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水下雪

一个晚上没睡好,总是祈祷着那个不靠谱的天气预报,话说前几天我查的天气预报是0-5度,再前几天也是,不过小武同学查到的天气预报是今日大雪,明日中雪,可是今日已过,雪霰都没见到,何谈各种雪景,晚上一边睡觉一边贴着耳朵听,没声响。早起跟小武不无遗憾地说:没睡好觉,也没有雪。不过抬头一看窗外,雪茫茫一片,真个好风景。

下雪了,而且越下越大,我和小武各种忙开了,他忙着铲雪,在庭院里开出一条小道来,我忙着帮忙,忙着拍照,忙着查看各种可以玩的地方,在这种时候,有样学样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邻居的小男孩堆了个雪人,我也央求小武和我堆雪人,找不到堆雪人的有利地方,就和玲玲同学就这倒扣的水缸堆雪人,搞定了雪人,堆不上头,也学着样,用纸皮箱装上满满的雪,轻拍护着,我的人生第一个雪人就初具雏形,可惜有是有的,只是我这个造物主没什么审美观,找不到什么很好的素材,取了干枯的蔷薇花,干枯枝、竹子,纸片、玉米棒,依葫芦画瓢,贴上了五官,稍微有的眼歪鼻斜的,无碍于我对于它的拍照又拍照。

小武同学除了陪我各种玩也开始做起了正事:铲雪,在雪地中杀出一条道来,铁锨有点重量,初雪还算轻快,就这样小武同学一边铲雪,天一边下雪,铲完一柱香时间,界限渐渐模糊,庭院里又是一片白雪皑皑。

下雪是一件美事,可是中午时分,周公如约敲响我的门,我一边准备入梦,一边念叨着,你说等我醒来的时候,雪还在下么?可惜下雪没有术术声,不然枕着一窗小雪小睡,听着细密的下雪声,那是一件多么好的一件美事。总算体会到了“一枕小窗浓睡”的闲情逸致。

醒来后,和小武出外散步,体会“天苍苍,野茫茫”的氛围,我穿着婆婆给的小皮鞋,有恃无恐得踩到各种深度雪里去玩,体会那种每走一步扑哧扑哧的声音,村外许多杨树倒了,横着一片倒卧甚是壮观(后来听二矜子说,夏天的台风把村里许多合抱人粗的树都刮倒),以前的看地识庄稼的游戏也不好进行,大部分都是白雪,除了少有冒头的玉米杆和棉花。道路上的雪很硬很滑,骑摩托的人用上了双脚在雪地上滑行,四个轮子的车慢吞吞的开,在拐弯处小心放慢着速度,小武同学也玩起来溜冰,我对此不置可否,小试了几次,很不小心地连摔两次,右手腕和左边屁股遭了罪,从此在雪地行走如伤残者,慢吞吞,怕悠悠,失去了又玩又跳的兴致,杯具啊。

好吧,以上就是我完整的下雪体验:下雪的欣喜,各种拍照、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摔跤。

此次下雪共计10厘米左右,一次性满足也打破我许多雪地幻想,特别是所谓“雪地牵手走路的浪漫”,其实那只是怕滑跤的保护措施,另外,雪地摔跤真的疼。“雪地靴”对于下雪路况的完全无法工作:漏雪水,不防滑,只能在下雪之时,乖乖地在家里的角落待着。。
~~~~~~~~~~~~~~~~~~~~~~~~~~~~~~~~~~~~~~~~~~~~~~~~~~~~~~~~~
2月6日,进城
2月7日,得免费七斤重白菜一颗。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