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口感

最近生活又丰富了些,因为学会吃:蒜苔蘸酱。

买回的新鲜蒜苔,用水洗洗,然后把干净的几根插入长型的水杯,吃的时候打开大酱,把蒜苔簪点甜甜的大酱,入口就能享受脆甜小辣的口感。

 

是什么时候开始羡慕别人生吃蔬菜的?

 

最深的体会就是在泰国清迈的夜市摊档上,那天小武和ASSD去买东西去了,我留在小凳子上等他们,无聊至极,环视周围的人,每一个小桌子上都放在辣椒酱,还有泡在水里的新鲜小葱,一个欧美人,一个人坐 在桌子上,面前一碗卤肉饭,一口卤肉饭,一口小葱,咔呲咖呲地倍香,清盘底。有那么好吃么?连欧美人都能入乡随俗,那泡在透明玻璃杯的小葱,成为我长久的期待。

 

小武说蒜苔加蘸酱很美味,眼见再次的状况,我试着尝尝,就这样慢慢习惯那入口的爽脆感。平实吃饭饭菜都是将就入味老软的,突然吃到爽脆微甜的状态,不得不说还蛮不错,特别是一口蒜苔一口肉,解除那腻滑的肉感,给口腔带来一股清新之气,当然那种咖呲咖呲地声响在口里发出,也蛮有成就感。

 

我觉得我似乎在小武的影响下慢慢向北方人靠近,学习吃馒头,学习生吃大蒜,生吃蒜苔,在一个人的影响下,食物接受度慢慢增加,品尝到的口感越来越丰富,似乎面向我的美食和经历又多了些。生活里,如果说抽烟、臭豆腐、辣椒酱、海鲜、沙茶酱不能吃,吃不来,那么能吃的细致度可以再多些。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