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老妈远足

人物:老妈、老弟、我(小武上课缺席本次活动)

时间:2014.03.22,11点——16点

路线:东湖——仙湖绿道,往返约10公里

13
“女儿啊,你是想累死你老妈啊。你老妈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走不了多远,你们要散步,你们自己去吧。”

周五晚上老弟提醒我组织周末家庭活动。周六早上,我拨通了老妈的座机,提议出去走绿道,硬生生被老妈拒绝。五分钟过后,懒睡在床上的老弟电话我,说,这样吧,你先来家里,老妈是口头上强硬而已。
磨叽吃饭,龟速出门等车,我十点多钟到了理想新城,十点半,老妈就收拾好行当,嚷嚷着出门。黑色的大书包鼓鼓地。
“老妈,装了什么东西啊?不是只带瓶水就好了么?”不要你管,你走就是。
 

是的,我、老妈、老弟背着两个包,一个装相机,一个装着鼓鼓地东西,三人成行乘坐29路公共汽车乘车去了东湖。
 

下了车,老弟说,包里的东西漏水了,后背衣服湿了一片,打开大包,掀开黑帆布包,我这才发现老妈给我们准备了丰富的午餐:开水壶热水+泡碗面。好吧,水壶漏了,老妈自知理亏,话不多说两句,打开包径直提起水壶走,大侠般地姿态因为不锈钢水壶更增添了几分神奇的色彩。

东湖公园桥上的花开了,几棵大树盛放正艳,引无数人拍照留影。看着老妈豪迈的身影,我想起了老爸的豪迈事件。
 那时候家里的电视机坏了,那是一台像老式电脑般,长高一米,宽半米的康佳电视,做电工营生的老爸尝试修了几次没有办法后,找了个公车清闲的早上,老爸用一条绳子一绑,电视机像当年老爸行军出门的军用背包,背在了身上。
背着电视机上了公交车,下了直接到康佳总部去,一放,等着师傅修,拾掇完毕,依旧背了电视机回来。一个人出行修电视机,自己背去,自己背回,不用别人帮手,一条绳子,一个肩膀足以。我们几个子女汗颜不已,如果碰到这种事情,估计我们多半会打车去,或者直接请求上门服务,对于如何带着电视坐公交车,完全没有办法。
老姐事后知道老爸的事情后,写到:牛人,背电视机上公交车。
一不小心扯远了,今天与老妈远足,老妈破天荒地带上热水壶,完全可以想象,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绿道上,提着水壶行路的老妈,将会被多少人行注目礼。生活将老爸老妈磨练得光滑无比,几十年的人生路,让他们对于生活里的“麻烦事”有了更多自己的想法,一个人骑车去布吉批发买一家人的菜,独自面对生活的问题,不求人,自己担当,用最简单、最便宜的办法处理手上的事情。。
 

 太阳渐渐露出了点光线,灰灰的天空里放出了点阳光。路上渐渐热起来了。时间指针到了11点半,该开饭了,我们路过东湖门口的火锅店,走过门口的小吃摊点,走上了绿道。
 

 该开饭了!
“我们就拿在手上吃吧,多有感觉”老弟建议。是的,我们一手拎着热水壶,一手泡碗面,走在安静的绿道上。我和老弟一人一碗,老妈不饿暂不吃,只是就着点小豆腐干看着我们吃。热水一泡,面条涨开,我们走到阴凉的树底下,书包一垫,对了,老妈还把她制作的专用草编垫子带来了,每个人各占一个大石头,我和老弟热乎乎吃着面,再喝上口热水,奢侈。
 

一路上,面条,热水壶引得行人侧目:
哇塞,阿姨自带热水壶!
他们在吃泡面!

老妈很得意,
手舞足蹈宣扬着自己的主张:
我这个水,比那些矿泉水好一百倍!
我这个水,自己放心。自己烧开,还是热的!
谁有我们的容量大,可以泡面,可以自己喝水,多好!
 

我们一路数着绿道地图走,沿着东湖,走到仙湖。走到休息处,老妈泡面吃午餐,我们休息。稍作休整后,原路折返!

老弟大呼:双玉,你也学会坑人了!
不是明明说一个小时的绿道么?你没有给我说还要走回去!(往返就两小时,三小时。。)
 

好吧,走吧。
下午两点,太阳更热了。穿了两件毛衣,穿马甲的老妈开始清减行头,马甲放包里,一件毛衣批在身上,小黑墨镜戴起来,随身带的小方巾被老妈扎成花帽子,老妈就此瞬间转变造型。 “下次跟我提前说嘛,我多准备几套衣服,化妆,拍个漂亮点。”老妈大方宣布。从来不喜欢拍照的老妈,今天转性了,或者说,她又在坑我。。好吧。听着。
 

回程的路上,一样的上坡下坡,水泥道,可惜我的脚板已经开始疼痛,老妈披着小毛衣健步如飞,老弟和老妈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还跑,我把你一把抓住,等一下双玉”。我走路,我休息,我一路小跑追上老妈和老弟,然后又落下,周而复始。
真悲剧,我在开始豪迈地提出走绿道,走回去的时候,老弟背着一瘸一拐的我,走完最后的路程。

~~~~~~~~~~~~~~~~~~~~~~~~~~~~

发现走绿道还是蛮适合老妈的,老年人。绿道安静,也没有爬山的劳累,长短自选,争取多带老妈走不同的绿道,多亲近自然,免得一个人在屋子里看动物世界。。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