感谢旗,我满怀期待。只是这个传说中的范医生就盯着眼前的电脑,蹭蹭亮的光头和黑眼镜框,让我确定这个就是那个写公众号的,性格直爽的医生。
 
刚进去的前几分钟, 我就那么坐着,医生也不说话,看着自己的电脑,手在键盘上动着,发出声音,我有点不安,不知道该不该立刻讲话。
 
不知道做什么,我把手放进包里,昨天的尿检检查单还放在文件夹里。是提前拿出来,还是放进去?文件夹被折了些,发出了点的声音,我犹豫不决,最后一半手放在了包里。
 
终于,医生撇了我一眼,准确的说是,肚子。
多少周了。
34周了
 
来看什么问题?范医生终于有点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我了。
蛋白尿,顺便咨询一下顺产、月子的问题。
 
蛋白尿,我不建议治疗,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方子。玉米须和黄芪煮水,再拿来煮米饭。黄芪补气,可以让你在生产的时候,有力气些。
 
玉米须和黄芪的量多少?
玉米须大概100克吧,黄芪30克。
 
多久吃一次,吃一段时间么?
隔三岔五吃就好了。
 
其他,中医有什么帮助顺产的办法么,比如针灸。
没有。
月子里有什么注意事项?
不要冷的就好。
 
还有,还有……?
我是医生,要根据当时当地身体的状态看病,我没法跟你说。
 
好吧。我又问了几句都被打住,然后,然后就无奈地出了门。
 
整个过程不过五分钟,挂号费100元。我来回需要3小时。。
好吧,这次失败的看病,看来我是心病,自己太过焦虑。有病再来,没病回家。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