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录 《约翰克里斯朵夫》

《约翰-克里斯朵夫》 傅雷译
附录我今天随手抄下的一些片段:

1.儿童期所征服的是物质世界,青年期所要征服的是精神世界。还有最悲壮的是现在的自我和过去的自我的冲突:从前费了多少心血获得的宝物,此刻要费更多的心血去反抗,以求解脱。(如此说来,我们今天大多数时候都是出于儿童期的。)

2.创造,不论是肉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的,总是脱离躯壳的樊笼,卷入生命的旋风,与神明同寿。创造是消灭死。
(很热烈的感觉)

3.我们必须牢记的是,切不可狭义地把《克里斯朵夫》单看作一个音乐家或艺术家的传记。艺术之所以成为人生的酵素,只因为它含有丰满无比的生命力。艺术家之所以成为我们的模范,只因为他是不完全的人群中比较最完全的一个。而所谓完全并非是圆满无缺,而是颠扑不破地,再接再厉地向着比较圆满无缺的前途迈进的意思。(艺术家除了比我们多点品味,其实是因为他们表现出的生命力让我们倾倒,不是其他装点门面的事情。)

4.那时的音乐家所缺少的是意志,是力,一切都天赋他们都齐备,一直少一样,就是强烈的生命。

5.你为了写作而写作。你为了要做一个大音乐家,为教人家佩服才写作的。你骄傲、你扯谎、所以你受了罚,你瞧!谁要在音乐上骄傲、扯谎总免不了受罚。音乐是要谦虚、真诚。要不然还成什么音乐呢?那不是对上帝不敬么?亵渎上帝么?他赐给我们那些美丽的歌,都是说真话和说老实话的。(创作的、拍照的、写字的,全部都得如此自省。)

今日无意中在图书馆翻到傅雷翻译的《约翰克里斯朵夫》,看了《傅雷家书》,才明白在信里,傅雷为什么会那样说音乐人,为什么虽然没有做音乐人,傅雷也明白儿子聪的成长状况,身体的,精神上的各种苦闷。

我之前是很少看外语译本,每次兴高采烈地买来,总是很无聊地丢弃一旁,只看过一个简短本的《巴黎圣母院》,每每里面长篇的景物描写就让我觉得剧情推进的如蜗牛,根本不想看。或许这就是二道贩子的问题,做翻译的也要懂文学,琢磨字句,历史,书写风格,不然就达不到“信、达、雅”这三种境界了。

《傅雷家书》中除了让我看到父母与子女的交流和教导,更有一些傅雷本身做事,做翻译的间接表述,经常连续工作十个小时以上,直到发烧什么的身体躺在床上了才会停歇。因此傅雷本身的专注的印象被刻在了心里,看书的时候我就在想,难道我可以看看傅雷翻译的几本书?

真正把书拿到才好好看,图书馆的这本还比较老,1957年第一版,1961?年再版。总体感觉不错,一口气看了几百页?特别是开头的译者言,感觉许多对于人生的看法都非常不错,严谨的态度,对历史,对人生的思考都在里面,深感傅雷的厉害。以前只知道翻译难,现在发现翻译超难,差不多是翻译、文学、历史、哲学都要懂得全才。据说傅雷为了翻译,还研读了许多欧洲的各国历史(傅雷留学好像就是学习的艺术史),因此里面的前言看上去有如智者语录般,字字珠玑,完全想不到那是一个在50年代风云变幻时代的产物。当大家都在讨论政治,搞思想运动,你争我赶准备把所有的人拉下来,让自己上位的时候,翻译家傅雷还可以静下心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做出好作品。

什么是作品,什么叫心血,从傅雷的翻译,超级大部头的《约翰》这本书,我算是有一点点体会了。

~~~~~~~~~~~~~~~~~~

我与家乡的关系:想回去又怕回去,终于回到了又想逃离。 ——阮义忠

阮的文字明显只是慢慢地,放着旧相片回忆老时光。有时候觉得阮拍的也还好,但是每个照片后的故事,我却讲不出来,对于镜头前的人、事,很明显他是经过岁月的观察、体会和追问的。拿大哈苏120相机的仪式感,拿135相机扫街的轻便性从他的娓娓道来中体会到了。拍照,除了是一个影像,还是一段故事,人情味。学习了。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