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你的需求,认真听学习说

——读《非暴力沟通》

最近买了本书,公车看,家里看,简单的沟通方法和例子很快看完,觉得还不错,有些道理,不妨反思。

语言可以产生巨大的 ,也行有些人并不觉得说了什么,但是有些话又的的确确引起人的巨大痛苦。以前我都不大觉得,年前就招商手册的工作,我和同事的沟通就出现了问题,一度我们无法好好沟通,想起他们说的话,就气愤得想捶胸顿足,摔东西。

书里所谓的非暴力沟通,首先是一种沟通方式,但是更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提醒,使我们更专注于更可能满足我们人生追求的方向。这样说话貌似大了,只是提醒我们在说话的时候,得专注于我们的潜在需求,明明累了想休息一下,却对对方说:你放那么大的电视声音想吵死人啊。如果对方心情好还不错,否则恶言相向,换回来的估计是另一段舌战和郁闷,两败俱伤。

所以说,话其实可以换种方式说:

非暴力沟通主张的沟通模式是这样:
1.什么是我的观察?
2.我的感受如何?
3.哪些需要(价值、愿望)导致那样的感受。
4.为了改善生活,我的请求是什么?

合在一起就是:现实是啥,我感觉到啥,需要什么。

很简单的一个场景,我又看到小武同学把鞋子乱丢在房间里,通常这种状况我的反应会是。
我说:小武同学,你怎么又乱丢鞋子,烦死了。
小武会说:我没有乱丢,鞋子就是放在那里的。
我被气得半死。
结果:鞋子依旧乱丢,我生气地站在那里。

如果运用这个非暴力沟通模式,我的观察是:鞋子在屋子里放着,没有在鞋柜附近。
我的感受:生气。因为我发现自己努力经营的干净、整洁,小武并不没有好好维护,心里有点伤心,感觉自己白忙活了。我的真正需求是:小武可以帮忙一起好好维护我们的家。

那么按照这种模式,估计应该这样展开对话:
我:鞋子散落在房间里,我觉得很难过,因为这意味着我得花时间整理它们。小武同学,请问你有兴趣帮我一下,帮忙把鞋子放回鞋柜么?

如果小武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那我只好认栽,自己搞定。毕竟自己的心情由自己负责,也不会对小武同学产生怨恨的情绪。
如果小武说,好吧,我就姑且帮忙一次吧,那我也就欢乐。

没有人喜欢被人劈头痛骂,然后乖乖就范,除非是迫于权势等,那也是心有不甘,由压力迫使而为。如果是通过比较客观,友善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或许结果会如我们的需求一般。

对于非暴力沟通的模式,其实我对于第一个要素最为看重:观察。
我觉得观察用另一种概念来说应该是:辨别,

以前小时候,总会听到各种大人们的话,比如每次遇到院子里的某阿姨,她总会穿得花枝招展地微笑向我问好:双玉,早啊,怎么又变漂亮了。我得承认,对于她的赞美我从来没有一次相信过,只是觉得这个人说话用夸张的语气,没有一丝可信任的地方。

现在想来,或许只是因为她与我老妈是好朋友,想与我为善,表达善意罢了。但是那种不真实的赞美总让我没有真实感,说的都是毫无依据的个人评论,完全没有观察或具体的事情,造成我对她语言的信任度及其低,自然对她表达出来的善意感也完全没有,并未达到她的初衷与人为善的目的。(当然,也有可能她纯粹就是那样说话,并没有什么潜在需求。)

正所谓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听到什么,选择怎样的信息进入脑袋还是需要我好好思量与辨别,学会辨别,学会表达需求。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