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

 

1

周六亚马逊送来《一句顶一万句》,周六下午、周日、周一晚上就看完,看得速度快,因为放不下手,精彩,激动处大笑、痛哭,更是老忍不住给小武念上两段。语句 写的倒是平常,字都看得懂,没个生僻字,只是里面都是人生。看着看着就觉得,人活一辈子,是不是就奔着一句话,找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

 

书里还说了各种说话的人。有不会说话的,有会说话,有能说的,有看见大家都不能说,但是碰见某些人却可以突然能说起来,有时候人的一生,就被别人的一句话改变。书里说的是故事,也是在说人心。

比如说:老尚跟吴摩西讲:清官难断家务事。街上的事,一件事就是一件事;家里的事,一件事扯着八件事。你只给我说了了一件事,我如何去断这八件事呢?

有人说中文难学,字不难学,字里面的意思却让人想破头皮。

看着书,总想起我的老妈。我的老妈是个厉害角色,我说的厉害不是指老妈赚了多少钱,身居如何的位置,只是她因为年少家贫,一年级只上过几天课,字不认得几 个,仅会写自己的名字,也是歪歪扭扭,词汇不多,但是骂起人来,讲起理来,处处不比任何人差,还各种理论、词汇高频蹦出。

老妈和人争吵,骂人,通常都睡不好,每回在床边看到她红着眼睛,

她都说,“我累啊,我在用我的小脑袋想事情。”如何成就了自己,又圆了理,还让对方吃了亏,抬不起头来,这永远是她脑袋里转不停的想法。没有文化不要紧,但是如何在说这方面成就人生,老妈还是懂得些门道的。事前想好,都方圆周正了,到用时喷出自然对头了。

每次老爸老妈笑谈当年相中对方,老妈总是说:当初就想着找个有文化的,有文化的都讲道理。

老爸则说:当初就看上你老妈的那一双手了,你老妈个子虽小,但是手大,脚大。手大能干活,脚大能走路。一看就是干活的材料。

只 是后来大家的如意算盘都打错了。老爸当兵复员后,我们家从四川农村到了深圳,进入了所谓城市。老妈的会干农活的一双手,用武之地越来越少。老爸虽然有文 化,但是站在人才济济的大都市里,会认字会算数的本事就没有了优势。大家都觉得当初打错了算盘,找错了人,可是谁又能想到,自己未来面对的状况。

平时老爸老妈各自忙着上班,老妈虽然做的是又苦又脏的活,但是胜在时间自由,有时候可以兼职好几份,也算可以补贴家用。老爸只是个电工,平时没事,爱坐在收发室的门口,拿这个 各单位即将要分发出去的报纸,端个小板凳坐着看,一看一小时。老妈平时接触的是邻里,三个女人一台戏,大院子里各家收入,各家小孩的出路、谁结婚了、谁考上大学了、谁被外派出去了、谁又离婚了,老妈总是第一个知道,回来没事就给我们闲扯,我们权当八卦听着。

如果说老妈的关注点总在邻里,老爸就喜欢纵观国际。老爸喜欢讲国际政治,报纸上看的是《参放消息》, 平时看的是凤凰卫视的《时事直通车》、中央台四台的《海峡两岸》。

以前觉得老爸和老妈还蛮好,没事小打小骂,日子倒也过得舒心。双双退休后我们才发现,两个人其实是两路人。所谓的几十年伴侣,儿女长大了,退休了,活得越来越自由了。小孩们都出去住了,两个老人家分床睡,老妈说:分床好啊。你老爸半夜三更就爬起来打坐,没事还放个屁,烦死了。睡觉的时候喜欢蜷着睡。我就爱使劲用脚踢他,烦死了。老爸觉得冤枉:我打坐,不吵不闹,清静养心又养身,有何过错之有。经过几十年的打坐,老爸年轻时落下的脉管炎脚都好了,有什么不继续的道理。

退休后,老爸早起早睡,雷打不动的太极拳、做饭吃饭、看股票、午睡、读书、写日记、散步。老妈则是风里来雨里去,提着自己的热水壶、一大包纸牌、垫子,步行数十分钟到小区前面的小广场和老年人打牌。每天他们只有餐桌上相见,或者有时候午饭、晚饭老妈还在牌局上厮杀,回家只随便煮个大白菜就是一碗饭。老爸总笑说老妈:打牌打得饭都吃不上。平日里,老爸和我们谈起国际风云政治来,三十年前军营里的种种,除了爱关心政治历史的小武能和老爸扯上两句,其他的我们只有干听的份。谁叫老爸关注政治几十年了。说起什么问题来都有套一套。老妈又时候也插上一嘴,老爸就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瞎说。

如果老妈谈起什么事情来,让我们听得一惊一乍的,老爸总说:你妈没文化,讲的十成,你听个两成就可以了。对此,老妈总是不置可否。懂不懂是一回事,说不说是另外一回事,当然我说你听,你信,这其中,十成的话最终入耳入心的到底多少又不得而知了。

 

虽然老妈读书不多,字也不大认,但是很自信,有时候自我膨胀得都有点自负了,自己永远都在理,我们这些读书的都是跪倒的一方。“不是我吹牛,我这个没文化的,说起理来,没一个人能胜得了我。我只是吃亏在读书,如果当初我上学认字,今天绝对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强!”只是老妈说的在理,我们看来有时候其实只是一些歪理,她的赢只是胜在气势而已。作为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老妈在外面可以维护我们家,在家里,老爸可就经常杯具。

 

只要老爸买菜买得不好,或贵,过被坑了,老妈看到就会开骂,骂骂跌跌可以说到去年、前年、甚至说到奶奶、姑妈身上,时间则可以追溯到老爸刚认识老妈,上门提亲的时候,这时候一件事就已经变成了N 件事,嘴快起来,以前所有的记忆都是错。老爸呢,对于老妈的絮叨,他懒得搭理,搭理不是说没理,只是在他眼里,老妈不讲理,讲理的人碰上不讲理的人,说不清,就让老妈说说,过个嘴瘾就好。是谁说的,家和万事兴。老爸就是那个被牺牲的人。

其实想起来,三个子女中,还是数老姐最像老妈,比较能讲,只是每次开讲起来总是她讲,你听,根本没有停歇的余地。老弟算比较会讲,你讲一句,他讲一句,他给对方留出些空档,让对方一起加入讨论。我就有点不会讲,一激动了就自己哗啦啦讲不停,完全无视对方是否有心情听。有时候则是一言不发,发呆发傻,心里想着这个无聊的谈话啥时候能结束。

对于我这种不太擅长讲话的人来说,在看到小说里吴摩西讨厌卖馒头,深有同感,真是说到心里去了:

“不喜欢卖馒头不是不喜欢馒头或卖,而是卖馒头老得跟人说话。

买馒头者人多嘴杂,一人一个长相,一人一个脾气,一人一个说话的路数。做生意得照着别人的心思,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一天卖馒头下来,卖馒头不累,说话累。到了倪三打更,浑身像散了架。”

 

好 吧,说多了也不能一句话顶一万句。只是如果这辈子能找到个能一起说话的人。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其实,何尝是有酒,就算没酒。大家可以坐在那里,把话说 开了去,心里郁结、各种烦闷、开心欢乐都说去,真是人生幸事。有多少人早上憋着一肚子的话,白天找不到人说的,晚上又兜回来更多,真是想想都觉得爆炸。所以我有时候认为,陪聊是个好 职业,能给社会人间带来多少舒坦和幸福。

末了,再次强烈推荐刘震云的这本《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艺术,生活里的各种思量都在里面。这几年看到最舒心的书。晚安~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