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闹剧

我希望老妈不曾来过。

早上八点,老弟电话说和老妈来,八点半,老妈和老弟提着两大袋子东西和盆子,抵达。

今天是我生产34天,他们到来的主题是:月子蒸。

一大袋子里装着老妈早上采摘的“百草”,里面各种知名不知名的的植物,恩,还带着早晨的露水和灰尘。

“我当年月子就是这样用百草蒸熏,一点也没有落下月子病,什么问题都好了。月子病,医院里的专家都治不好的。”

一听说蒸熏,我强烈反对,因为前阵子才看见一个中医公众号就在说:产后发汗,自寻死路。正所谓汗血同源,如果不是有邪气入身,盲目发汗就是自寻死路。我拿着手机,翻看那个公众号文章,试图给她解释,扭转局面。老妈叉着腰,指着我:

你是我生的,你就得听我的。

我脑袋里一声轰隆。

旁边,公公说,听你妈妈的话,那是为你好。

婆婆抱着小孩,小黄,别那样跟你妈说话,如果你实在不想,那也走走形式吧。

老弟?双手交叉胸前,一脸无辜,这件事,我不插手。

小武,无奈的看着我,爱莫能助,黄小花,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就范,一个是现在立马跑。

我的脑子里闪过各种狗血情节,梁山伯与祝英台,长辈们劝慰:都是为你好。祝英台被生生架上不想去的花轿。

幻想我被生生按在洗澡盆里,哭丧着脸,旁边的人一边给你浇水把你淹没,一边苦口婆心地劝,都是为你好,从了吧。

跟老妈争执了半天,老妈的手一直没停,煮水,倒水,不多时就搭建好了她的场所。我在房间踱来踱去,不知道是逃走,还是“顺从”。

小武说,如果是顺从,有可能会骑虎难下。想到三十分钟的熏蒸,我平时就大汗淋漓的身子,肯定津液干枯。

很快,老妈完成了她的巨作:一个大盆子,外面一圈凉席。盆子里面是煮好的各种草叶,热气蒸腾,上横放一个木板,供我坐在上面熏蒸。我半推半就坐在上面,正思考要不要脱外套,突然光线暗下来,一个巨大的布袋把我从上面罩下来,把我整个人罩在里面,密不透风,才几秒钟,下面的热气冒起来,狭小的空间空气变得局促,我感到窒息,没有其他想法,赶紧扒开布袋,逃出来,干呕,呕吐……

我突然对自己感到很失望,老妈的强权,我没有强烈的反抗。是担心被她逃跑又被抓回来?是担心她老人家不高兴?在应该勇敢抗争的一刻,我怂了,选择了半推半就的方式,还好窒息感,解救了我,或者说我自己解救了自己,潜意识的抗拒还是最后发生了作用。

老妈很生气,但是听到我的干呕声也无可奈何,最后我把盆子拖到厕所,

用它擦洗吧,这样不浪费。(事后其实就稍微烫了下脚,就全部倒去)

一次声势浩大的月子洗就这样结束了。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