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热闹都是他们的

年28,小武的老弟们回来了,屋子里都是人,老爸、老妈、小武弟、小武弟媳妇、小朋友,小武,屋子里堆满了各种东西以及人的声音。我逃跑出来,从那个温暖的地方,很有冲动打电话给老弟,问问他家里的情况。想起老弟肯定会很无奈地面对我莫名的唠叨,我忍住,跑回房间,把一肚子的乱七八糟写在纸上。

突然间明白什么叫“节日孤独症”,在大家欢唱的日子里,一个人孑然投向了大海,走进另一个世界。热闹都是他们的,孤独是留给自己品尝的。有时候我觉得我很喜欢山东这个家庭,老爸热情过度,老妈慢悠悠的,老弟和媳妇我就不大了解。有时候又觉得这不是属于我的地方,他们讲的话、吃的东西、谈论的都让我陌生。

结婚两年,我们还没有小孩,有时候我觉得不是问题,但是在过年这个时候,面对他老弟的小孩,我觉得这又变成了问题。其实都是一个事实,在不同的情况下,它似乎有不同的状态。我觉得我有点失败,没把一个女性最基本的事情完成:生育。在这里,每个碰到你的亲戚长者都会问你:有孩子了么?就连神志不清,有点耳聋的婆婆的妈妈都说:怎么还没有呢?为什么没有孩子呢?

想想觉得释然,现在生孩子的压力估计就是当初小武不找对象的压力值。有多少人问你到了年纪不找对象,不结婚,就有多少人问你为什么不生小孩。或许大家只是不知道谈论什么,谈婚论嫁,生孩子就成为茶余饭后最多人关心的事情。或许大家不是真的关心,谈论生孩子与否就像今天的天气是否有雾霾一样,只是谈资而已。没有人真正关心你活的如何,开心与否,是否又在人生的旅途上多认识了一点自己。

在山东的时候想逃回深圳,在深圳的时候我也只能逃回自己的小房间。还记得以前每到大年三十的时候,一家人打牌,我在房间里玩的情景,我真的不喜欢打牌,老姐说我不合群,我懒得搭理。四个家人在我身旁我还是觉得孤单。孤单的不是数字,而是心里,我觉得没有人理解我,一个人寂寥。

后来我学习心灵成长,认识到其实我们这辈子最需要做的就是:做自己。只有做自己内心才不会矛盾,几种想法交织,自己内耗严重。认同,其实不需要依附他人。别人做什么,我也跟着做什么,其实只是担心自己被孤立。

如果我舍弃自己和大家玩牌,我又觉得难过,心里老是觉得好浪费时间,好无聊。打牌不好,享受不到玩的乐趣,又被大家说,心里低落到极点。。心里的重心都放到别人身上了,顾不上手上的活,还忙地自己自我人格低落。

好吧,综上啰嗦,悠着点,左耳进右耳出,过年了,人多嘴多气氛多,该干嘛干嘛,好好做自己吧~~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