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就是到处找人聊天!

6

(我们和Ben的合影~)

 

旅行,说的好听是看看别处的风景,找寻生命中另一些不同。只是对于我和小武来说,旅行就是东看看西看看,拍拍照,偶尔充当一下老外(出国游)和别人侃侃。
                                                                                        

有时候聊天是为了旅游信息,有时候纯粹就是好奇。或者聊天都算不上,大街上与你迎面走过,有人突然跟你说:HI~~,寻声望去,或许一个腼腆好奇的微笑在某处。我们通常抱之以微笑和挥手,那也是一个可爱互动的瞬间。有时候在小饭馆点菜,冷不丁地有人从后面跟你说:HELLO~`,看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后台角落那个做凉菜的小师傅。

很多时候我们多想体会一下当地的民风民俗,只是缅甸普遍英文程度一般,开价砍价算账一般人都会,说起真正聊天倒没有机会,也不知道从何聊起。更多的聊,我们只是在路上,在旅馆,与同行碰上的各国友人扯淡。

神侃哥Vovo
Vovo,此哥说出来也让人羡慕,出生于东北延吉。因为地理关系,初中时的外语就是日语,加上他本身就是朝鲜族,韩语根本就是他的家乡话,说出来一溜溜,自不在话下,再加上日后学的英语,放在他身上,就是精通中、日、韩、英四国语言于一身。如果你说,他的日文估计也像我们很多人的英文一样,学了十几年只是纸上谈兵而已,那就此言差矣,据说此君曾在日本待过四年,不过这四年是读书还是工作,就不知详情,总之后来没有留下当日本的一块社会砖瓦,还是飞回了中国。

Vovo个子中等,留一小撮胡子,第一次打招呼也是因为晚归。

我看他睡我隔壁的床,因为我们都住的是便宜guest house敞开的床位,我向他示好点头微笑,多问了一句:Japanese ?谁知,他来一句:我是延吉的。(妈呀,竟然开口讲中文。。天知道我多少次把韩国人当中国人说话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乱侃,特别是说到他来这里是为了商业,为国内的旅店找房子,最近一两年“云南——缅甸——云南”回跑,每次一待就是一个月(旅行签证都是一个月),我对他的崇拜简直是如滔滔江水,赶紧请教他在仰光我们可以去哪些地方消磨时光,哪里好吃的,哪里还有什么特色的没有被我们勇敢尝试,说着说着时间就过去了两小时。。。

事后他自笑了:昨晚跟这个床位的日本人,说了一个晚上的日语。今天又跟中国人扯这么久。哈哈。如果谁见到都凌乱了。。

第二天早起,他又侃他的小女朋友,81年的他与一个94年的大三女生热恋,让我惊讶了一回,真是聊神魅力无穷尽。我也聊起我和小武的相识与相处,对于两人的相处之道。

我说:平时我们在家一张大床,外出旅游就是标间。一人一张床,睡得安稳。

VOvo睁大了眼睛道:我喜欢最后闭上眼的时候,身边就是喜欢的人。每天早上睁眼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喜欢的人。

好吧,神一样的表达,简直跟电视剧的男主角讲的话似的,我,小武同学甘拜下风。

 
有一天晚上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叽里呱啦的日本话吵醒,心里气急败坏,外表无奈地向这群坏蛋投诉“我睡觉被你们吵醒了,麻烦你们小声点”。讲完话稀松双眼看到小桌子上一堆啤酒零食,几个日本人知趣的向我致歉,神奇的VOVO同学还在一旁角落玩ipad。

后来我和小武白天去乘坐小火车,孔孔不去,事后孔孔说,VOVO同学没事就跟她闲扯,扯家庭、扯感情。我昨日无意说的一句:我们公司解散了,小武在家一年。他也向她刨根问底。孔孔烦了,说:问那么多别人的隐私干嘛?VOVO说:旅行,就是到处找人聊天嘛。

我们的傻瓜级扯淡
相对于精通四国语言的Vovo来说,我和小武只是傻瓜级的与人随意聊。与别人搭讪总是无意且随机的,

通常我们都是坐在某处,或等车,或等人,百无聊赖,看见旁边另一个正无聊的人,于是,一场练习英文的机会就来了:
好吧,每次的开场白都很土,就是:
good morning, / Hi,    where do you come from ?

不过神奇的是过半数人都指向同一个国家:德国。
我们接连碰到了:

背着破吉他的男青年Ben ;
茵莱湖,一个人旅游的小胡子男生,告诉我们他曾悲剧地在曼德勒待了四天,因为生病了;
蒲甘,烈日暴晒下还保持神一样速度逛塔,骑单车的两位德国女汉子;
蒲甘,我们在旅馆等车时,遇上的曾去克劳徒步的小伙子;

聊的主要内容都是些啥,不外乎,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旅途中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体会,或者直接给过来人什么建议等等。

本来大家国籍不同,年龄不同,没什么共同语言的,走在大街上,根本是最多斜视一眼而已,
只是到了异国,旅行,似乎把大家都归在了一类:游客。经过和几个人的聊天和亲身体会,后来几天我总是跟别人说:如果去曼德勒,记得注意饮食健康,因为几个游客都在这里生病了,发烧、肚子疼、拉肚子。我们也位列在其中。小武就亲眼看见江边有人直接将江水往饭锅里倒,我也看见小饭馆都是生火做饭,水缸不是特别清澈。。

神哥Ben

我们跟着Ben的脚步去大巴站,他说: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帮助到你们。我们还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后面,穿过街道,坐上多人座mini bus,以每个人1000的价格直接去了大巴站(如果打的估计得6000K/车,公车200K/人),奔向茵莱。

在狭小的座位间,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告诉了我们他已经出国旅行了好几个月,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老挝、缅甸,旅行结束后将会去日本,那里有一份一年的工作:教英语。

当我问他是否具有教授技巧的时候,BEN一脸淡定:NO。
因为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外国人站着和他们讲话。好吧,我们学英语就这么点追求,找个外教。一个大活人站在面前,管他哪国人,开口讲话,闭口听话,把想说的讲明白,把别人说的搞清楚,就这么简单。

 
不过关于BEN,最神奇的莫过于他大背包上的那把破吉他。六跟弦绕的不拘小节,琴头完凌乱全开的节奏,音箱附近的木板上贴贴补补好几个地方,最神奇的就是还有一个“砰”的洞。身高一米九几的Ben,长头发扎起,上面背心,下身一个东南亚风情的灯笼裤,背上一个70L 的旅行包,外挂此拉风吉他,走在大街上绝对引人注目。

 
后来武同学无意间提到我也正在学习小U,Ben或许有一天可以当个吉他老师。Ben一听喜上眉梢,开心极了,对小武同学竖起大拇指道:I love you for this idea. 不得不承认,我就是在旅馆的被转角处,被一个人拨把破吉他的Ben吸引。每次行色匆匆间,都会看两眼:这个老外到底是嘛回事?一个人旅行背把吉他在角落自弹自唱,还是巨破的。。实乃流浪少年郎。

 
关于吉他的来历,Ben解释道其实它来自一位好朋友的转送。这个好朋友去年旅行东南亚一年后,这把随身的吉他就变成了这幅模样,而琴身上的那个破洞,则来自Ben的手笔。在克劳徒步的时候,他眼高手低(我就喜欢妒忌他高。。)一不小心扑哧脚下一滑,摔了朝天,吉他着地,石子被垫,硬是把吉他摔成了个带风口的吉他。。

 
后来后来就是下了车站,大家各自奔向自己的大巴公司,我们再也没有见着他的踪影,小武在facebook上耐心地寻找他的ID,后来在孔孔的帮助下,略过了N个Ben,从一个和老虎合影的头像上找到了他,偶尔在网上看看他的周游的相片。最近一副图则是黑白蒲甘,另一幅则是他满脚泥泞,躺在草丛中的自拍双脚。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