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男人

我一直没正面瞧过他,直到离开那间房子。

 

生活一直很平静, 最近最大的变化只是搬家,由于年初816的房子被卖,我们被迫搬离。在那个阴暗风雨的夏天,我们走过一家家中介地产公司,收到一叠的名片,最后近乎绝望的时候,我们走进了 一家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地产公司。单就名字就很奇怪:某某地产。小小的房间只摆在几张桌子,四五台电脑,一个穿T恤的大男孩在敲笔记本,一个中年女的在那里。听说我们找房子,她二话没说,直接带我们去看房子,三楼,采光不错,价格公道,我们过了几天就签下合同,入住。

 

老板娘人很好,房子经过住客的折腾,各种地方需要维修,她全部应承下来:该修的都修,费用报给我就好。灯泡换了六个,阳台的推拉门一对,坏的水龙头两个,林林总总差不多二三百块钱。热水器坏了,老板二话不说,就从家里又换了一个给我们。热水器还是坏的,她再次报销修理的费用。有时候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给她添了那么的麻烦,让她的小本生意赚不起来,总是给我们的各种琐事支出。对于家里的各种修补,老板娘说:不好意思,因为我是个女的,不会修理,只好找别人帮忙。

 

我们心里很好奇,老板娘家里的男人呢?平时“某某地产”办公室里的就只有老板娘,有时候她的一对儿女(一个上高中,一个刚大学毕业)也在那里陪着她,玩着电脑或者与她聊天,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老公的身影。只字未提。心里的好奇,我们不好八卦,只是默默藏在心底,耐心地等候着答案。

6月我和小武去泰国旅游,6.19号晚上到家,晚上十点半到达深圳,坐上最后一班地铁,12点多拎着行李上楼梯,我们突然发现新钥匙打不开。小武特意出国临走前更换的房门钥匙就生生地把我们锁在了外面。半夜的深圳,闷热难挡,整日奔波的疲惫和入夜的困意一起袭来,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办法。我想,难不成我们回国的第一晚就睡大街了。或者再捣腾一下,再出去打的回草埔的老爸老妈家。小武后来去管理处找来开锁电话,半夜1点半我们才真正进门,两点钟累得虚脱倒下。

 

临走新换的锁为什么打不开,小武说:肯定是换锁的年轻人太不靠谱了,拿错钥匙了,被坑死了。我恨小武同学,哪有人换了新锁都不试试再确认收货的,我们两个人回国都没门进,半夜被锁在门外,万分悲剧啊。

 

一个晚上,我们的门被一阵急切地敲打。小武应门,一个中年人拿着他的房产证和离婚证,声称:房子是他的,希望我们尽快搬离。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们震住了,小武说,那个男的长得斯斯文文,一脸和气地把房产证和离婚证拿给他看,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房产共四套,夫妻双方各分得二套,308归男方所有。再次提出希望我们尽快离开这个房子。闲聊中承认,他就是拿着这两份证明让开锁的人给我们的房门换锁的。

 

我们没有想法,小武与他商议明早一起去找房东。第二天,我在家里等着,忐忑地等待,不知道走向。不一会儿,心还没放下,小武就回来了。告诉我:

 

小武先去找老板娘,老板娘听说我们的锁被男的换过,二话没说,提起电话就报警:“你好,我是住在丽湖花园的租客,我的门被人撬了……”

老板娘说,不用怕,我的是真的房产证。他的已经失效了。

等警察来了的时候,警察没办法判断房产的归属,双方也无法出示法院判决书,最后这个警察给大家一一讲清楚他的执法范围和职责,让大家去法院解决这种房产纠纷。男的很快就离开了,当他踏出门口的时候,老板娘喊:快抓住他啊,拉他去坐牢。男的转身大骂,“我一定会要回房子的,不然我就杀你全家”……

 

我听得胆战心惊,我问小武:这个“我杀你全家”,老板娘的全家也就是男的家人吧。。

听完这样歇斯底里的咒骂,《第一现场》新闻节目的里各种恐怖报复行为,一下子出现在脑海里:泼硫酸、纵火、伤人。。各种,想想都不寒而栗。这个年头,为了钱,什么事情大家都干得出来。一套房子近70万啊。。

 

事后老板娘才说事情的原委。在多次的零散交谈中,我和小武才依稀拼凑出故事。

90年末,老板娘的老公做生意失败,开木板厂倒闭,用于开厂抵押的房子等全部失去,两个人拿着一点钱来到深圳。老板娘凭着自己的努力和胆识,在丽湖先后购买了四套房产,后来一套房产卖掉购买了现在的铺位,作为中介铺面:某某地产。由于老公来到深圳后,一直低迷不振,工作四年之后,一直赋闲在家, “38岁的时候,他就开始退休在家,40岁还不到,这个正是男人打拼的时候!他却每天喝酒。这个家过不下去了”于是两人协议离婚。

根据婚姻法,夫妻双方如果离婚,婚后的所有财产都对半分。四套房产自然一人两套。对于自己的多年心血,老板娘自然心有不舍,协议两人各分两套,私下让308房产证上的女儿挂失房产证,然后重新补办。同时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双方不能因为任何原因侵占子女的财产,所以男的离婚协议上的两套房子无法兑现。而在此期间,男的生病,住进孙逸仙心血管医院,花费11万,双方协定,308暂时借给老板娘,收取几年租金作为补偿。经过几年的等待,房价飞涨,赋闲在家的男的越来越坐不住了,感觉被骗,想急切地索要回属于自己的财产,于是对于房客,开始实施非常规的骚扰……

我们对于这样的纠纷心有余悸,为了担心发生更多的事端来,我们和老板娘商定:如果一个月内解决不了事情,我们就要搬走。

所幸这个事件之后,那个男的没有来撬我们的门了。但是隔天小区游泳归来,我们发现:门锁被塞东西了,开不了锁。。。我们只好敲几百年不打招呼的邻居,借来小工具,解决了问题,

从此以后,我都会怀着忐忑地心情对着门默念:今天晚上能顺利开门么?家里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么?小武有时候晚回家,八点左右就回短信我:回到家了么?

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状况,我曾经提议:在门口装个摄像头,拍下所有的事情,作为证据,让那个男的蹲两天。小武说,那不管用,他只是破坏锁而已,离婚协议书上的确写的是:308归他所有。。小武在抽屉翻了个大头针悄悄地放在门口,以备不时之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可惜这个万一来的太多了,出门锁门的时候会发现锁孔里被塞牙签,回家开门的时候,锁扣里是细纸。有时候晚上回来好好的,九点出门散步,发现锁孔又被堵了,大头针,大头针……几个回合下来,我们都几乎成了捅锁孔高手,对于如何拿捏力度,既往外捅,又不往里塞的技巧慢慢烂熟于心。有时候甚至祈祷:你就堵锁孔吧。只要不发生其他更恐怖的事情就好。。

对于这个同住丽湖小区的男人,始终围绕在我们的周围,他总是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堵个锁孔,让你心烦,不动家里一点东西。我们不打照面,每天回家心里却对他心生忐忑,今天,你又来过了么?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每次发生堵孔事件,我们都一一短信告知老板娘,

“锁又被堵了”

“不好意思啊”

“没事,已进门”

终于一个晚上她说已经帮我们找到一个不错的房子,谈好了价格,依旧三楼,晚上看过OK,周六我们就搬家。老板娘说:实在受不了,他要就拿去吧,反正他不能卖。我弟弟还有一对很小的儿女,我真的不想连累他们了。你们住房子也就是图个安心而已……

最后,这个房子不知道去向如何,这个男人也就自此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只是每次谈起搬家的缘由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说:因为房产纠纷,那个男人……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