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春节,我在山东

从山东回来三天了,日子似乎又步入以前的轨道,过年那些天的日子慢慢地留在心底,其实这次感受还挺多的,算起来这是第四次去山东,第二次回山东过年。上一次还是第一次见公婆,转眼间他老弟就结婚了而且小孩都一岁了,我们也结婚半年。总的来说,心里从容了许多,上一次是首次在外地过年,除夕的时候还有“热闹都是他们的感觉”的黯然伤神,这次忙里忙外,几乎都没有时间思考,累了也就从容的跑房间去,躺在被窝两分钟,歇歇着。

结婚,有了婆婆的感觉很不一样,从前还有各种幻想,办公室同事还热心提醒我:第一次去婆家很重要,不要随便做家务,不然以后这些都是你的了。时间久了,真正相处,才发现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猛虎野兽,天下父母心都差不多,不同的只是这个人和那个人的差别,婆婆识得字,虽然不是知识分子,但是也算可以走天下,胖胖的,性格还算比较好,至少比我老妈温和许多,我老妈可是典型的“东边晴来,西边雨”一会儿天就变了,搞不清所以然。

由于小武的家在农村,父亲常年在县里的市场做小买卖,农村家里常年不住,所以家里的条件稍微不是很齐全,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事的日子里,我们就轮着在床前看他老弟的小朋友,或者围坐在炉前烤火,边吃瓜子,边烤烤快冻僵的手和脚。听大家聊天,学习方言。以前是听不懂方言,努力挺清楚,一回生二回熟,除了听懂意思,还有了听明白方言的进步想法,除了之前的“家走”、“喝酒”(哈三声),现在更有了“插门门儿”、“识字班”、“老娘与老娘”等等,以前只是觉得口音重,土,熟悉多了,才觉得或许这就是农村的关系吧,说话经常用喊,叫隔壁家的邻居,种田的时候与别人的问候,路上的相逢,很多时候,声音都是在空间中传递,这些重音,大声的方式更容易让对方听得到,或许方言就在生活习惯中一步步形成了。

这次去山东,温度比较低,最冷的时候达到零下八度,最高的温度不超过五度,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我也学会乖乖地用热水洗菜,做饭、洗碗、洗手、刷牙、洗脸。傍晚的时候乖乖地把各种盆中收到房中,不然第二天用的时候迎接你的是漂亮的冰块。洗衣服只能趁中午,傍晚再把上冻的衣服拿到屋里慢慢化开,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觉得冷风往脖子里灌,各种小缝隙都让自己像惊弓之鸟一般,最后索性带上帽子睡觉,让我想起老妈头疼的时候戴帽睡觉的老人家怪癖,冷,真的很冷。

当然对付冷,我们也有各种办法,盖三床被子,铺两床垫子,外加电热毯。平时里,穿四条长裤:秋裤+绒裤+毛裤+牛仔裤,层层叠加的结果通常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风,但是裹得过紧让吃饭的时候总是误以为自己已经饱了,结果早上很快被饿醒,悲剧。裤子太厚了,根本蜷不了腿,打折的心总是被四层裤子挡回去。当然被子太厚,除了完全无法动弹外,还是得依旧面对各种被窝问题,当然别想歪了,只是在被窝里放屁,还需要用脚把被窝抬起,那个无力感和冰冷的透气风。

家里没有热水器,我和小武商量好,隔一天就上县城找澡堂,后来学乖了,直接找大道旁比较近的澡堂,能洗就可以,再也不会对全身赤条条感到奇怪,还可以在朦胧的雾气里偷瞄各种身材,当然了,其实人都差不多,只是暗暗感叹南北女性的各种差异,对于她们气定神闲在澡堂里聊天、搓澡的淡定微微羡慕,澡堂社交初见端YI。

最近手里多了个人像定焦镜头,这次也好好派上了用场,总觉得一个人自怨自艾,做一个旁观者不好,可以借着拍人像的机会,好好参与其中,相比于我们这些成天按快门的家伙,农村大部分老人家还没有天天拍照的习惯。练习弱光中的人物拍摄,成为自己此次的另一个小收获。村里有几个老人家,一个是自己在一间破小屋里待的外婆,96高龄,一个是李晓玲的外婆,身患各种病,肾结石,胆结石,开刀数次,最近老伴谁也不认得,患了所谓的老年痴呆症,不过还是心态积极,没事乐呵呵,80多。还有97的武奶奶,一对80多高龄的老人家,相儒以沫。虽然她们并不认识我,但是一听到她们说:过年好啊,大家都来看我了。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心里还是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孤独的老人在寒冷的冬天里,无法出门,无人在家,形单影只,感觉无限唏嘘。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