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缅甸,奔盲之旅

4

今日白胖君需记,来日黑炭君莫嫌。

 

Day 1:深圳——吉隆坡——仰光

现在回想起来,第一天是最富戏剧性的,
首次最后一个在机仓里等大家下飞机,趴在飞机仓里满地找东西;三个人背着行李拖着东西在吉隆坡的新机场转晕了地满地找亚航柜台的;到达仰光后,小雨淅沥、小路泥泞,三个人在夜色中到处寻bus station。平心而论,第一天真的很坑爹。

候机:美白胖留念
早上六点多起,煮了个面,饱饱吃干净,九点多到达机场会合。我特定和小武拍了张出行前照,白白胖胖的脸蛋映着我们对于佛国缅甸的美好向往,因为我们知道,这一去半个月,肯定小白胖从此将变小黑炭。

飞机:相机丢失
顺利上了飞机,云层状况不太好,一阵子不平稳,颠簸地厉害,心也跌宕不安。平稳后就是幸福的午餐时间,我点了飞机餐,笑看武同学,这边是我的鸡肉炒饭(其实味同嚼蜡),那边是他自带的午餐:白面馒头N个,咸蛋两个。一口馒头一口咸蛋,如此情景,看得我犹如贵族般的豪迈感。

吃完饭不久,孔翻袋子发现相机不见了,开始我还觉得没什么,估计只是放错而已,机场等候、飞机飞行,哪来那么多贼眉鼠眼之人。翻包没有结果,地上也毫无线索,毫无头绪中只好叫来空乘人员,正瘪瘪地用英文讲我们的财务丢失,所幸有个会讲中文的空乘帅哥,简单告知我们的状况后,他告诉我们可以待飞抵吉隆坡后,乘客们下飞机后,再一起仔细寻找。就此,千祈祷万念想,我们忐忑的心随着飞机起降,等我们真正全部翻找时,哪里还见到相机的一点踪迹,折腾了一会儿,只好空手跟空乘小姐帅哥们说88。

吉隆坡机场:被拒
出游前,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三人特地购买了旅行保险。利用机场缓慢的网速,小武咨询了卖家,我们决定向航空公司寻求帮助,请他们出个丢失财物报告,这样就可以给保险公司一个交代,弥补一份丢失的痛心。天知道,原来求人是件难事,特别是大公司,国际航空公司,还在吉隆坡,事情不好办,加上我们的语言还不太灵光,英文一张嘴两句词都说不上,着急,眼看手表已经两点,没有办理马来西亚的签证,无法出去,唯一亚航的柜台只负责办理过境出机票,急死人,最后他们建议我们去仰光亚航办理,唉,眼看时间紧急,别无选择,只好照办。

到达仰光已经2点多,我们飞仰光的飞机4点钟起飞,三个人拖着行李箱满机场的跑,累死过去。

仰光机场:再次被拒
上了去仰光的飞机,到达机场第一件事就是找亚航柜台,不一会儿一个拿对讲机的亚航工作人员出现在我们面前,沟通了半天。她表达公司的立场:航空公司对于相机不需负责,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写个邮件问问当时的机组人员,事后还有无找到,别无其他。其他的更多证明什么的,我们只能去吉隆坡机场办理,恕无办法。

大巴站:泥泞之旅
好吧,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讲理,我们怀着失望的心情走入小雨中的仰光,拖着行李走向小武手中地图上的bus station 大巴站。

机场附近正在大兴土木,道路本来不宽,也就是四车道,由于施工加上下雨的原因,到处都泥泞不堪,天在下雨,泥水四溅,裤子上、鞋子上、行李箱上到处都是泥点。来回走了半小时,找不到地方,身体有点疲惫,我们只好问路边的警察求助,拦了Taxi 以7500K 的价格,驶向市区苏雷塔。

告别泥泞,一路小风,半晕的夜色中看见皇家湖、茵雅湖,还有小贩云集的大金塔。

 

深夜寻洗衣粉
由于孔同学的白裤子此行深受摧残,一到旅馆,放下各自包裹,我们又奔入已经入夜的街道寻找:洗衣粉。洗衣粉咋说,当时脑袋一热,我只说:washing powder,也不管单词正确与否,一边说,一边手里做揉衣服的动作。事后小武说,当他一个人穿过街巷寻找的时候,黑暗中不断地有人与他搭讪:Do you want a lady? Very young.

 

仰光的热情、坑爹、黑暗、潮湿、闷热,8.14日那天,我们首次领略。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