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沟,那错过的风景

 

3

地点:四川省小金县四姑娘山

海子沟:3000-4000 海拔 (或者更高接近 5K)

难度:标准级

人物:小花,小武

时间:8:30 am  ——-5:00 pm     约  9小时

方式:徒步

门票:60 元/人

 

 

我们一次次在脑中描绘大海子,那个高山草甸中的小湖,可惜错过就从此难以相见。

 

海子沟,这个据说四姑娘山三条沟难度最大,风景最美的一条,我们第一天选择攻克。早上八点出门,带了点饼做干粮,每人各500ML水,本想再买点的,听老板说一路有小商贩也就没有再买。(这个草率的决定让我们后面吃尽苦头)门票60元/人,一路对热心的马夫说:谢谢。不骑马,纯徒步,正式开启了海子沟的旅程。

 

海子沟其实就是一条上山的路,刚开始在山里绕路,到达第一个山坡:朝山坪,从此以后人就得沿着一座座山脊向上攀登。由于是高处爬山,四周的山峰风景全部一览无余,每次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我都死扶着腰,也要把脸面朝众多壮丽的大山。心里喊:哈哈,真是美得要死要活啊。

 

这一次的四姑娘山之旅,小武为了培养我,全力放手由我做攻略订旅馆,期间我也看了许多人的攻略和游记,自以为万事俱备,只差体验。等我们当日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才得知:海子沟其实两条路线!一条是通向二峰,为登顶做准备的登峰大本营,另一条是才是我所熟悉的:通向大海子、花海子的常规游览路线。本想去游览大海子的我们,却无意间走到了登峰的路线上,悲剧。。

 

为什么,会走错?一路上我们只看到了朝山坪、锅盔坪两个点的指示牌,然后,然后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大山茫茫,前后几公里半天也见不着一个人,根本一个指示牌都没有,更别提这里的海拔纬度,或者小贩卖泡面卖水。唯一视线所及的活物就是:耗牛,几只耗牛,或者十几只耗牛们在漫天的草甸,山坡上悠哉得吃草(完全没有放牧的人,就这么闲散着)。在我们近九个小时的路程里,碰到的人不超过15个,一队韩国户外爱好者,十个左右;几个游客和马夫。

 

 

一路上没什么人,小武没有提前下载地图,山路中没有路标,草甸上有两条道,一条是沿着山坡向上攀登,一条是低处马夫牵着游人在前进。

 

我们在那时候开始犯难,这两条路是两个方向?还是殊途同归?

我拿出聊天的气势,试着询问一路向前的专业级韩国人,领头的韩国人说,他们是一日游,one day back,不露营。我和小武由此确定我们是同一个路线,继续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后来在路上,一个在下面走的马夫们大声提醒我们:你们走错了,下面这条道才是。我心里阴暗,总觉得马夫们心里都向着钱,是不是只是让我们下去感受感受马匹,试着下去了几步,犹豫间,我们又再次问了另一个韩国人,不知道是我问的不清楚,还是他的英文也不太灵光,询问了半天,只听见他说left、 left 然后就是夹杂着韩文,语焉不详。

 

 

小武没有了主意,我却贪恋起山坡上360度的无遮挡风景,我们决定继续,沿着韩国人的路,在山坡山脊路,一路向前,却从此与大海子别过。

 

上山的路不好走,小坡,风大,爬山出的汗在风里都变了凉风,哇凉哇凉地难受。当然还有要命的高反,平时体力不错的小武头疼欲裂,走在了我后面。我们两个都互相谦让:慢慢来。两个人走三步歇一次,一歇菜蹲下去,头更没命的疼,后来一个好心的韩国人手脚比划着说:蹲下,头疼,原来如此,这下蹲的头疼开始以为是偶然现象,现在看来是高反。

 

12点多,两个经过的马夫告诉我们走错了去大海子的路,我们所在的是一条去往大本营的路,我们彻底凌乱。与他告别后,我们却找不到他说的横切路,(大山之间,哪里都是路,却不知道哪条是正确的路)。一点钟,当我们面临弹尽粮绝的境地,找不到去大海子的路,又极度疲劳,我彻底放弃了,放弃前进,即使前面过两个山坡就是雪山,估计那里就是大本营。。小武对着如此近距离的雪山,发出近乎痴迷的的赞叹,可是我实在不想动一步。。

 

我浑身没有力气,嘴巴都快要开裂,我的午餐泡面没有踪影,包里只有小武的大饼,可是没有水,怎么吃饼,硬掰下一小块来,放在嘴巴,不难受的时候往里面进点,就着一点点蒜苔,吃。

 

蹲下来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个破败的民宅,喉咙里干得冒烟,我提议去那里讨点水喝,心想:再怎么破败的小民居,泡面没有,水总该有点点吧。小武让我歇着,自己独自前往。数分钟后,小武到达,叫了几声,没有人应,正要往回赶,旁边的几头耗牛径直走向小武,哇塞,莫非我们碰到了“看家牛”!?耗牛身短毛粗,头顶上的牛角力大无穷,小武没命地往回赶,我一看阵势也吓坏了,赶紧趔趄爬几步。数分钟后,几头耗牛放弃了小武,不再向前,只是目送,看得我们的心怦怦跳,暂时逃离危险地带。

 

后来,后来就是我们只能继续爬回绝望的山头,原路返回,硬吃下点饼后,我来了力气,这才发现上山难,下山容易,一路下坡,完全没有高反气喘的感觉,两点后,碰见之前赶超我们的韩国人队伍,问他们,啥时候到达的终点?12点30,好吧,果然不是盖的。我举着大拇指,连喊了几声:英雄,英雄。。

 

之后我和小武就一路更闲散地走,自由拍照,中午的大太阳照在身上,我干脆三步一小停,尽情地看这个美丽的地方,坐着、躺着,只需要得躲避各种干、湿的牛粪。小武也彻底放松了,发现回程来了信号,没有了高反的难受,他直接就坐在草甸上,发短信,回短信。后来一个韩国人跟我打了声招呼,好奇我们怎么没有走到终点,我只好回答,我们没有带充足的水,体力不支,所以也就如此落。最后下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碎石路,走下山到达平地已经五点整,两个人半坡着瘸腿回到了旅馆,结束第一天的杯具行程。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