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昨天忐忑了一天,因为要提交最后的晨尿。

早上我端着自己的晨尿——一杯黄黄的液体,跟着小武进地铁站,远远地保安同学就迎着我喊:小姐,你手中的液体是什么?尿,我回答的干脆而简洁。

周围的空气沉默了,没人继续阻拦和发声,我继续径直端着我的“晨尿”进了闸机。

下了地铁站,进了医院检验室,一阵浓浓的尿骚味在弥漫,一个老太太正拿着自己的小桶问医生,一脸懵懂,请问怎么量啊,什么时候出结果啊……旁边一位大姐也在提交自己的尿液样本。我低头看时间,9:40,这个十点钟之前提交尿液的基点被我踩上,提交完自己的晨尿,丢弃小罐子,走人。

午觉睡不着,一天都在担心检查结果和最后的定论。肾炎?肾小球肾炎?肾穿刺?各种不祥的担忧和预感不时地冒出,从罗湖图书馆再次步行去医院,临到门口了,故意在门口歇息了半天,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和行人,坐在不那么凉快的地方,让呼呼冒出的汗慢慢干去,给小心脏再多点时间,面对即将出炉的报告。

扫描打印,挂号等叫号,推入医生的门,量血压,最后医生告诉我,现在的数值还可以,只是超标一点,需要定时检测尿液情况,定时复查就好。孕后期可能问题会加重,这个需要有心理准备。

好吧,只是慢性肾炎,一颗心落下,目前状况还不算太糟。回家后,大开杀戒买了饮料和关东煮,算一点小小的胃口释放,问题是,关东煮,没味道,好难吃,浪费了释放的快感。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