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坪沟,寻着马粪向前

psb

时间:2014年09月26日

早上九点半——下午五点半 近8个小时

人物:小花,小武

路线:四姑娘山      喇嘛寺——木骡子

距离:来回30公里

强度:标准 – (难度不大,但是持续时间较长)

 

长坪沟,据说最成熟的一条线路,路况不错,风景优美。每个旅客必到景点。

经过前一天海子沟的失败寻路经验后,第二天的长坪沟,我们能够抵达徒步终点:木骡子么?出发的我们,心里都不清楚。只求但愿,不在旅途留下另一个遗憾。

 

长坪沟路线较长,开始的七公里栈道就需要走上2.5小时,一路青山绿水、被苔藓覆盖得老树横七竖八,我被老树枝们迷得神魂颠倒,隔一会儿看见漂亮的大树,就哀求小武:来一张?远景、中景、特写、站着、坐着每个都来一张,不好看还不给过,看得漂亮了才被恋恋不舍地离开。(小武很绝望)。。

那些全身武装的人们

昨天在海子沟我对全副武装的韩国朋友们钦佩,今天我在长坪沟,对于一身户外装备的人却又了另一种感觉。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游客们骑上了马背,由马夫们牵着,从栈道一直到终点,走个徒步休闲的长坪沟,至于么?

这里没什么山坡海拔高度,只有栈道和土路烂路,他们个个冲锋衣,户外帽、护目镜、登山鞋、登山包、头巾,如此装备还不落地,安稳坐于马背。相比之下,我和小武还是一身游公园打扮:小布鞋、运动鞋、休闲衣裤,帽子、双肩背包一个。人总是在比较中找寻自己,一番比较下来,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无限膨胀,哈哈,其实我们最土,但是最厉害。好吧。那些最简单的,比如说体力、体质、毅力在旅途中是最靠谱的。

 

长坪沟没什么难度,都是平路,路线稍长,背阴处的路总被马匹踩得稀泥烂烂。当然路就是人踩出来的,老树干、石块,那些还是稍微有阳光的地方,总有让你的脚有地方踩,不然那些牵马的马夫们怎么走过这些烂路呢?

 

七公里栈道结束后,许多人都选择了返程,我们则继续前进,前行的大多也是骑马。我和小武就这样被马帮们一个个超越,马夫们不停地向我们招呼,小妹儿,骑马哈,马上风景更优美。我们只好谢绝。

 

中午十二点半

又是中午,又是另一个关键的时间。由于回程的观光车最晚收班时间是下午5点半,这就意味着2点左右,我们必须往回赶。我们不甘心一如昨天的遗憾,走不到最终的目的地:木骡子。脚下一路生风往前走,心里正盘算着如果,如果走不到,那也得两点往回赶。还不到中午一点,前面两个小青年就往回了,不敢往前继续,因为回程车太早回。

 

前面,前方到底还有多远。这该死的节骨眼上却没有路牌,让我们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昨天的海子沟找不着路,今天的长坪沟我们又继续掉坑,还好小武这次安装了地图,根据GPS定位,貌似我们离终点不太 很远,试着拼命一次?

 

后来遇上了几个回程的游客(少有的徒步),跟我们说,不远,只有半小时而已。这消息不得了,一下子让我们觉得前方有了光和希望。还等什么,直接马力全开向前就是。当然,虽说是快走,但最后路况是爬坡,马都走得小心翼翼,我们,就只有三步一喘气的份,最后两点正,到达木骡子,完成漂亮的一笔。

 

真正的马路,还带鲜粪呢!

一路的土路,依旧没有路牌,除了靠GPS定位,前后公里空无一人,我们乖乖地找马粪,循着新鲜的马粪味道,前进。

 

记得在上下海子,乱石堆散漫,完全处处都是路,但是不知路在何方。还好我们及时把目光锁定了那一道道漂亮的马粪路,毋庸置疑,那绝对是最短的,最好走的路。它们绕过高处与泥潭,直接通向那迷人的终点。

 

回程

抵达终点后,拍照十分钟,我们急速启程。用三个半小时走完早上五个小时的原路,不着急怎么行?

土路走的还行,栈道七公里最后真是让人崩溃,上坡、下坡、再上坡,再下。眼看游客们都一一个个离开,就剩下疲乏的小武和我游走。小武也发了狠,索要我身上最后的一点负重:单反相机,然后我就好像卸下万斤的铅,立马可以手舞足蹈直立前行,一下子改变拖后腿的颓势。最后,最后的结局是令人欣慰的,两个坡腿的人赶上了最后一班车,平安回到长坪村,吃饱喝足坐在旅店里和老板吹牛:我们,今天徒步走完了长坪沟,抵达木骡子。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