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号黄小花

夜深,大黑夜,丽湖

三点多,一个身影冲入暗角,一阵催拉枯朽,狂吐。

黄小花同学扶着一侧墙壁,尽力地往外倾倒。

这是怎么了?

今夜,她从一阵火热中醒来,正挪步到另一个房间休息,然后止不住的胸闷把她带到了这里。

“是你的蜂毒吧?”已经醒来的武同学轻轻说道。

“你的神功,还差点火候吧。那个飞龙,是个骗子,把你骗了。”

 

武同学站在书柜旁,举着手机,清了清喉咙,说道:

“蜂针过敏反应:局部红肿、头部手心发痒、高温发热、呕吐……”

 

黄小花沉默了,背上的四个蜂针的地方正肿大奇痒难耐,即使没有力气,也想伸手挠挠解心痒,她故作淡定说,

“你错了,这是下毒,晚上的饺子不洁,你吃的蒜多,所以逃过此劫。我的身体通透,以自然之力正把它们逼出体外。”

 

然后,然后黄小花接过小武递过来的体温计,数字是37.8度。

武同学再道:腋下温度再加0.5才是实际体温:38度。看吧,你果然还是没有炼成神功。

 

翌日,天亮,七点,黄小花还是被肚子叫醒。她忍住没有去房间踢醒正熟睡的武同学,转去厕所,继续自己的传奇。一年半,几乎整五百天 ,一个她从书上、视频里反复揣摩寻来的养生秘笈:揉肚子。这不是普通的揉法,这种看上去既简单又充满神奇的手法,让她痴迷很久。早晚睡前睡醒后,以从上到下(肚脐)出揉若干下,每日早起,皆可以就此排出体内的浊气、浊物、浊液。

 

黄小花,一个生不追求荣华富贵,帅哥韩剧美剧的小女子,只是迷恋各种养生心法、中医理论。在她眼里,她深信,只要调理得当,将身体与天、时、地、身、心协调得当,就终将能达到无疾而终的完美状态。

 

这一天,她发着烧,依旧秉承着内心的信念来的洗手间,谱写自己的传奇。一刻钟的时间,她发现,双腿蹲的已经两腿发麻,站不住了,本来虚弱的身体似乎就要因此倒下。她几经内心的祈祷和暗自用力,是的,最后只有一声轻轻的浊气,排出了体外。碍于酸麻的双腿,她果断站起来,她不想就此倒下,成为武同学手里的另一个笑柄。

 

早饭,武同学对病号黄小花展示出极大的耐心,告别了冷馒头+咸菜的搭配,奉上了一桌子的菜:溜馒头、白粥、蒸山药、蒸南瓜。黄小花努力在脸上挤出赞赏的笑容,搭配咕咕作响的肚子。在这样漂亮的成绩单后面,小花同学深知:昨夜的馒头,昨夜的饭,今天溜溜,热腾腾的菜,好吧,好吧,见好就收。

 

吃完早饭,黄小花同学继续瘫睡在床上,武同学问:你就打算这样继续熬下去么?

黄小花把心一横,答道:蜂毒正热,武功将成,忍忍就过去了。不过,晕天困地的感觉还是让她拨通了医生的电话,答曰:小柴胡汤剂。赶紧拿出药箱里的小柴胡两剂泡下,当即感觉好了大半)。

 

六月,盛夏,黄小花。

一个经历了蜂毒高热的奇女子就这样重生了。

~~~~~~~~~~~~~~~~~~~~~~~~~~~~~~~~~~~~~~~~~~~~~~~~~~~~

周三晚上发烧发热,周五晚上尝试这样瞎写,发烧了一天,周五恢复上班。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